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回大陸避疫?留學生嘆:中國模式被神化(圖)

2020-03-19 09:54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不少海外華人跟留學生紛紛回到大陸避難,在美國的一位大陸留學生感嘆,一些海外學子可能倍加愛國,就是因為黨國的宣傳做得很成功,但其實是中國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圖文無關。
不少海外華人跟留學生紛紛回到大陸避難,在美國的一位大陸留學生感嘆,一些海外學子可能倍加愛國,就是因為黨國的宣傳做得很成功,但其實是中國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圖文無關。(圖片來源:WILLIAM WEST/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19日訊】隨著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海外不斷升級,不少海外華人跟留學生紛紛回到大陸避難,甚至不惜包機。目前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攻讀政治學的、匿名的一位大陸留學生Ashley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表示,這次疫情使得一些海外學子可能倍加愛國,就是因為黨國的宣傳做得很成功,但其實是中國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

回大陸避疫?留學生嘆:中國模式被神化

記者:現在全球確診病例海外已經超過中國。妳有考慮回國嗎?妳怎麼看留學生紛紛回國?

Ashley:我認為回國不是太明智。首先,有輸入性病例。第二,對個人來說很容易感染。其實是一種恐慌,見到大陸形勢基本控制住,好像國外非常混亂。也有一點民族主義傾向。一個合理的思維應該是,每國都有問題,包括歐美也有官僚主義,會致使防疫不足,而不是說,「歐美就是雙標,整天講自由民主,還不讓中國人說,還是中國做得好」。我覺得很多留學生就是這種心態。

記者:這次疫情之後,大陸留學生會更加愛國嗎?

Ashley:很有可能,因為黨國的宣傳做的好。而且歐美混亂,死亡人數多了很多,資訊壁壘越來越嚴重,他們也會越來越相信如此的宣傳。一個大陸同學發了臉書,她是故意的,(平時)很少發,當對美國有指責的時候就跳出來發。這位同學說:生日那天就回去了,也不想申請OPT(畢業後可以在美國工作一年的證件),回家比較安全。

他們在李文亮事件中很氣憤,但還是會覺得是某些媒體或某些官僚的事情。等到美國有這種事情,他們就會很積極地在臉書上發。之前那個回國的同學在臉書和美國人掐了起來,她覺得CDC(美國疾控中心)為何不推薦戴口罩?這不合理。有個美國同學討論,包括一些科學道理跟節省醫療資源。那個大陸同學說,妳愛信啥就信啥,反正我要戴口罩。

記者:這次疫情對妳和海外留學生最大的影響是什麼呢?

Ashley:分幾個階段,一開始大陸的疫情很不好。尤其是我們覺得政府將武漢封鎖,健康的人和死人在一起,大家都很難受。第二個就是最近這個階段,確實發展太快,有點猝不及防,前段時間的影響主要是在精神上面。

記者:據說留學生的F1簽證僅能是線下實體授課,不能夠線上授課?

Ashley:那是指全程線上上授課,比如在COURESA上註冊,那個不能算作F1。但因為我現在是全職學生,只是緊急狀態改至線上,所以本質上還是F1簽證的全職學生。有個問題就是對畢業生需要轉換身份,但是政府可能已經關門了。

記者:疫情爆發以來,妳的應對措施是?有沒有給別人提供幫助?

Ashley:首先,蠻多大陸留學生籌款籌物資,一個很好的方式是有些會直接跟中美物流公司打點好,直接籌措物資寄到大陸。我捐了100美金,他們籌了一兩萬美金的口罩,寄到武漢的定點醫院。

為了應對美國疫情我主要是囤東西,大陸留學生危機意識重,囤得比較快。之前看見美國有第一例,我就馬上買口罩,當晚亞馬遜就沒有了。2月份買了100個。DC之前有個大會,至少兩個人感染,我和周圍很多學生立刻買速食麵,立刻就自己隔離。人們很瘋狂,超市貨架都空了。

記者:妳瞭解疫情的主要管道有哪些?

Ashley:很多朋友會看微博的超話求助。我會看海外的媒體比較多,臺灣、香港媒體。我偶爾會看社交網路上的知識份子,如艾曉明、方方和郭晶也有在發封城日記,還被BBC轉載翻譯了。

記者:妳覺得海內外關於疫情的資訊差異在哪裡呢?

