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奇蹟 北京共識 治理崩潰?(圖)

原標題:中國奇蹟與治理崩潰

2020-03-20 09:42 作者:滕彪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武漢肺炎 習近平 病毒
北京前門(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20日訊】2019年新春伊始,中國國家統計局晒出了上一年經濟成績單:全年GDP增長6.6%,位列世界前五大經濟體增速之首,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接近30%,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單從數字來看,中國的GDP從1978年的1495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14.14萬億美元,增長了94.6倍,這個人類經濟史上的超級奇蹟似乎亮瞎了觀察家的雙眼。摩天大樓、高鐵火箭、網際網路、人工智慧、電子支付、億萬富豪、名牌店、「一帶一路」,說到「中國」,人們首先想到的大概是這些東西。

2020年中國春節前夕,新型冠狀病毒在「九省通衢」武漢爆發。封城、封村、封樓、封路,數不清的人家被用鐵鏈子、土堆封門,形同監獄;一度發生搶購物資,物價飛漲;交通中斷,商業停止,街道空空;各國紛紛撤僑、撤資、停飛中國;醫院物質缺乏,大量病患得不到收治,居家隔離的人們發出絕望的呼喊;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一切人監督一切人,「紅袖標」們濫施淫威;有孩子被餓死家中,有人絕望自殺,有人絕望殺人,火葬場屍滿為患……一幅淒慘恐怖的末世景象。

兩幅完全相反、但同樣真實的圖景發生在同一時間、同一國度裡,這大概需要一個解釋吧?

關於中國經濟奇蹟的解釋,20多年來層出不窮。常見的說法包括,市場化改革、政府主導、出口導向、引進外資、私有企業、後發優勢、廉價勞動力比較優勢、人口紅利、地方政府間相互競爭、WTO與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華人資本主義精神」等等,各有側重、相互補充。但若把中國奇蹟歸功於所謂「中國模式」、「北京共識」,那就是在為專制政權擦脂抹粉。清華學者貝淡寧(Daniel A.Bell)就孜孜不倦地鼓吹中國共產黨集體領導的「賢能政治」,認為中國的成功在於沒有照搬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模式。李世默則更肉麻地吹捧「中國治理模式」:中共的「黨先於國」乃是另一套處理人類事務的組織原則,它可以選賢任能、回應人民的需求、視野更長遠,而且具有深植於民心的政權合法性。他粗暴地聲稱,中國的經濟奇蹟證明了中國制度比西方民主更優越。

難道高速的經濟發展不充分證明了中國式治理的成功嗎?

經濟高速發展當然不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制度的唯一標準,它也遠遠不是最重要的標準。在自由、民主、人權、平等、環境、健康等更重要的指標上,中國的得分都不及格,甚至是負數。

我們單看國家治理能力(Governance capacity):它包括政府的學習能力、體制吸納力和整合力、對社會的管理能力、政策執行力、危機處理能力等。此次疫情,完整地反映了中國的治理潰敗(governance failure,或治理失靈):

一、掩蓋真相,封殺輿論,貽誤防控疫情的最佳時機。

二、打壓吹哨人和批評者,壓制民間機構,為民間救助製造極大障礙。

三、疫情蔓延後仍批准和舉辦大型活動。四、在缺少預案和準備的情況下,粗暴封城封路,帶來新的社會問題和人道災難。五、管理混亂、朝令夕改,隨意徵用、沒收、扣留救急物資。六、公布數字不實。七、隨意封門堵窗、強闖民宅、打砸物品,肆意抓人關人、侮辱人格。八、拒絕國際合作與支持,推銷假信息和陰謀論,四處製造國際敵意。(滕彪:《武漢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與治理失靈》)

難怪BBC的一個評論說,中國處理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的方法「幾乎完美再現了一個教科書級別的、有關公共治理的失敗案例。」那麼李世默等吹捧的比西方民主還要有效的治理模式哪去了?難道不是高效的「中國治理」導致了中國的經濟奇蹟嗎?「集中力量辦大事」不反映了中國體制的優勢嗎?這需要一些說明和分析。

(1)中國的經濟奇蹟背後,是自由的剝奪、普遍的腐敗和環境破壞。

繁華表象的背後是種種黑暗和不堪:權貴的瘋狂掠奪,造成了普遍的腐敗和巨大的貧富差距;中國基尼係數名列世界前茅,是分配最不公平的國家之一;人權和自由被普遍剝奪:勞工工作環境惡劣,低工資、低福利、沒有獨立工會和罷工權;民眾無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沒有選舉權;宗教信仰遭迫害,大興集中營,藏人、維吾爾人生活在人間地獄;制度性的冤案、酷刑、黑監獄、強迫失蹤、征地拆遷、強制墮胎、戶籍制;畸形的發展模式還造成了資源的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的急劇惡化,以及社會道德倫理的墮落,如此等等。這種經濟發展模式,既不可複製,也不可持續,而且遠遠不像它看起來那麼光彩照人。「當作惡者有權有勢,善良人受苦受難,當人們的自由被剝奪,尊嚴被貶低,信仰被消滅,正義遭踐踏,所謂的經濟奇蹟還值得驕傲嗎?」(滕彪:《中國經濟奇蹟的陰影》)

