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如何把「禁歌」與「非禁歌」結合起來 

2020-07-22 09:39 作者:侯鎮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最近寫的兩篇文章(註1)中,都有提到1986年林子祥(George Lam)的《數字人生》,同時亦不斷翻聽,可能如此,發了個夢;夢見有兩個林子祥在唱《數字人生》,當左邊的林子祥在唱:「填滿一生全是數字.....」的同時,右邊的的林子祥卻在唱:「0434 0434 0232 0323.....」,可以的嗎?

筆者隨即做了一個實驗,按一按《數字人生》的連結,再聽一遍,當林子祥唱到:「0434 0434 0232 0323.....」筆者隨即同時唱:「填滿一生全是數字.....」;相反,當林子祥唱到:「0434 0434 0232 0323.....」筆者隨即亦同時唱:「填滿一生全是數字.....」

實驗結果是,感覺良好,不單止是行得通,而且效果一流!如果以音樂理論來分析,「行得通和效果好」其實並不出奇,因為「填滿一生全是數字.....」和「0434 0434 0232 0323.....」都是建基於同一個「伴奏循環(註2)」,如果以C大調計算,即是:C GAm Em FC/E DG不斷重複,循環不息!C/E與其他七個和弦(chord)不同,它的最低音(bass)不是根音(root),所以要用兩個不同的字母表達,其餘七個和弦的最低音都是根音,所以只用一個字母表達。

這種「不斷重複,循環不息」的「伴奏循環」,是十分常用的音樂材料,搖滾音樂更常見,一般流行音樂也有不少,例如:

Ed Sheeran《Shape of You》2017............Am Dm7 FG{https://youtu.be/JGwWNGJdvx8}

OMI《Cheerleader》2012....................C FG F(起初聲部較少時,實際上是C CG F){https://youtu.be/jGflUbPQfW8}

Gloria Gaynor《I Will Survive》1978.......Am Dm GC FBm EE{https://youtu.be/gYkACVDFmeg}

古巨基《愛得太遲》2006....................C Em/B Am GF Em Dm G{https://youtu.be/WZTGUh7V_mk}

梅艷芳《似水流年》1984....................C Em/B Am GF Em Dm G{https://youtu.be/-b4ndR0SW6Y}

Beyond《喜歡妳》1988......................C Am FG(歌詞「喜歡妳」部分){https://youtu.be/LbwoM2Q29qU}

Beyond《真的愛妳》1989....................C GAm FC GC C{https://youtu.be/LbwoM2Q29qU}

Beyond《光輝歲月》1990....................C GAm Em FG CG{https://youtu.be/aISkDHSrCXU}

Beyond《不再猶豫》1991....................C GAm Em Dm FG G(Dm F起初是F Dm,後來才改為Dm F){https://youtu.be/Cevek51rjSc}

New Christy Minstrels《Today》1964........C Am Dm G{https://youtu.be/r97s3KJ_kHI}

Everly Brothers

《All IHave to Do Is Dream》1958.........C Am FG{https://youtu.be/4vIDPROkOwo}

理論上,就算是相同或不同的歌的不同部分,如果「伴奏循環」相同,也可以同時間一齊唱。例如:前述的《喜歡妳》(歌詞「喜歡妳」部分)和《All IHave to Do Is Dream》都用了「C Am FG」循環伴奏,所以可以兩首歌一起唱。

正如筆者最近《數字革命be water!》一文所述,示威、集會、遊行時,群眾不一定要一起唱同一首歌,幾首歌一起唱,一方面更能吸引媒體的注意,另一方面,「禁歌」和「非禁歌」混在一起,警察也很難肯定,究竟是誰在唱著「禁歌」,誰在唱著「非禁歌」,有效降低警察「要拘捕」和「要起訴」的意欲,be water,值得推廣!

「伴奏循環」是伴奏方法,也是作曲方法,簡單易用,深入民心,容易被聽眾接受,也是歌曲或音樂,受歡迎的保證;所以,廣大「和理非」應該不難找到使用「伴奏循環」的各類型歌曲,亦不難在這些歌曲中,找到跟「禁歌」使用一模一樣的「伴奏循環」,把「禁歌」和「非禁歌」有機地結合起來,留待示威、集會、遊行和抗爭時使用。

本文旨在拋磚引玉,具體怎樣做,就留待大家發揮吧!Be water!香港人,加油吧!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侯鎮安

2020.7.21

(本文為公開信,並無版權,歡迎自由轉載和廣傳,謝謝。)

註1:《數字革命be water!》和《如果「願榮光歸香港」成禁歌》。

註2:伴奏循環(harmonic ostinato,chord progression cycle etc),是頻現句(ostinato)的一種,散見於古今中外不同風格的音樂中,例如:repeated harmonic progression,repetitive bass-line(ground bass),chaconne,passacaglia,Pachelbel's Canon,梅艷芳的《似水流年》等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