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馬達加斯加「幽靈谷」之謎(組圖)

2020-02-22 08:00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四個來自西班牙的大學生結伴到達了印度洋上的島國馬達加斯加。
四個來自西班牙的大學生結伴到達了印度洋上的島國馬達加斯加。(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桑布、雷薩爾、莫莎和燕妮四個來自西班牙大學生,結伴到達了印度洋上的島國馬達加斯加。在首都塔那那利佛小住幾天後,四個年輕人瞭解到在島的西南部,有一大片尚未開發的原始熱帶雨林區域。那裡不僅有世界上比較稀罕的許多動植物種類,而且還存在著一些現今人類尚未發現的自然奧秘。這個情況引起了他們的極大興趣,於是立即向那片區域進發。

馬達加斯加雨林

他們四人按照計劃進入雨林區域後,果然發現到處是險峰峽谷,茂密的叢林遮天蔽日,大小的河流瀑布穿流於其間,猶如來到了侏儸紀時代的森林公園一般。喜愛植物學的莫莎和燕妮兩個女生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儘可能地往她們背包裡採集更多的奇花異草標本。而桑布和雷薩爾則忙於用相機捕捉大自然所造化出的瑰麗奇景。

一天,四個人發現了一處地形構造複雜奇特的幽深峽谷,決定進入其中遊覽一番。不巧的是,莫莎不慎扭傷了腳,痛得無法正常走路。協商後,燕妮留下守在帳篷裡護理莫莎,桑布和雷薩爾則繼續進入峽谷深處,並且相約一天內就返回臨時營地與燕妮、莫莎會合,然後共同踏上歸程。

燕妮與莫莎足足等了一整天也未見兩個男同伴身影再現。她們的心不免開始忐忑起來。結果又過了兩天,仍然不見他們的影子。兩個女孩再也沉不住氣了,猜測同伴們十有八九發生了不測。在莫莎腳傷稍微好轉後,燕妮攙扶著她沿著來路找到了離此最近的一個土著人村落。

淳樸熱情的村長聽明她們的來意後,表示願意鼎力幫忙。於是,燕妮暫時把莫莎安排在村裡住下,自己和村長及幾名熟悉地形的獵人馬上出發了。

令燕妮深感詫異的是,當她把眾人帶至兩個男同伴失蹤的那處峽谷邊緣時,獵人們竟裹足不前,紛紛面有懼色地望著村長。村長的臉也變得極為難看,不得不鄭重地告訴燕妮:「你的同伴們進入的是一個可怕的死亡之地,恐怕沒有解救的希望了……」

通過村長驚惶不安的介紹,燕妮這才知道,這是一處充滿死亡氣息的峽谷,凡是人和動物進入其中幾乎沒有能活著走出來的,因此被當地人稱為「幽靈谷」。

儘管燕妮再三哀求,村長仍絕然地搖搖頭,還中肯地警告燕妮,那兩個同伴即使沒死恐怕也早已被幽靈附體了。燕妮沒有辦法說服這些對幽靈谷談之色變的土著人,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首都塔那那利佛,通過西班牙駐在那裡的外交機構聯繫了一架直升機,飛到幽靈谷上方實施搜索救援。

四個人發現了一處地形構造複雜奇特的幽深峽谷。
四個人發現了一處地形構造複雜奇特的幽深峽谷。(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離奇的死亡

直升機在峽谷區域盤旋了大半天,終於發現了昏倒在一處小溪邊的桑布和雷薩爾。等把兩人送到首都醫院時,桑布已經氣絕身亡,而雷薩爾也處在奄奄一息的邊緣。

燕妮一邊給他們的教授托馬斯打電話告知情況,一邊查看了桑布留下的日記。裡面寫道:「我和雷薩爾進入的簡直就是一片毛骨悚然的墳地,到處都是纍纍白骨,而且陰風慘慘,此起彼伏的哀號聲像是有鬼魅在訴說著無盡的冤屈……夜深了,周圍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忽然間有星星點點的光從遠處閃現出來。不一會兒就匯合成一大團一大團的紅光,像是傳說中的幽靈張牙舞爪地朝我們所處的位置飄過來。我們恐懼地想逃,可是兩條腿已軟得不聽使喚,如同中了什麼魔法一般只能停留在原地……」

桑布的日記到這裡便結束了,燕妮看完後禁不住滿心顫慄起來:難道那處峽谷真有可怕的幽靈出沒嗎?如果它不是事實,那麼桑布日記裡留下的這些真實記錄又該怎麼解釋呢?