Ashley:國外媒體都是二手資訊,而且很難報導到所有的context(背景)。大陸整個大的輿論環境裡,很多民間聲音、普通人的真實聲音被掩蓋,國外媒體很難。北京政府封城措施的不合理之處其實主要是,他們向來沒有人性化的措施。他們為何採取軍事化的措施?我覺得並非很關心大眾利益,尤其是弱勢群體;主要就是害怕疫情擴散,影響到(執政)合法性。

國內媒體包含《財新》,《三聯生活週刊》一開始在宣傳、而國家審查機器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深入前線做出報導,包括醫生缺物資,全家感染等。後來國家宣傳機器反應過來了,又是那一套,塑造英雄、歌功頌德,將民間成果掠為己有,包括醫生跟志願者的努力。

記者:Ian Johnson於《紐約時報》上發文《中國為西方贏得時間,西方卻浪費了它》,並闡述雖然北京早期搞砸了,但是後續採取了果斷措施,然而一些西方國家錯過遏制病毒的最佳時間。

Ashley:有個很錯誤的觀點是,只有兩個世界,一個是北京,一個是西方。西方做得不對那一定是北京做得好。其實這次疫情當中,包含臺灣都有不錯的東西,可能更應該值得去被研究,尤其作為一種民主治理模式。這種觀點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世界二元化會導致中國的專制模式被美化跟神化。

記者:妳有沒有跟父母有更多互動?妳們對於疫情的看法有差異嗎?

Ashley:父母越來越相信陰謀論。我驚訝的是他們陰謀論編的非常有理有據,所謂的科學報告他們不會承認和思考北京這個政治體制是有問題的。父母是六零後,既是慣性,也是自我保護與很直覺的行為。

海外華人回國避疫不是好選擇 北京開始大力宣傳「境外輸入」

在《熱點互動》節目上,邀請了兩位嘉賓,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另一位是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的研究員蕭恩先生。

主持人:許多海外的華人回國避疫,但我們看到確實也在社交網路上流傳些視頻,回國的人抱怨被強制隔離,條件惡劣,包括北京新推出的政策說,不管誰回來都集中隔離,而且費用自理。您覺得回國的這些人,大多數是什麼樣的考量?您覺得這時候回國避疫,是不是個好主意呢?

傑森:主要有這麼多人回國的是兩個原因,一方面北京的宣傳太成功了,這種宣傳使得很多大陸人特別覺得回國放心。第二個原因,國外的有些大陸人,他幾乎不讀非中文非北京體系的新聞資料,幾乎信息來自微信,而微信上只傳播北京允許的,那結果是,這些人幾乎不會有任何一個北京之外的思維方式。北京現在說是疫情在下滑、在慢慢減緩,當然我不相信它是零。

但社會不能永遠這麼運行下去,北京現在急得不行了,要復工。一個疫情它真正是否停止住了,你得看社會逐漸走向正常後,疫情是不是還在保住。比如家裡的屋子漏了用手把它堵著,然後說屋子不漏了。但是走開後,屋子是不是又漏了呢?所以大陸你看疫情是不是守住,得看整個社會逐漸恢復正常。

北京可能有生死攸關的問題。因為經濟垮了,它也就不行了。北京是希望,一方面展現出已經把疫情控制住了;另一方面,其實吸引國外的人回去,還有一種意義上陰謀論的說法。你看最近大陸幾乎爆出來所有的案例,都是外國輸入的。

有人說現在血清檢驗病毒的做法大陸絕對禁止做。換句話說,它堅決不在境內做任何測試,保證國內是零確診。同時從國外回去的人經過多關的檢查,包含立刻測體溫,包括任何有事當天就在全球報出來。又監視你十四天,如果爆發出來,再報出來。因此現在給人的所有感覺,幾乎疫情僅來自國外。那麼未來一段時間,若復工後大陸再次發生疫情,那麼它會說疫情是國外又帶回來的,北京準備這麼做。

這麼多回去的大陸人就面臨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如果回去了以後在復工的情況下,疫情又冒出頭怎麼辦?這時國外本身的疫情就很嚴重,同時大陸疫情再起來。哪怕到時候美國疫情下去,美國願不願意讓你再回來,很多時候這些中國人可能沒有完全考慮這種情況。

