Quantcast

泛民被禁參選 公民黨瀕覆沒 押後選舉加DQ涉兩大盤算(圖)

2020-07-31 08:07 作者:何佳慧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公民黨4名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遭港府選舉主任禁止參選,7月30日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圖片來源:萊恩/看中國)
公民黨4名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遭港府選舉主任禁止參選,7月30日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圖片來源:萊恩/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7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何佳慧綜合報導)香港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前夕,港府選舉主任在7月30日宣告禁止12名民主派和抗爭派人士參選立法會,理由包括反對《國安法》,還有至少8名民主派曾收到選舉主任提問而未獲核實資格,港府已預告或取消(DQ)更多人的參選資格。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預計該黨另外兩名參選人也無法入閘,形容中共做法如此赤裸,香港「一國兩制」不再存在已毫無懸念。

連日來已盛傳港府將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見另稿),為何港府仍先行DQ候選人,激起更大民憤?學者分析背後涉及兩大盤算:一是擴大政治「紅線」殺雞儆猴,二是趁機奪取民主派僅餘的關鍵否決權,借未來一年「臨時立法會」為所欲為,甚至改變現行政治架構。

12人已DQ 另外至少8人「高危」

昨日(7月30日)收到選舉主任通知參選提名無效的12名參選人,包括公民黨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鄭達鴻,會計界梁繼昌幾名民主派,當中4人都是爭取連任的現議員。被DQ的還有一眾抗爭派青年,包括香港眾志前秘書長黃之鋒、雨傘運動學生領袖岑敖暉、前眾志成員袁嘉蔚、「立場姐姐」前記者何桂藍、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穎匡、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以及熱血公民鄭錦滿。他們都曾被選舉主任來信詢問是否反對《國安法》、要求外國制裁中港官員、會否否決《財政預算案》等。

《立場新聞》報導,其他曾收到選舉主任提問、尚未獲確認提名有效的還有至少8人,包括公民黨現任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該黨參選飲食界功能組別的林瑞華,還有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民協副主席何啟明、民陣召集人岑子杰、「熱血公民」鄭松泰、參選批發及零售界的張秀賢、人民力量陳志全等。

港府:僅遵守《基本法》並不足夠

政府30日發稿稱認同和支持選舉主任決定,稱參選人僅遵守《基本法》並不足夠,還須「支持、推廣及信奉《基本法》」,才算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云云。政府還指選舉主任仍在審核其他參選人資格,預告不排除DQ更多人。中聯辦同日也發聲明「堅決支持」有關決定,稱有關人士為癱瘓特區政府、顛覆國家政權、全面「攬炒」香港而來,豈容他們「登堂入室」云云。

公民黨昨日召開記者會回應DQ事件。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相信該黨其他參選人在短時間內都會被DQ。他說,若公民黨因為爭取人權、民主、自由等理念而被剝奪參選資格,他們「與有榮焉」。「選舉主任DQ我的5頁紙,洋洋灑灑的5頁紙,不足以否定包括我在內公民黨過往多年的努力,我們相信這5頁紙只會為在歷史留下『最大的笑話』」,楊岳橋說。

主持記者會、未反對制裁也成DQ理由

《蘋果日報》報導,根據選舉主任DQ公民黨三名現任立法會議員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的理由,他們被指曾到訪美國與當地官員代表討論美國《人權法案》,並要求盡快通過法案,可以「合理地被理解為意圖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是「從根本上違反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訂明的『一國兩制』大原則下的憲制秩序」。

另外,公民黨曾表示特首必須在其施政報告落實「五大訴求」,否則會否決所有政府議案、法案及撥款,也被選舉主任裁定是「濫用法定立法會的憲制角色及職權」。

至於被視為立場更加「溫和」的會計界議員梁繼昌,則被選舉主任指他今年3月隨同議員、行會成員、港府代表到美國參與「美港交流會」圓桌會議後,曾「主持記者會」講述美國制裁措施,而且「從未對美國制裁行動中提出任何異議或表示反對」。這些最終成為他被DQ的理由。