(2)經濟快速增長,完全不能反推中國治理模式的有效性、正當性或優越性。

促使中國經濟騰飛的可能因素包括出口、私有企業、外資、人口紅利、WTO等,只有很小一部分與治理方式有關。但人們常常忽略的一條是「低人權優勢」。恰恰是正常國家不可能容許、也不可能做到的壓制言論與結社、無底線壓榨勞工、官商勾結和無視環境生態,使中國成為資本賺取利潤的天堂,使中國產品價格具有所向披靡的「比較優勢」。

(3)在災難和公共危機面前,專制暴露了巨大的劣勢。

雖然有的專制國家經濟發展速度比民主國家更快,但總體上,自由民主更能促進健康、安全和可持續發展。除了石油國與新加坡之外,人均GDP前50位均為民主國家。尤其重要的是,按照著名的阿馬蒂亞.森的對人類飢荒史的考察,沒有一次大飢荒是發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國家。餓死至少四千萬人的「三年大飢荒」這種慘劇,完全是極權暴政下的人禍。無論是唐山大地震,還是汶川大地震,都是死於人禍的人數遠遠高於死於天災的人數。

普遍的、制度性的治理潰敗,並非始於武漢疫情的特殊時期。它一直存在,只是在危機時刻得以全面暴露而已。如果說中國經濟奇蹟有著多種多樣的複雜因素,治理失靈則是中國特色專制政權的必然產物。

(1)專制政權勢必壓制信息,而扭曲的信息或不完善的信息會導致錯誤決定。

專制政權沒有經過民主選舉,它的所謂「合法性」,要麼建立在經不起推敲的意識形態系統之上,如歷史的必然性,某某階級或政黨的先進性,等等,要麼建立在所謂「經濟績效」之上,或者是兩者的混合。這就需要歪曲歷史、掩蓋真相、禁止人們自由出版、集會、遊行;無論如何,沒有對信息和表達的嚴厲壓制,它一天都統治不下去。統治者喜歡「報喜不報憂」,較壞的情形是王小波說的「花剌子模信使問題」:「凡是給君王帶來好消息的信使,就會得到提升,給君王帶來壞消息的人則會被送去餵老虎。」於是壞消息沒了。有時候飢荒或失序並非因為物質短缺,而是因為信息控製造成的資源配置不當。類似的效應是「狗咬尾巴定律」:審查信息的人也受到審查制度的傷害;當局用來欺騙民眾的虛假宣傳或錯誤信息,把自己也欺騙了。姑且不提殺地主、大煉鋼鐵、人民公社、破四舊、文革、嚴打、天安門屠殺、鎮壓法輪功、新疆集中營等反人類罪行,近幾十年的計畫生育、戶籍制、三峽大壩、任由生態環境破壞的唯GDP主義、驅逐低端人口等等,都是給人民造成了極大傷害、給中國帶來極大隱患的錯誤政策。

(2)出於專制的需要,中共系統性地壓制民間力量。

獨立的工會、農會、行業協會、媒體被禁止存在,非政府組織、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社交媒體、家庭教會、志願者團體等,以及任何試圖獨立於政府的社會力量,都受到嚴格限制或者遭受殘酷迫害。情況歷來如此,習近平上臺之後就更變本加厲。大量NGO被關閉,維權者被判刑,宗教團體被進一步迫害,《慈善法》、《境外NGO管理法》等壓制性的法律紛紛出臺。這樣,民間在收集傳播信息、公共健康教育、籌措物資、自我組織和協助處理危機等方面的作用完全無法發揮。在這方面,法律不是廢紙一張,就是「一直充當政治的打手」。(勞東燕)在公共衛生事件或其他重大人權事件中,中國也曾出現不少吹哨人或人權捍衛者:高耀潔、蔣彥永、胡佳、高智晟、譚作人、陳光誠、吳立紅、王淑平、吳淦、劉飛躍、趙連海、唐荊陵、許志永、伊力哈木、黃琦等等,但他們無一能避免被消聲、被判刑、被流亡的命運。

