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習近平為防疫失誤負責 退休學者上書遭封殺(圖)

2020-03-10 15:35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撰《庚子上書》給習近平,文中直批當局處置中共肺炎疫情不當,並點明習近平難辭其咎,應為疫情處置失誤承擔首要責任
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撰《庚子上書》給習近平,文中直批當局處置中共肺炎疫情不當,並點明習近平難辭其咎,應為疫情處置失誤承擔首要責任。(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10日訊】面對中共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中國的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撰文上書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他在《庚子上書》中痛批當局處置中共肺炎疫情不當,針對釀成武肺疫情兇猛擴散的人為因素與體制性問題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他還點明習近平難辭其咎,應為疫情處置失誤承擔首要責任。結果趙士林的微信遭到封殺。儘管失去了一項發言管道,趙士林仍然繼續透過推特發文,讚揚台灣的防疫措施值得效法。

相關新聞如下:
中共肺炎爆發中國進口20億只口罩 出處成謎
馬後炮?鍾南山團隊:早5天防控 能減輕過半疫情
北京地壇醫院賬單疑曝光 「病毒性肺炎」收費68萬
向孫春蘭高喊「全是假的」 當局對開元小區展開報復
拍劇抗疫?六六接「國家任務」赴武漢取材
南開大學:中共肺炎零號病人去年11月已出現
傳湖北各機場復工復航 官方回應
再推習近平入火坑?中共文宣改拍連續劇吹「戰疫」
【中共肺炎】習近平飛抵武漢考察疫情
演員袁立微博遭永久禁言 疑與中共肺炎疫情有關

根據中央社與美國之音報導,趙士林透過個人推特寫道:「我的微信個人號和公眾號被永封。他們以為堵住了批評者的嘴,他們的謊言就變成真理了,他們的無恥就變成光榮了,他們的邪惡就變成正義了。他們以為堵住了那孩子的嘴,皇帝就等於穿上衣服了。騰訊已經墮落為窮凶極惡的罪犯。」

如今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波及世界多國,引發人心不安,但是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按日公布的通報,卻都顯示中國的武肺疫情趨緩,多個官媒與環球時報更反批各國的反應慢,「中國人用血淚書寫的作業都擺在你們面前了,抄不會抄嗎?」

向來敢說話的趙士林透過推特駁斥:「台灣的防疫已經成為世界的典範。要說抄作業,都應該向台灣抄作業。」

此外,根據美國之音中文網1日刊登訪問趙士林的報導,趙士林坦言:「知識分子就是要秉持良知說真話。」

報導表示,雖然北京當局目前沒有回應趙士林於上書文章中提出的批評、建議與呼籲,但是趙士林認為,全面封殺就是當局給予的回應了。

趙士林還表示,「知識份子不說話,就如同工人不做工,農民不種地,商人不做買賣,要他何用?說話、說真話、說權貴不愛聽的話,秉持良知,擔當社會責任,高揚批判精神,就是知識份子的天職。因此我寫《庚子上書》。」

趙士林表示:「這個上書,其實是作為一個民主黨派成員響應習總書記希望黨外人士給黨提意見、提尖銳意見的號召。沒想到我響應了他的號召,卻立即獲得全網封殺的待遇。我忽然明白了,塔西陀(佗)陷阱就是這樣形成的。」

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是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提出的政治學理論,意謂公權力若是失去公信力,無論政府部門如何發言或是施政,社會大眾都會給予負評。

北京當局雖然容不下趙士林的兩篇文章,予以全面扼殺,不過當局卻無法遏止網路世界的廣傳轉載,有人甚至還上傳了有聲版至YouTube上。

歸納趙士林向習近平的《庚子上書》,主要內容包括,批評北京當局的維穩體制導致中共肺炎疫情錯過了黃金窗口期,「這次抗擊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不能不遺憾地指出,這次大考第一張試卷,只能打零分」。

趙士林的文章還分析了中國武肺疫情失控的5個關鍵因素,分別為:1、體制極端維穩的慣性;2、體制報喜不報憂的習性;3、體制唯上唯權的僵硬機械性;4、公民社會功能的喪失;5、資訊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

趙士林更是直接點明習近平難辭其咎:「不能不冒昧地指出,發生這樣一種全局性的體制性的危機,湖北省武漢市領導都有責任,但主要責任在中央,首要責任在習近平總書記。」

趙士林還舉出「吹哨者」李文亮醫師為例,呼籲當局不應該忘記那些體制內外呼籲政治體制要改革的人士,特別是敢於揭示體制弊端的批評者。趙士林認為,公民社會功能的喪失、資訊不透明也是造成中共肺炎疫情蔓延的原因。他表示,李文亮一事已突出地暴露了打壓輿論,以及封鎖資訊的巨大危害。(詳新聞:李文亮案調查一個月後為何還沒有結果?李文亮又一同事感染中共肺炎去世)

趙士林也強調,如果執政者真正做到「虛心公聽,言無逆遜,唯是之從」,那麼很多災難就不會發生,就算發生了也能及時消除,不致釀造大禍;很多天災也就不會釀成人禍,釀成了也能夠及早遏止。

目前中國官方並沒有針對趙士林《庚子上書》的批評、建議與呼籲作出公開回應,亦沒有覆信。但是,據趙士林的披露,現在他的微信、微博等帳號都已經遭到封鎖。

對此,趙士林表示,「民主黨派身份,體制內進言,因此叫上書。就這樣也被全線封殺。」針對北京當局不時封鎖言論、註銷帳號一事,他亦諷道,「封網銷號的能力呢?全世界加在一起也望塵莫及」,並提及曾「有過兩次被全線封殺的待遇。第一次是在魯煒做網信辦主任時,因我揭露文化部腐敗,被魯煒親自下令全線封殺。但他封了我的網,自己卻進了黨的網。這次又因為我的上書全線封殺。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步魯煒後塵!」面對美國之音的詢問,他亦表示,「回復就是全線封殺。有人來電要求刪除。網上傳的又不是我發的,我怎麼刪?」

10日淩晨,趙士林在回復美國之音記者關於現在心情與期許的問題短信中寫道:「拒諫飾非,口是心非,顛倒是非,夫復何言。然而還是要言。」

近年來,中國的言論空間與學術環境明顯緊縮,高校有多名教授在發表了批評言論後,遭到學生舉報並受到打壓。趙士林數年前在職時就出資設立了「士林獎學金」,目的要資助品學兼優的貧困學生。去年10月,趙士林公開表示,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與政治告密的學生,是不能享受這項獎學金的。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