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大陆避疫?留学生叹:中国模式被神化(图)

2020-03-19 09:54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不少海外华人跟留学生纷纷回到大陆避难,在美国的一位大陆留学生感叹,一些海外学子可能倍加爱国,就是因为党国的宣传做得很成功,但其实是中国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图文无关。
不少海外华人跟留学生纷纷回到大陆避难,在美国的一位大陆留学生感叹,一些海外学子可能倍加爱国,就是因为党国的宣传做得很成功,但其实是中国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图文无关。(图片来源:WILLIAM WEST/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19日讯】随着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海外不断升级,不少海外华人跟留学生纷纷回到大陆避难,甚至不惜包机。目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攻读政治学的、匿名的一位大陆留学生Ashley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表示,这次疫情使得一些海外学子可能倍加爱国,就是因为党国的宣传做得很成功,但其实是中国模式被美化和神化了。

回大陆避疫?留学生叹:中国模式被神化

记者:现在全球确诊病例海外已经超过中国。你有考虑回国吗?你怎么看留学生纷纷回国?

Ashley:我认为回国不是太明智。首先,有输入性病例。第二,对个人来说很容易感染。其实是一种恐慌,见到大陆形势基本控制住,好像国外非常混乱。也有一点民族主义倾向。一个合理的思维应该是,每国都有问题,包括欧美也有官僚主义,会致使防疫不足,而不是说,“欧美就是双标,整天讲自由民主,还不让中国人说,还是中国做得好”。我觉得很多留学生就是这种心态。

记者:这次疫情之后,大陆留学生会更加爱国吗?

Ashley:很有可能,因为党国的宣传做的好。而且欧美混乱,死亡人数多了很多,资讯壁垒越来越严重,他们也会越来越相信如此的宣传。一个大陆同学发了脸书,她是故意的,(平时)很少发,当对美国有指责的时候就跳出来发。这位同学说:生日那天就回去了,也不想申请OPT(毕业后可以在美国工作一年的证件),回家比较安全。

他们在李文亮事件中很气愤,但还是会觉得是某些媒体或某些官僚的事情。等到美国有这种事情,他们就会很积极地在脸书上发。之前那个回国的同学在脸书和美国人掐了起来,她觉得CDC(美国疾控中心)为何不推荐戴口罩?这不合理。有个美国同学讨论,包括一些科学道理跟节省医疗资源。那个大陆同学说,你爱信啥就信啥,反正我要戴口罩。

记者:这次疫情对你和海外留学生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呢?

Ashley:分几个阶段,一开始大陆的疫情很不好。尤其是我们觉得政府将武汉封锁,健康的人和死人在一起,大家都很难受。第二个就是最近这个阶段,确实发展太快,有点猝不及防,前段时间的影响主要是在精神上面。

记者:据说留学生的F1签证仅能是线下实体授课,不能够线上授课?

Ashley:那是指全程线上上授课,比如在COURESA上注册,那个不能算作F1。但因为我现在是全职学生,只是紧急状态改至线上,所以本质上还是F1签证的全职学生。有个问题就是对毕业生需要转换身份,但是政府可能已经关门了。

记者:疫情爆发以来,你的应对措施是?有没有给别人提供帮助?

Ashley:首先,蛮多大陆留学生筹款筹物资,一个很好的方式是有些会直接跟中美物流公司打点好,直接筹措物资寄到大陆。我捐了100美金,他们筹了一两万美金的口罩,寄到武汉的定点医院。

为了应对美国疫情我主要是囤东西,大陆留学生危机意识重,囤得比较快。之前看见美国有第一例,我就马上买口罩,当晚亚马逊就没有了。2月份买了100个。DC之前有个大会,至少两个人感染,我和周围很多学生立刻买方便面,立刻就自己隔离。人们很疯狂,超市货架都空了。

记者:你了解疫情的主要管道有哪些?

Ashley:很多朋友会看微博的超话求助。我会看海外的媒体比较多,台湾、香港媒体。我偶尔会看社交网络上的知识份子,如艾晓明、方方和郭晶也有在发封城日记,还被BBC转载翻译了。

记者:你觉得海内外关于疫情的资讯差异在哪里呢?