就在燕妮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噩耗傳來,一直處於昏迷中的雷薩爾因搶救無效死亡。更令人驚悸的是,就在他死亡前的幾分鐘,有值班護士居然看見其嘴裡向外緩緩吐著螢光,彷彿是一個隱身的鬼魂附在體內作祟一般。

等托馬斯教授和助手們匆匆趕到時,燕妮哭訴了這一切離奇的遭遇。學識經驗異常豐富的托馬斯一方面安慰燕妮,一方面親自前往那處幽靈谷考察。

仍然是在莫莎停留的土著人村落裡,托馬斯向村民們詳細詢問了情況,得知數百年前該峽谷曾是統治這座島嶼的一個奴隸制王國處決犯人的地方。士兵們每每把成批的犯人餓上幾天幾夜後趕入峽谷裡,居然從沒有見到一個倖存者活著走出來,因此便視其為地獄入口。那些死去的冤魂等到年深日久便會幻化成幽靈,等到月隱天黑之際就結群出來遊蕩,以索取進入這裡的所有生靈的性命來求得超生。

「幽靈」的真面目

詭異的傳說讓助手們不禁替托馬斯教授暗暗捏了一把汗,勸說他不要冒這個險。但是托馬斯微微一笑:「我會努力用事實揭開幽靈谷的秘密,還人們一個科學真相的!」

托馬斯憑藉多年的野外探險考察經驗,迅速從國內運來一批探測儀器和防毒面罩給自己和助手們武裝好,然後向著幽靈谷進發了。說來也怪,他們一行人順利到達峽谷深處時,並未遇見過任何邪惡的幽靈。托馬斯等人採集了不少土壤樣本,到了夜裡就在白骨纍纍的溪澗邊支起帳篷宿營。

當月亮隱進雲層的時候,空氣顯得異常悶濕燥熱,顯然是一場大雨將要來臨的徵兆。就在這時,一個助手突然指著遠處黑黢黢的樹林方向驚叫起來:「看啊,幽靈……幽靈出現了!」

眾人循聲望去,的確是土著人傳聞中的可怕現象發生了。只見越來越多的紅光漸漸匯合到一處,隨著風向朝營地位置緩慢飄蕩過來。托馬斯吩咐眾人戴好防毒面罩,助手們甚至將防身獵槍子彈上膛以備不測。誰知那些成團的紅光未等飄至近前,便彷彿懼怕了一般,隨著不時改變的風向又向別處移走了。

托馬斯和助手們用過濾器蒐集了不少紅光「走」過的地段殘留的空氣後,面帶滿意的微笑說:「現在我們已經捕捉到了足夠的『幽靈』,可以回去讓它們現身了!」

化驗結果揭謎

托馬斯教授歸來後經過一系列化驗,再結合桑布和雷薩爾的屍檢結果,終於將幽靈谷的真相大白於天下。原來,它是世界上一處極其罕見的黃磷礦集中分佈帶,土壤中含有非常豐富的黃磷,這些對於人和動物來說有毒的磷元素可以被植物根系吸收,也容易污染峽谷區的任何水源。過去被趕至這裡飢不擇食的犯人們當然要吃樹上的野果和喝溪澗裡的水,從而引起磷中毒死亡。

桑布和雷薩爾也是進入峽谷區時,誤飲了看似清澈實則有極高濃度黃磷的溪水。磷中毒後的症狀是頭暈腳重,雙腿無力得再也邁不動步子,故桑布留下的日記會真實記載這種情形。

至於大團大團的紅光也並不是什麼幽靈再現,而是人和動物骨骼中的磷不時揮發到空氣中,遇到濕潤燥熱條件時便會產生自燃。待這種磷氣體越聚越多時,便會由星星點點閃爍的微光形成團團紅光。由於磷比空氣輕,紅光自然要隨著風向移動。但是只有等到月隱天黑時,人們才能完全看清這種磷大面積自燃的情景。

桑布遺留日記中提到的陰風慘慘和鬼魅哀號現象,實則是磷與濕潤空氣中的水分子產生化學反應,生成磷化氫等物,它們在自燃時能夠發出可怕的聲音。

雷薩爾生前體內呼吸進這種含有高濃度磷的空氣,接受醫院搶救時身體受藥物作用,通過口鼻排除了一部分磷。這些磷分子在重症監護室裡與溫暖濕潤的空氣相作用發生極輕微自燃反應,從而使得護士在相對較暗的環境狀態下,能夠看到雷薩爾嘴裡閃著紅色的螢光。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