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親人的義大利葬禮:人們別無選擇 只能信任我(圖)

2020-03-24 20:2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肺炎 義大利 葬禮
疫情下,義大利禁止葬禮,送行者常被迫與哀傷的家屬在緊閉的門口兩邊見面。(示意圖/非本文圖片/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0年3月24日訊】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的義大利,越來越多的人因為中共病毒死去。「我們不能幫死者換衣服,梳理頭髮,也不能幫他們化妝。我們不能使他們的遺容看起來美麗而平靜。這太令人傷心了。」該國北部克雷莫納市(Cremona)的送行者(undertaker,入殮師)曼卡斯特羅帕(Massimo Mancastroppa)說:「許多家庭問我們能否見到親人的大體最後一面。但這是被禁止的。」不過,他還是盡他所能去幫助家屬完成他們的心願。

疫情下 義大利禁止葬禮

BBC 報導,一項緊急的國家法律,禁止在義大利舉行葬禮,以防止病毒傳播。對於擁有如此強大羅馬天主教價值觀的國家而言,此舉前所未有。

在義大利,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許多受害者,在沒有家人或朋友陪伴的情況下,死於醫院的隔離病房。因為傳染病的風險太高,親友被禁止探訪病患。儘管衛生當局說該病毒不會在死後傳播,但它仍可以在衣服上存活數小時。這意味著屍體會被立即移走。

死者不能穿上他們最好或最愛的衣服下葬。相反,他們下葬時穿著是匿名的醫院病袍。入殮師(送行者)曼卡斯特羅帕說:「我們把家人送來的衣物放在屍體上,就好像它們是穿著衣服一樣。襯衫在上面,裙子在下面。」

親戚們仍嘗試將信,傳家寳,素描和詩篇拿給送行者,希望這些東西能與他們死去的父母,子女或者兄弟姐妹一起埋葬。

但是,棺材內不會放入任何一件物品。因為將個人物品陪葬現在是違法的。這是一個嚴厲的規定,旨在阻止疾病傳播。

對於塞拉托來說,最困難的事情是無法減輕家屬的哀傷。因為現在他無法告訴家屬他能為死者做的事情,而是向家屬列出了不能做的清單:

「我們不能幫死者換衣服,梳理頭髮,也不能幫他們化妝。我們不能使他們的遺容看起來美麗而平靜。這太令人傷心了。」

「最後一次撫摸逝去親人的臉頰,握住他們的手,看到他們看起來端莊。無法做到這一點是如此難受。」他認為這些小事對喪親者十分重要。

「我們給親人發一張棺材的照片,然後從醫院接回屍體,將其埋葬或火化。親人別無選擇,只能信任我們。」

在病毒肆虐的時刻,送行者常被迫與哀傷的家屬,在緊閉的門口兩邊見面。

若有人在家裡死了,承辦人仍被允許進入屋內,但他們必須穿著全面的防護裝備:眼鏡,口罩,手套,防護大衣。對於剛目睹親人死去的家屬來說,這是個痛苦萬分的景象。

然而,現在有許多送行者也正被隔離。有些不得不關閉自己的生意。處理死者的人員現在沒有足夠的口罩,已經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

塞拉托說:「我們的防護裝備,足夠讓我們繼續工作一週。」「但是當我們的裝備用光了,我們將無法工作。我們還是全國最大的葬儀社之一,因此無法想像其它業者如何應對。」

安德裡亞(Andrea)每天至少埋葬一具屍體。沒有親人露面來告別死者,因為每個人都在隔離區中。

曼卡斯特羅帕說:「現在死者下葬時只允許一兩個人員在那兒,僅此而已。」「沒人能說幾句話,就只是沉默。」

只要有可能,他仍會盡力避免這情況。因此,他會開車去教堂,打開裝有棺材的後車廂,然後請牧師祈禱。這工作通常會在幾秒鐘內完成,因為下一個死者正在等待。

被棺材淹沒的國家殯葬業不堪重負 不得不用軍車運送屍體

義大利北部的醫院太平間被淹沒了。被棺材淹沒的國家殯葬業不堪重負,死者人數不斷增加。

曼卡斯特羅帕說:「克雷莫納醫院的教堂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倉庫。」許多其他棺材正堆積在教堂中。貝加莫市(Bergamo)的病逝人數是義大利最多,軍隊不得不介入協助,而該市的墓地現已飽和。

上星期的一個夜晚,當地民眾靜靜地看著軍用卡車載著70多具棺材駛過街道。每個人都有一個朋友或鄰居的遺體在其中,後者被帶到鄰近城市火化。

自疫情爆發以來,很少有景象比這更令人感到震驚。

「一切都會變好」成為義大利社交媒體上的流行句,還隨附彩虹表情符號。但是目前人們似乎仍看不到曙光,沒有人確切地知道何時一切才會好轉。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