Ashley:国外媒体都是二手资讯,而且很难报导到所有的context(背景)。大陆整个大的舆论环境里,很多民间声音、普通人的真实声音被掩盖,国外媒体很难。北京政府封城措施的不合理之处其实主要是,他们向来没有人性化的措施。他们为何采取军事化的措施?我觉得并非很关心大众利益,尤其是弱势群体;主要就是害怕疫情扩散,影响到(执政)合法性。

国内媒体包含《财新》,《三联生活周刊》一开始在宣传、而国家审查机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深入前线做出报导,包括医生缺物资,全家感染等。后来国家宣传机器反应过来了,又是那一套,塑造英雄、歌功颂德,将民间成果掠为己有,包括医生跟志愿者的努力。

记者:Ian Johnson于《纽约时报》上发文《中国为西方赢得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并阐述虽然北京早期搞砸了,但是后续采取了果断措施,然而一些西方国家错过遏制病毒的最佳时间。

Ashley:有个很错误的观点是,只有两个世界,一个是北京,一个是西方。西方做得不对那一定是北京做得好。其实这次疫情当中,包含台湾都有不错的东西,可能更应该值得去被研究,尤其作为一种民主治理模式。这种观点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世界二元化会导致中国的专制模式被美化跟神化。

记者:你有没有跟父母有更多互动?你们对于疫情的看法有差异吗?

Ashley:父母越来越相信阴谋论。我惊讶的是他们阴谋论编的非常有理有据,所谓的科学报告他们不会承认和思考北京这个政治体制是有问题的。父母是六零后,既是惯性,也是自我保护与很直觉的行为。

海外华人回国避疫不是好选择 北京开始大力宣传“境外输入”

在《热点互动》节目上,邀请了两位嘉宾,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另一位是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的研究员萧恩先生。

主持人:许多海外的华人回国避疫,但我们看到确实也在社交网络上流传些视频,回国的人抱怨被强制隔离,条件恶劣,包括北京新推出的政策说,不管谁回来都集中隔离,而且费用自理。您觉得回国的这些人,大多数是什么样的考量?您觉得这时候回国避疫,是不是个好主意呢?

杰森:主要有这么多人回国的是两个原因,一方面北京的宣传太成功了,这种宣传使得很多大陆人特别觉得回国放心。第二个原因,国外的有些大陆人,他几乎不读非中文非北京体系的新闻资料,几乎信息来自微信,而微信上只传播北京允许的,那结果是,这些人几乎不会有任何一个北京之外的思维方式。北京现在说是疫情在下滑、在慢慢减缓,当然我不相信它是零。

但社会不能永远这么运行下去,北京现在急得不行了,要复工。一个疫情它真正是否停止住了,你得看社会逐渐走向正常后,疫情是不是还在保住。比如家里的屋子漏了用手把它堵着,然后说屋子不漏了。但是走开后,屋子是不是又漏了呢?所以大陆你看疫情是不是守住,得看整个社会逐渐恢复正常。

北京可能有生死攸关的问题。因为经济垮了,它也就不行了。北京是希望,一方面展现出已经把疫情控制住了;另一方面,其实吸引国外的人回去,还有一种意义上阴谋论的说法。你看最近大陆几乎爆出来所有的案例,都是外国输入的。

有人说现在血清检验病毒的做法大陆绝对禁止做。换句话说,它坚决不在境内做任何测试,保证国内是零确诊。同时从国外回去的人经过多关的检查,包含立刻测体温,包括任何有事当天就在全球报出来。又监视你十四天,如果爆发出来,再报出来。因此现在给人的所有感觉,几乎疫情仅来自国外。那么未来一段时间,若复工后大陆再次发生疫情,那么它会说疫情是国外又带回来的,北京准备这么做。

