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位58歲老人用生命的堅持(圖)

2020-07-20 22:44 作者:Ian Johnson張彥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陳子秀與她的兩個孫子
陳子秀與她的兩個孫子(圖片來源:明慧網)

【看中國2020年7月20日訊】21年,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已經21個年頭過去了。當初的那一場全面性的鎮壓,影響了中國數以萬計的家庭,而隨著時間的過去,鎮壓迫害仍未停歇。時任《華爾街日報》的記者Ian Johnson(中文名張彥)說:鎮壓中動用的安全力量,是自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以來所沒有見過的,但他們並沒有因為大規模的逮捕、毆打甚至殺戮而停止,相反,抗議仍在繼續。他跟隨著一個個主人翁,見證了一群中國人的苦難與堅毅,信仰展現了驚人的力量。

[中國濰坊消息] 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綁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電棍電擊後幾乎失去了意識的情況下,這位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裡跑。據監獄中其他目擊該事件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倒了下去。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日去世。

儘管法輪功已經在中國數百萬人中流行,他在國際上引起注意還是去年(指1999年)4月25日的事。那天,10000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匯聚北京政府領導所在地中南海,要求政府停止在國家報紙雜誌上將他們描述為宣傳迷信的邪教。這一人群構成了奇異的景象:他們大多數是中年人、工薪階層,只是安靜地在那裡打坐了大半天,然後離開了北京市中心,回到位於全國各地的家中。

但是,在一個對其威權的公開挑戰沒有足夠包容力的政府眼裡,這次抗議是一次無法原諒的挑釁。政府逮捕了數百名法輪功組織者,併發現其中一些人是中央政府、警察甚至軍隊裡的官員。北京在去年(指1999年)7月宣布正式取締法輪功。

面臨著政府安全部門的全力打壓,法輪功按常理會很快銷聲匿跡。但與偶爾挑戰共產黨的異見人士不同的是,法輪功的活動並沒有因為大規模的逮捕、毆打甚至殺戮而停止。相反,抗議仍在繼續。在北京的市中心,每天有數十人因試圖展開呼籲恢復合法煉功環境的橫幅而被逮捕。一年以來,法輪功信仰可以說是對執政50年的共產當局威權最持久的挑戰。

法輪功抗爭的對象是共產黨,它已經下狠心要摧毀法輪功,並已採用了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以來最大規模的公安手段。在這場抗爭中,政府如果可能獲勝的話,將付出極大的代價;它的鐵腕手段已使數百萬的普通群眾對它不報幻想,比如陳女士的女兒,她在發生去年(指1999年)的事件以前是不關心政治的。同時這也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因為它需要外國的幫助來解決一系列緊迫的經濟問題。

抗爭的這一方是像陳女士一樣的人們,以他們簡單或許天真的方式要求中國法律和憲法保證的自由。儘管許多法輪功修煉者已經妥協--例如,在家偷著煉,但許多人仍公開堅持他們有信仰自由和集會自由的權利。據陳女士的朋友回憶,在去世前兩天,當濰坊市政府官員在那空蕩蕩的水泥囚室裡審問她時,陳女士說:「我們是好人,為什麼我們不能煉功?」

陳女士最後日子的故事通過採訪她的家人、朋友和囚犯重建了起來。近幾個星期有兩個同監牢囚犯的證詞被偷偷帶出了監獄。

國際人權組織說很可能還有至少7人像陳女士一樣在監獄受虐待致死。

陳女士32歲的女兒張學玲說:「只要她說放棄法輪功,他們就會放了她,但是她拒絕了。」

自己並不煉法輪功的張學玲說:「我母親從來不是相信迷信的人, 坦率地說,她過去脾氣很壞,因為她覺得自己老了,而且獨自撫養我們做了很大的犧牲。煉了法輪功後,她的脾氣好了許多,她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我們真的很支持她。」

對陳女士來說,中國於去年(指1999年)7月決定禁止法輪功是個意料不到的事。她的女兒張女士說,政府宣布禁止法輪功的那一天「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

儘管沒受過多少教育,也從未關心過政治,陳女士不能袖手旁觀。後來,去年(指1999年)11月,法輪功的幾個協調人被判了長期監禁。震驚之下,陳女士加入了去北京的數千個修煉者的行列。自從7月被禁以來,許多人已經去了天安門,在那裡雙盤打坐,並把手臂在頭頂舉成拱形—這是法輪功功法的開始姿勢。

她的女兒回憶說,12月4日,她剛到達北京的第二天,她正走在天壇公園的路上,一名穿便衣的公安人員問她是不是(法輪功)成員,她誠實地做了回答,然後就被逮捕了。她被帶到濰坊市政府駐京辦。

第二天,張女士和3個地方官員坐了7個小時的車來北京接陳女士。回家後,陳子秀被帶到街道辦在那裡被行政拘留兩週。

後來,在2月4日農曆新年那天,數百名法輪功請願者在北京被捕並遭到毆打。北京的官員們為此感到震驚。2月16日,陳女士所在的區負責人來見她,告訴她北京要確保法輪功修煉者不能進京,尤其是中國一年一度的人代會過幾天要召開。他要陳女士保證不離開家。

張女士說,「我母親明確地告訴他們她不能保證不出門,她說她有權利去她想去的地方」。那位負責人氣憤地離開了。

兩天之後,張女士回家發現家裡的客廳裡有6位官員,他們說她母親在外面被一群在街道四鄰徘徊、尋找敢於離家出走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告密者看到了。陳女士被帶走關押,此後她女兒再也沒有見過她。他們告訴張女士說,陳女士在城關街道委員會辦公室關了一天,但她在夜裡不知怎麼逃走了,具體情況不清楚。陳女士第二天,2月17日在去火車站時被抓。她顯然是想要到北京的信訪辦去為自己上訴,這是老百姓在蒙冤時能去申訴的最後一個地方。

這一次,當地共產黨區辦公室來的官員把陳女士關進了一個很小的、非正式的監獄,該監獄由街道委員會負責,對法輪功修煉者說是「法輪功教育學習班」。

而曾被監禁在那所謂的學習班的人都形容那裡是行刑室。據4位被關押過的法輪功修煉者各自描述,街道委員會的這幢建築物是兩層樓,中間有一個院子,在院子拐角有兩間平房,這就是拷打折磨人的地方。

當陳女士被轉移到拘留所後,官員打電話給陳女士的女兒張女士,說如果交納相當於241美元的罰款,她的母親就可以獲釋。張女士已經受夠了政府的罰款,她說她母親是堅持維護自己的權利,她告訴官員他們的罰款是不合法的,如果他們不釋放她母親,她要向當地檢察院提出上訴。2月18日,張女士在他們打來的電話再次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並且告訴他們她要訴諸法律,儘管她沒能這樣做。

與此同時,陳女士在監獄裡度過了一夜,據另外兩位關在同一牢房的人說,整夜都能聽到從行刑室裡傳來淒厲的叫聲。

對陳女士的折磨在那天晚上開始了。在這間平房隔壁房間的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寫道:「我們聽到她的慘叫。我們的心在煎熬著,我們的精神幾乎崩潰。」據目擊者說,城關街道辦的官員們用塑膠棍棒打她的腿、腳、後背下方,並用電棍點擊她的頭和頸部。和她同一監室的人說,那些人不停地吼叫著,要她放棄法輪功並咒罵法輪功的創始人李先生,每一次,陳女士都拒絕了。

(譯文有刪節)

責任編輯: 鄭雅文編譯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Ian Johnson張彥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