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烏快遞業重啟惡性競爭 每單0.8元再創新低(圖)

2020-03-21 08: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義烏 快遞 惡性競爭 中共肺炎
為了搶業務,浙江義烏有快遞公司不計成本,重啟惡性競爭。(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3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遭受到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創的快遞業,在氣溫日漸溫暖的3月,卻依然沒能走出寒冬。消費無法恢復,訂單大量減少,為了搶業務,浙江義烏有快遞公司不計成本,開出了每單0.8元的價格,隨後多家快遞公司跟進。一夜之間快遞行業狼煙四起,新一輪「自殺式」惡性競爭再次上演。

據《新浪財經》報導,近日,中國快遞行業自媒體「驛站」率先發現,浙江義烏一個快遞黃牛群發出一條信息:「快遞8毛起,歡迎聯繫。」隨後,又有兩家打出同樣的廣告。

8毛,指的是單件快遞0.8元人民幣發全國。這個價格能賺錢嗎?肯定不能,保本都不能。那快遞公司是瘋了嗎?當然不是。他們的意圖只有一個,搶訂單,搶佔市場份額。

浙江省義烏市是中國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電商雲集,快遞業務量居中國第二,僅次於廣州。據媒體報導,中國快遞業務量佔全球一半以上,浙江佔全中國快遞業務量的1/5,義烏又佔浙江快遞業務量的30%。中國國家郵政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僅2019年上半年,義烏市的快遞業務量大約為24億件。

如此龐大的市場,必然會引來殘酷的競爭。按理說,有市場就有競爭,這是市場規律。但義烏快遞行業的競爭簡單粗暴:價格戰。自有電商以來,過去的7年時間裏,各家快遞公司在這個地方展開的價格拚殺從未停止,沒有最慘烈,只有更慘烈。

說到快遞價格戰,就不能不提到義烏快遞行業的特產——快遞黃牛。與其他行業的黃牛不同,快遞黃牛會以區塊「承包商」的身份,拿到較為優惠的快遞單價,加上差價後給到大大小小的電商們。由於規模巨大,即便加了差價,也比普通電商拿到的快遞價格要低,所以快遞黃牛在義烏生意火爆。黃牛的行為沒有人管控,由此引發的快遞行業間惡性競爭,亂象頻發,政府也置若罔聞。

此番黃牛打出的8毛錢一單發全國的快遞費,是義烏快遞降價史上的新低。有行業中的小從業者嘆息到:「這是屠殺。」

《新浪財經》報導稱,據行業媒體數據,2013年6月,義烏快遞的單均價還是6元(人民幣,下同)。但此後,每年以0.6∼0.8元的價格下跌。2016年,義烏天天快遞的價格已經壓縮到2.3∼2.8元。2018年,圓通快遞的價格已經進入2.3∼2.5元時代。

而2019年,更是爆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慘烈價格戰。這一次,快遞單價平均價格被壓到了1.9元。最低時,甚至才1.2元。

幾個月的血拼廝殺,令所有快遞公司都精疲力竭,元氣大傷。直到7月底,包括四通一達(指申通快遞、圓通速遞、中通快遞、百世匯通、韻達快遞五家中國民營快遞公司的合稱)在內的大小快遞公司老闆先後來到義烏談判,這場戰爭才算暫時停止。

但暫時休戰,只是預示著更加慘烈的戰爭正在醞釀。因為搶佔市場空間,拖垮老對手,阻擊新對手,才是參與這場血戰的每一個商家的最終目標。尤其對於中國上市公司來說,資本運作比盈利重要,更比提升服務重要。「要業務量,不要利潤」,已成為中國上市公司的遊戲法則。

今年的中共肺炎疫情,造成消費市場的萎靡,訂單量少了,僧多粥少,更加劇了快遞行業的競爭。當血戰再度上演,失控的義烏快遞行業又會爆發出怎樣慘烈的廝殺,從每單0.8元的新低價格已經可以預見。

年復一年的快遞大戰,誰都知道還會開始,但沒有人知道何時結束。只是如此低的價格,賠錢虧本,又何談提升服務?消費者和商家的利益如何保證?自殺式價格大戰,最終損害的,恐不僅僅是中國快遞行業的利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