这么多回去的大陆人就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回去了以后在复工的情况下,疫情又冒出头怎么办?这时国外本身的疫情就很严重,同时大陆疫情再起来。哪怕到时候美国疫情下去,美国愿不愿意让你再回来,很多时候这些中国人可能没有完全考虑这种情况。

当然我们也得说不是美国人回去是自愿回去的,也有没办法回去的。如我知道有些大学它停课了,有些学生反正是上网课,在家里上也行,在美国租房子上也是上,有的人就选择回国。但是呢,其实冒着很大的风险。因为刚才我说了,若大陆疫情再起来,美国再开始把大陆封着不让你回来,你下面学校还上不上?有些比较聪明的孩子选择在美国这边留下来,接着上网课,是比较保险未来保证能够在美国接着就学的一个正确的决定。

不过个人自己选择,我们也不在这儿多说什么。在关键的时候人有什选择,这是多少年对于各种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积累的一个决定,不是一天促成的,也不是5分钟能让他改变想法的。

疫情发展下去 大陆会比国外安全吗?

主持人:所以您不觉得大陆比国外更安全,或者至少再往下发展下去,大陆会不会比国外更安全?

萧恩:个人觉得大陆不可能比国外更安全。因为从当初大陆的那么大基数的感染人数。按照病毒传播的规律来说,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就把这个感染人数的最新确诊人数清零。这个在防疫学上,我认为几乎是天方夜谭。就算是你强迫所有人都在家里,也做不到。因为本身这个病毒还有相当长的潜伏期。

怎么可能说你一下子,比如说方舱医院被关,几百个人同时出院,方舱医院就可以关掉。这种事情看起来就是一个行政命令所做出来的决定,根本不是按照医疗规律,也非按照流行病学的规律去应对这个疫情。没有一个医疗界的人会觉得这种事可行,这么多人的方舱医院,短短二周内就全部清空了。怎么可能呢?

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的做法,本身就是相当荒唐的一件事情。肯定是方舱医院把几百个还带着病毒的人,又重新放回到社区里面。这一定会在武汉,或者其它处再进一步传播开来。只是现在可能是属于复发之前的进一步的潜伏期,相当于是说下次暴风雨来之前的平静。

我觉得大陆的风险实际上是相当大的,而且因为政府宣传的需要,要人为制造一种已控制住的一种局面。所以很多地方还是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可能会解封、复工等。所以在公共场合人们又重新聚集,传播的可能性其实还是很高的。而且从国际上的发展的情况来看,这个病毒一点都没有减缓的趋势,在意大利的死亡率甚至高到6.8%。

在这种情况下难道大陆的老人不危险吗?你家中的老人,难道也不是高危人群吗?其实你从美国应对这个危机的方案当中,美国也很担心这么多老年人,很多具有病史的人。但北京政府却没有强调怎么保护年纪大的人等。还有很多带菌的人群还在社会中活动,所以我觉得基本上不可能说大陆的疫情会比国外更好。

主持人:请杰森博士很快地补充一下,您怎么看接下来大陆和海外的风险,就是哪边会更大?

杰森:如今两边其实都很大。大陆我同意,就是下一波之前的平静。实际在历史上,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当时就出了三个波峰,最大的波峰是第二个波峰,第二大为第三个波峰。中间隔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依目前来看的话,疫情在海外特别是在意大利进入,目前还没有看顶。同时的话在其它欧洲国家,德国、法国、西班牙这些国家也拚命地往上走。那么美国最近也在发展得迅猛。

一旦美国能够控制住的话,将会是比较安全的国家。因为大家知道美国的居住环境、居住条件就是这么一种概念,日常生活就像大陆的隔离状态,因为房子和房子之间距离远,出门基本上大家自己开车,除了大城市,坐公交的很少。而且一般的城市街道上,你这个人数就像武汉封城以后的街道,清清凉凉的。

整体来说,像美国或者其它西方国家这种居住比较宽松的环境,相对而言可能会更安全些。而大陆那边如果它要生产、要聚集,整个居住环境各方面,再加上最可怕的就是政策,经常是政策决定科学,这样的方式确实带给大陆未来疫情的发展很大的危险度。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