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花逾四年才通過武警法修訂 因權鬥激烈?(圖)

2020-06-23 00:22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武警部隊因曾涉政變,被指是習近平心腹之患。
中共武警部隊因曾涉政變,被指是習近平心腹之患。(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20日通過新修訂的《人民武裝警察法》(下稱武警法)。此法修訂用了4年3個月的時間。中共武警部隊因涉政變,被指是習近平心腹之患。有關修改工作遲緩被指因內鬥激烈。

據官媒報導,新修訂的武警法規定,在戰時情況下,武警接受習近平所率的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指揮或中國5大戰區指揮,身為武警一部分的海警局也適用武警法。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公布的2020年立法計畫中並沒有納入有關武警法的修訂計畫,這次是突然列為議題。

此前,中共人大常委會議於4月26日至29日舉行。在首日會上,四年前提出修改的中共武警法終於進入審議。

習近平上臺後於中共十九大決定改革武警指揮體制,實行「中共軍委-武警-部隊」領導指揮體制,劃歸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與國務院無關。

武警仍是中共維穩機器,只不過改革後調動武警要經中央軍委,實際上要經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習變相擴權。而中共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及各級公安部門均無權調動武警。

中共原有的武警法是2009年8月27日的人大常委會審議後施行的,當時正是江澤民親信、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勢力最強大時期。其時中共武警在指揮領導體制是「一統二分」,即由國務院、中央軍委統一領導,各地公安機關分級管理、指揮,但以「兩分」為主。66萬名武警受到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雙重領導。

2003年周永康任國務委員、公安部長,並兼任武警部隊第一政委。各省武警總隊也由省公安廳長兼任第一政委、第一書記。因而公安系統對武警事務有較大控制權。而在軍隊方面,政府除了提供經費之外幾乎無權過問。

2007年中共十七大周永康升任政治局常委,執掌政法委。中共政法委成為「第二權力中央」。武警部隊被稱為江澤民的「私家軍」,勢力坐大。

當時地方政府還以維穩名義隨意調動武警部隊。在2012年的王立軍事件中,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重慶市長黃奇帆以及一隊武警,追捕逃到美國領事館的王立軍。觸發了數十年來中共最大的政治醜聞。薄熙來隨後倒臺。

據報,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動用武警部隊發動「政變」未遂,武警系統因而被認為可能是習最不放心的部隊。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投入監獄。

港媒《南華早報》2016年3月10日曾刊發文章分析稱,原來的武警指揮體系可能引發許多問題。當政權領導和軍隊機關領導發生衝突時,有可能引發危機。

江西南昌工程學院軍事法專家曾志平說,王立軍事件以及「319」政變傳聞,都涉及到武警,這確實會使國家元首不安。

據說習近平上臺之際就已下令修改武警法,但直到2016年,才由時任武警政委孫思敬提案正式修改。

2016年兩會期間,3月8日的中共軍報曾報導:「3月7日,軍隊人大代表、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向記者介紹,這次大會將正式提交關於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武裝警察法》的議案。」

但有關提案隨後沒有下文。

孫思敬當時提案建議修改「武警法」的內容,包括將「貫徹執行軍委主席負責制的重大原則要求」寫入武警法;並將該法的修訂列入中央軍委和國務院2016年立法計畫。

軍報當時的報導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能保證習中央和軍委牢牢掌握武裝力量的最高指揮權。

不過,用了4年3個月的時間,經過10多個部門及走10多道程序,2020年6月20日當局才通過武警法。

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導說,習近平2012年已下令修改的武警法推進工作緩慢,據知是因為中共「武警改革」極其混亂,而「軍隊改革」的極度混亂仍處於高潮,再加上120名軍方將領被調查令,軍官們對中共高層強烈不滿,習近平與軍隊、武警的高層進行的內鬥仍然劇烈。

據報,習近平6年前下令修改的「解放軍軍銜法」,現在也尚在修改中。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