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案調查一個月後為何還沒有結果?(圖)

2020-03-10 11:54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李文亮
李文亮(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10日訊】在被外界稱為中國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個月後,國內外的公民團體和維權人士要求中國政府公布對李文亮醫生所遭受不公正對待進行調查的結果。

但是,許多人悲觀地表示,他們的希望不會得到實現,他們懷疑政府可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非盈利組織公民力量敦促中國當局盡快公布調查結果。該組織認為這項調查不應該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公民力量在聲明中說:「中國衛健委追授李文亮醫生等34名因疫情去世的醫務工作者‘防疫先進稱號’,但並未就其受迫害的事做出任何說明,也就是說,李文亮醫生作為‘在網路上發布不實信息的造謠者’的罪名並未撤銷」。

問題等待答案

公民力量表示期待當局能夠回答五個民眾普遍關心的問題:

1. 李文亮醫生在微信同學群披露疫情信息是否屬實?

2. 武漢警方訓誡李文亮醫生等8名披露疫情的吹哨人,是否有足夠的法理和事實依據,是否侵犯了他們的言論權?若是,誰為此負責。

3. 警方是如何獲知李文亮等發出的信息的?獲取手段是否合法?微信在這起事件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4. 政府當時是否掌握疫情信息?

5. 中央電視臺1月2日的「8名散佈謠言者被查處」的節目是如何出爐的,誰為此負責?

美國之音給中國國家監察委員會發去的要求就此事做出評論的電郵沒有得到回覆。

今年34歲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是受到當地警方訓誡的八名吹哨人之一。他們在去年12月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之初向周圍朋友和親人發出了警示。

公眾的憤怒

李文亮於今年2月7日去世,他的死觸發了民眾的憤怒和悲傷,激起了人們對中國官員隱瞞疫情的怒火。

就在這一天,中國政府急忙宣布要派調查組前往武漢瞭解有關情況,此舉顯然是要緩解民眾的憤怒。

從那以後,李文亮戴口罩的照片就成為中國壓制言論自由的一個象徵,人們呼籲當局尊重言論自由。

大赦國際的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說,中國還在繼續壓制像李文亮這樣的人,比如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方斌,他們前往武漢疫情防控第一線報導那裡發生的事情,並反映人們對中國當局採取的疫情防控措施提出的批評。

口惠而實不至

潘嘉偉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不會對這份調查報告抱有過高的期望。

潘嘉偉認為,北京不過是說說而已,調查的目的不過是平息李醫生去世引發的民眾的憤怒情緒罷了。

潘嘉偉說:「非常不幸。但是,毫無疑問,這是中國政府試圖分散人們對這個案子的關注,也是為了平息公眾對中國政府對疫情處置不當的怒火。」

這位香港維權人士表示,中國政府如果真的要對這個案子進行徹底調查就應該請第三方參加,進行獨立調查。

曾經擔任香港衛生官員的陳秉中還表示,他對這樣的調查不抱任何期望,因為監察機構不會有人敢於講真話。

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

陳秉中表示,如果調查人員發現了李文亮的冤情和受到的言論壓制情況的真相,共產黨上級機關的失誤就會暴露出來,因為武漢警方是奉上級之命抓捕李文亮的,李文亮揭露了官方在疫情初期掩蓋實情的行為。

陳秉中說,北京現在是進退兩難,可能已經後悔說要對李文亮一案進行調查。

陳秉中敦促北京不要拿出一個用謊言堆起的裝飾性的報告,從而再次觸發公眾的憤怒。

陳秉中說:「現在民眾還是要發起追究責任,向做出這個決定的黨中央的領導人,你要給答案呀!你要不給答案,你就是欺騙、再欺騙。」

還在等待

中國社交媒體上還可以聽到要求公布調查結果的呼聲。

在中國類似推特的社交媒體微博上面,有一些用戶寫道:「我們還在等待」。

在留言中,一名用戶說:「(當局)以為有人忘了」,另一個用戶譏諷道:「百年懸案」

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維權律師說,他估計監察委會盡量推遲公布調查結果,因為它根本就沒有打算對這個案子進行徹底調查。

這位律師說,即使內部已經有了一份報告,監察委也會再搞一份輕描淡寫的報告公布出來,以避免危及那些掌權者。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