當然我們也得說不是美國人回去是自願回去的,也有沒辦法回去的。如我知道有些大學它停課了,有些學生反正是上網課,在家裡上也行,在美國租房子上也是上,有的人就選擇回國。但是呢,其實冒著很大的風險。因為剛才我說了,若大陸疫情再起來,美國再開始把大陸封著不讓你回來,你下面學校還上不上?有些比較聰明的孩子選擇在美國這邊留下來,接著上網課,是比較保險未來保證能夠在美國接著就學的一個正確的決定。

不過個人自己選擇,我們也不在這兒多說什麼。在關鍵的時候人有什選擇,這是多少年對於各種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積累的一個決定,不是一天促成的,也不是5分鐘能讓他改變想法的。

疫情發展下去 大陸會比國外安全嗎?

主持人:所以您不覺得大陸比國外更安全,或者至少再往下發展下去,大陸會不會比國外更安全?

蕭恩:個人覺得大陸不可能比國外更安全。因為從當初大陸的那麼大基數的感染人數。按照病毒傳播的規律來說,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個月之內就把這個感染人數的最新確診人數清零。這個在防疫學上,我認為幾乎是天方夜譚。就算是你強迫所有人都在家裡,也做不到。因為本身這個病毒還有相當長的潛伏期。

怎麼可能說你一下子,比如說方艙醫院被關,幾百個人同時出院,方艙醫院就可以關掉。這種事情看起來就是一個行政命令所做出來的決定,根本不是按照醫療規律,也非按照流行病學的規律去應對這個疫情。沒有一個醫療界的人會覺得這種事可行,這麼多人的方艙醫院,短短二週內就全部清空了。怎麼可能呢?

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的做法,本身就是相當荒唐的一件事情。肯定是方艙醫院把幾百個還帶著病毒的人,又重新放回到社區裡面。這一定會在武漢,或者其它處再進一步傳播開來。只是現在可能是屬於復發之前的進一步的潛伏期,相當於是說下次暴風雨來之前的平靜。

我覺得大陸的風險實際上是相當大的,而且因為政府宣傳的需要,要人為製造一種已控制住的一種局面。所以很多地方還是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可能會解封、復工等。所以在公共場合人們又重新聚集,傳播的可能性其實還是很高的。而且從國際上的發展的情況來看,這個病毒一點都沒有減緩的趨勢,在義大利的死亡率甚至高到6.8%。

在這種情況下難道大陸的老人不危險嗎?你家中的老人,難道也不是高危人群嗎?其實你從美國應對這個危機的方案當中,美國也很擔心這麼多老年人,很多具有病史的人。但北京政府卻沒有強調怎麼保護年紀大的人等。還有很多帶菌的人群還在社會中活動,所以我覺得基本上不可能說大陸的疫情會比國外更好。

主持人:請傑森博士很快地補充一下,您怎麼看接下來大陸和海外的風險,就是哪邊會更大?

傑森:如今兩邊其實都很大。大陸我同意,就是下一波之前的平靜。實際在歷史上,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當時就出了三個波峰,最大的波峰是第二個波峰,第二大為第三個波峰。中間隔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依目前來看的話,疫情在海外特別是在義大利進入,目前還沒有看頂。同時的話在其它歐洲國家,德國、法國、西班牙這些國家也拚命地往上走。那麼美國最近也在發展得迅猛。

一旦美國能夠控制住的話,將會是比較安全的國家。因為大家知道美國的居住環境、居住條件就是這麼一種概念,日常生活就像大陸的隔離狀態,因為房子和房子之間距離遠,出門基本上大家自己開車,除了大城市,坐公交的很少。而且一般的城市街道上,你這個人數就像武漢封城以後的街道,清清涼涼的。

整體來說,像美國或者其它西方國家這種居住比較寬鬆的環境,相對而言可能會更安全些。而大陸那邊如果它要生產、要聚集,整個居住環境各方面,再加上最可怕的就是政策,經常是政策決定科學,這樣的方式確實帶給大陸未來疫情的發展很大的危險度。

責任編輯: 許天樂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