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名遠播的戚家軍是怎樣消失的?(組圖)

2020-01-24 09:3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明朝著名將領戚繼光
明朝著名將領戚繼光。(網絡圖片)

明朝著名將領戚繼光一手打造的鐵血之師戚家軍,曾在東南沿海讓倭寇聞風喪膽。然而,這支鐵軍卻在「渾河之戰」中徹底消失了。張廷玉編撰的《明史》中對戚家軍最後一戰極盡讚美之詞:「力盡矢竭,揮刀殺17人。大清兵萬矢齊發,童仲揆與戚金、張名世及都司袁見龍、鄧起龍等並死焉。」

南平倭寇 北鎮蒙古 鮮有敗績

戚繼光靠嚴明的軍紀、艱苦的訓練、科學的陣法、獨特的武器,以及強悍的戰力,南征北戰三十餘年,南平倭寇,北鎮蒙古,戰無不勝,鮮有敗績。戚繼光曾在《紀效新書》中自述:「從軍三十年間,先後南北水陸大小百餘戰,未嘗遭一劫。」

據《明史》記載,戚家軍最大的一次傷亡是林墩戰役,戚家軍陣亡90餘人,但淹死和燒死倭寇3000多人,斬敵首級690顆。而在奇襲牛田等戰鬥中,戚家軍更是無一傷亡。縱觀戚家軍的數十年戰鬥,殲敵超過15萬人,而自身傷亡不過區區200人,這在整個人類戰爭史上是一個奇蹟。

不過,就是這樣的一支常勝之軍、虎狼之師,卻在「渾河之戰」中全軍覆沒,這是為什麼呢?

增援瀋陽 川浙援軍進退維谷

公元1588年,60歲的一代名將戚繼光染病去世,將戚家軍的旗幟交到了侄兒戚金的手裡。這位跟隨伯父浴血沙場十幾年的後起之秀,完全繼承了戚繼光的血性和勇猛,在戰場上一往無前,戰功卓著,「練兵頗有父(指伯父)風」。

正是這位戚家後人,在戚家軍的最後一戰渾河血戰中,縱然面臨生死絕境,戰至最後一人,仍然讓從未倒下的戚家軍旗幟獵獵生風,高高飄揚。

那是公元1621年,努爾哈赤率八旗鐵騎圍攻瀋陽。據守瀋陽的主將派人向明廷求援。遼東經略袁應泰急調川浙精兵萬餘人,火速增援瀋陽,並下令三萬遼東明軍作為後援趕赴前線。其中的浙軍,就是戚金率領的赫赫有名的戚家軍。

戚家軍剛剛抵達渾河南岸,就聽聞瀋陽失守的消息。原來守城明將貿然出擊,中了後金軍的埋伏。在退回城內時,又被城內的蒙古人砍斷了吊橋。固若金湯的瀋陽城就這樣在瞬間城門大開,被努爾哈赤輕易地攻破了。

這時的川浙援軍,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地,但還是迅速達成了絕不後退的統一意見。川軍為了給戚家軍爭取佈陣的時間,在將領周敦吉的帶領下,義無反顧地度過渾河,向北岸的後金軍發起了猛攻。

這是一支手持白木桿長槍的軍隊,被人稱作「白桿軍」。他們作戰勇猛,不懼生死,屢立戰功,是明軍中的精銳部隊,「素為遠近所憚」。努爾哈赤不敢掉以輕心,首先派出正白旗迎戰。但剽悍的八旗鐵騎被手握長槍的「白桿軍」殺得人仰馬翻。連續幾次衝鋒都鎩羽而歸,在城下留下一堆後金士兵的屍首。

惱羞成怒的努爾哈赤,隨即派出精銳正黃旗。不過其遭遇,幾乎和正白旗一樣,灰頭土臉地敗退而回。兩次交鋒,8萬八旗兵硬是沒撈著一點便宜,反而「死於槍弩者數千人」。降將李永芳見後金軍屢戰屢敗,於是找來投降的明軍炮手,重賞他們,炮擊川軍,「發炮無不立碎者」。在猛烈炮火和後金軍的夾擊下,川軍陣腳大亂,幾乎全軍覆沒,只有少數人退回了渾河南岸,和戚家軍匯合。

戚金利用川軍以生命爭取來的寳貴時間,迅速在渾河南岸展開戚家軍有名的車陣。後金軍在打敗川軍後,趁勢度過渾河掩殺過來,一場有明以來最為慘烈的決戰,隨即在渾河南岸打響。

生死相搏 戚家軍全軍壯烈殉國

戚家軍首先用頗負盛名的「火銃三疊陣」給予八旗兵迎頭痛擊。當八旗兵衝到明軍陣前300步時,戚家軍的大口徑佛郎機火炮萬炮齊發,八旗兵隨即倒下一大片。距離200步時,戚家軍弓弩手萬箭齊射,八旗兵攻勢受阻,像潮水一般退去。但仍有個別強悍八旗兵,衝到了距戚家軍100步以內,戚金就下令所有火器、弓箭等火力全開。

戚家軍與敵軍激戰的畫面。
戚家軍與敵軍激戰的畫面。(網絡圖片)

到最後,即便有少數衝到陣前的八旗兵,也被戚家軍的特製武器狼筅奪去了性命。面對著十倍於己的八旗兵一輪又一輪的猛攻,戚家軍毫無懼色,以命相搏,慘烈的戰鬥一直持續到黃昏。車陣終於還是被八旗兵衝破了,戚家軍就以著名的鴛鴦陣對付敵人,與敵人近身肉搏,殺的八旗兵屍橫遍野,殺死敵軍3000餘人。

正在戰事最為要緊的時刻,戚家軍收到了一條噩耗,3萬援軍被努爾哈赤的幾千兵馬殺得狼狽逃竄,他們已陷入絕地無援之境地。

總兵陳策在力斬十數名八旗士兵後,力竭身亡。總兵童仲揆心生懼意,想撤離戰場,被戚金一把拉住,斷喝一聲:「大丈夫報國就在今日!」童仲揆面呈羞色,翻身衝入戰場,直殺得渾身是血,多處負傷。

終於,戚家軍戰至了最後一刻,只剩下戚金、童仲揆和十多名明軍,被八旗兵團團圍住。此時的八旗兵,已失去了近戰的勇氣,他們紛紛拉滿了弓箭,箭如雨下,戚家軍全體壯烈殉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