(3)專制體制難以從錯誤中吸取教訓。

毒食品、毒疫苗、黑磚窯、艾滋村、癌症村、上訪村、鬼城、霧霾、礦難、非洲豬瘟、聶樹斌死刑錯案、「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社保黑幕、基金黑幕、p2p騙局等,這類事情一再發生,一錯再錯,背後是根深蒂固的、交錯複雜的制度安排。專制體制的決策沒有經過民主商談、沒有投票、沒有反對黨的監督,必然不斷犯錯;同樣道理,犯了錯也難以糾正、事後也難以吸取教訓。習近平把中共從集體獨裁變成個人獨裁,「定於一尊」的結果是,犯錯更容易,糾錯更困難。2003年政府隱瞞SARS疫情四個多月,導致蔓延29個國家和地區。這次疫情,中共沒有任何改進,而是變得更加惡劣,導致武漢肺炎蔓延全球。

(4)官場的逆淘汰與「磨洋工」。

雖然中國黨政機關中也有智商高、能力強的官員,但在官場如魚得水的往往是溜須拍馬的好手,所以存在「官場逆淘汰」之說:講真話、講原則、潔身自好的人要麼淘汰出局,要麼沒機會晉升。因為官員對上負責對下不負責,他們只需滿足上級制定的一套考核標準;人民沒有選擇的機會、也沒有問責的渠道。官員選拔中存在嚴重的腐敗:買官賣官、任人唯親、裙帶關係都極為普遍。中共的「政治挂帥」,也使官員把意識形態、政治忠誠、維穩、個人前途等政治因素放在第一位,環境、長遠效益等放在次要位置,而法治、民意、人權更等而下之。多數官員是為了特權、腐敗的機會才去當官的;沒有好處的時候就會選擇「磨洋工」。很多人觀察到,習近平選擇性的、運動式反腐讓地方官員降低了工作動力,「怠政」現象日益嚴重。

(5)專製造成體制性的腐敗以及對民生的忽視。

腐敗既是治理潰敗的表現,也是治理潰敗的原因之一。財政無民主,開支無監督,大量納稅人的錢財被用於維穩、軍費或形象工程,或被官員貪污。工商、司法、稅務、衛生、交通、教育、人事、金融、軍隊等,每個部門都腐敗,這導致了體制性的連鎖式治理失靈,比如豆腐渣工程、冤假錯案、城管暴力、假冒偽劣、黑社會、買官賣官、強制拆遷、黑監獄等,不勝枚舉。即使在公共健康領域,政府也與民爭利,有學者稱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將醫療產業當成了搖錢樹的國家。」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中國的公共醫療支出佔GDP的比例為4.98%,不到世界平均水平(10.02%)的一半,遠遠不到美國17.07%的三分之一。考慮到中國公共衛生支出在分配過程中極度傾向少數特權群體,中國的公共衛生醫療的公平度,居全球最差之列。有人計算,到2014年年底,中國財政實際供養人數超過6400萬,中國的官民比達到1:18,行政成本高得離譜。納稅人要養各級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團委、軍隊、事業單位,不堪重負。公款出國費、車輛購置及運行費、公務接待費這三公消費達到9000億人民幣,還有對外的「大撒幣外交」,都大量擠佔了醫療、衛生、教育、養老等民生支出。

(6)專制導致對政府的不信任。

喬治城大學免疫學專家費蘭Alexandra Phelan教授說:「公共衛生依賴於公共信任。」中國的專制體製造成了貧富懸殊、官民對立,既破壞了對政府、法律和媒體的信任,也破壞了民眾之間的信任。信任的缺失極大地增加了管理成本和執法成本,帶來資源的浪費;在出現公共健康、食品、天災人禍等社會危機時,會加劇治理失靈的效應。比如,對官員的長期不滿、對官方數據的懷疑、對紅十字會這種准官方機構的徹底失望、對謠言和假信息的心理依賴,等等。

(7)「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負面效果。

建設機場、高鐵、工廠等大項目,可以一聲令下,征地拆遷,集中資源,迅速完成;不必管什麼可行性分析、法律依據、資源調配、環保、勞工權利等。十天建成一個大型醫院(火神山),被宣傳成「中國速度」、「制度優勢」。但這背後問題很多:人權被踐踏;環境被犧牲;缺少法律依據或程序合法性。在緊急和複雜的局面下,單憑領導拍板容易出錯。很多「形象工程」勞民傷財,造成資源浪費;集中力量所幹的「大事」,也很可能是大壞事或大錯事。中央集權、一把手獨裁,會打擊地方的主動性和專業人員的作用。舉國體制、群眾動員與一刀切,會缺少靈活性,造成民眾利益受損。

從病毒被發現到中央公開疫情,花了好幾個星期;但抓捕網民、刪除真相、驅趕外媒,則毫不遲延;這才是中國速度。本可以消滅在萌芽狀態的武漢病毒,竟然肆虐全球;21世紀了還能把數百萬人關進集中營;在網際網路時代,竟能在人口最多的國家裡建立一個超越《1984》的高科技極權體制,這些才是中國「奇蹟」(China Shock)。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