公民黨梁家傑:一國兩制不再存在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政府今次做法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香港人受到《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的選舉權及被選舉權有極大侮辱和破壞;既然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做法如此赤裸,相信市民不會再有懸念:「一國兩制」已經不再存在於香港。

公民黨譚文豪也認為,自己被DQ的可能性極大,因為政府是以「黨」為單位進行DQ。他批評政府「奪權」,獲得真正民意授權的人不能參選,最終要被「內定」的人才可做立法會議員,變相剝奪市民投票權,已說不上是民主制度。

被問到公民黨會否派出「Plan B」(後備人選),梁家傑認為根據選舉主任的DQ信,任何公民黨推出的人選都「凍過水」,又指今次大規模DQ背後有政治操作,是為了避免去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慘敗」重演。他也不相信日常僅負責民政事務工作的選舉主任能夠寫得出這麼多頁質疑參選人資格的信件。

公民黨會否「滅黨」?

有記者提問,怎麼看公民黨在立法會已瀕臨「滅黨」邊緣。楊岳橋指出,被選民DQ才算真正滅黨。梁家傑則回應:「不是(滅黨)⋯⋯相距何止十萬八千里」。他說,這些得到廣大市民支持、人氣極盛的人物,會否因為這幾個不知所謂的DQ主任就頓失支持?「會嗎?不會的。」他又表示,政權所做的事有時不禁令人失笑,「之前很難令香港人明白我們面對一個怎樣的政權,之前還有人說,『一國兩制仍在⋯⋯只是你們不聽話』。」今次事件是一個「最響的鬧鐘」,叫醒了很多人。

《立場新聞》報導,民協參選人何啟明也認為,當過去被認為較「穩陣」的公民黨、專業界別都成為DQ對象,加上今次政府的說法,基本上整個民主陣營全被DQ已是避無可避,這個專政就是不讓人入閘參選。他自己也有心理準備被DQ,只是遲早問題,如今要思考的是怎樣在選舉以外抗爭下去。

對於公民黨等被視為較溫和的民主派都被DQ,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形容,今次政府的打擊面極闊,公民黨相信將被「滅黨」。他直言,當所有民主派的候選人都被DQ,現存的主要民主派大黨已好難派人出選,以後的選舉還有何意義?當局的打壓只會激起香港人極度反感和憤怒。

押後選舉再DQ學者:有意殺雞儆猴

近日盛傳港府行政會議已決定以疫情為由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到明年9月再選,所有已報名參選名單都將作廢,現任立法會議員將做多一年,但上述安排需要提呈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既然當局已打算押後選舉,為何還要採取極具爭議的DQ行動,激起更大民憤?

蔡子強表示,既然盛傳將押後選舉,政府若想避免衝突,選舉主任理應毋須現時即大規模DQ民主派。他相信當局照樣DQ,是想告訴外界政府很強硬,把「紅線」畫得很遠,以起「殺雞儆猴」的作用,目的是讓今後有意參選的政治人物噤若寒蟬,無法再踩入今次所設的政治紅線。

民主派或再失去政改否決權

《蘋果日報》分析認為,選舉押後一年期間的「臨時立法會」,上述被DQ的現任議員能否留任也成疑。現時立法會66名議員中,建制派佔42席,民主派有24席。一旦失去上述至少4名議員,民主派勢將失去1/3議席的關鍵否決權。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他肯定北京此舉的用意是要令民主派失去1/3議席的否決權,然後推行政改,以改變下屆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從而確保2022年特首選舉的安全系數。不過他亦指出,從今次DQ以至近日朝令夕改的「禁食令」,可見港府為達目的已「自亂章法」,「連自己下一步點做都不知」,顯示出港府已實行不顧後果的「中國式決策過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