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醫者怒吼:醫院想置我於死地 華人熱評扎心國人(圖)

2019-12-31 04:59 桌面版 简体 201
    小字


孫文斌殺醫監視器畫面(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2月31日訊】12月24日上午6時許,中國民航總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楊文在搶救室診療時,遭患者家屬孫文斌持刀刺頸,經搶救無效,於25日0時50分去世。

案發後曝光的監視器畫面顯示,楊文當時坐在搶救室,站在背後的孫文斌與楊文交談時,突然拿出預藏的短刃連續猛刺她的頸部,楊文當場倒地。孫文斌隨後在醫院被趕來的警方逮捕。

據一名醫師轉述,孫文斌的家屬對警察說:「他4、5天前就說要殺了她,刀在3天前就備下了」。孫的姐姐也在受訪中透露,他曾憤怒表示:「醫院就想置咱們於死地!讓咱們把錢都花在這兒,傾家蕩產。」

而據瞭解楊文的醫生透露,楊文大夫性格很溫和的,「她不喜歡跟別人吵架」。

那麼,到底是什麼將醫生推向了醫患矛盾的第一線呢?

著名自由撰稿人劉遠舉在《FT中文網》分析說,釐清刑事案件與醫患糾紛,更需要看清的是背後的系統性因素,這些因素與每個人息息相關,也把醫生推向了矛盾第一線,風險第一線。

劉遠舉認為,這次悲劇是中國醫療領域緊繃的醫患關係的一個極端例子,但卻是必然中的偶然,因為類似的悲劇太多了。

有數據顯示,從2001年到2018年,18年間記錄在案的殺醫案件共發生47起,有50位醫務工作者因此喪命,平均每年就有3人死亡。2015年,中國醫師協會發布的《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顯示,59.8%的醫務人員受到過語言暴力,13.1%的醫務人員受到過身體上的傷害,僅有27.1%的醫務人員從未遭遇過暴力事件。顯然這不能都簡單的歸結為治安問題或刑事犯罪。

毫無疑問,這些案件每一起都是刑事案件,但每一起悲劇都是發生在醫院,受害者是醫生,行凶者是患者或者家屬。這必然就是醫患糾紛,在醫療體制之下的醫患關係,就是如此多的悲劇背後的系統性因素。

在大眾最初的印象中,這一家是完全不可理喻的,拒絕接受老人高齡重症的現實,要求醫生快速治好,卻拒絕一切檢查,「在搶救室天天干架」。與此同時,凶手孫文斌表現出了極端和情緒化:「我媽要是還不退燒,就把大夫弄死」。看起來這是不可理喻的一家人。這一家人也的確表現出反社會人格等特徵。但媒體的採訪呈現出了事情的另一面。孫文斌的姐姐告訴媒體:他們和醫院的另一矛盾在於能否將母親從急診科轉向住院治療,但得到的回應是醫院沒床位。

由此,家屬的諸多不可理喻的行為,也一定程度上變得可解釋了:急診,意味著無法使用醫保而需要自費,檢查要自費,所以家屬拒絕檢查;住院後可以進醫保,家屬想住院之後檢查,訴求是住院。但醫院沒有床位,加上孫家經濟情況又不好,母親的情況每況愈下,這些都在刺激孫文斌,所以他認為,「想住院又不讓咱們進,醫院就想置咱們於死地,讓咱們把錢都花在這兒,傾家蕩產」。

孫文斌把矛頭指向醫生,源於他的無知和反社會人格,但他遇到的問題,卻是系統性的,是我們每一個(大陸)人都會遇到的。

據業內人士透露,高齡癌症病人會極大的消耗醫保額度,醫院在醫保和醫院考核機制的雙重緊箍咒下,擔憂醫保額度被用完,所以並不願意接收這類病人。而只要在社交媒體上稍微搜索一下,就會發現,醫保控費絕非一家醫院,一個地區的問題,而是普遍性問題。

而且更糟糕的是,醫保控費不是明文規定,如果患者缺乏社會常識,不關注新聞,就不能理解其中緣由,就很可能會把憤怒指向具體的醫生。這些情況,一開始在醫生發出的社交媒體上,被有意識的忽略了,只剩下一個完全不可理喻的家屬,然後變為一樁單純的刑事案件。

孫文斌殺醫事件,也引發了眾多海外華人網友的關注與熱議:

@人生沒有智慧:「這絕不是醫患矛盾,這是社會制度問題。」

@orbit:「醫院為了自己利益不正當處置病人上。神志沒問題的話,誰會無緣無故殺人。」

@brightfish:「非常諷刺的是,當凶手殺害了醫生,醫院卻以最快的速度收治了病人,還組織各科會診,開始認真的給病人治病了。這讓被害的醫生如何瞑目?讓被害的家屬和同事情何以堪?這個吃人的社會!」

@田徑:「我姐生病住院各種刁難無助⋯⋯半年多時間花了一百多萬不說連病源都沒查清。萬般無奈之下我在北美通過一個朋友找到他的朋友,然後這個朋友與國內的朋友聯繫,就一個微信而己,第二天就見效,一個星期後手術⋯⋯國內是人吃人的人情社會,沒有關係寸步難行!公平公正那是天方夜譚,正常都談不上啊!」

@中國海軍:「國內醫院和醫生腐敗是體制問題,因為醫保形同虛設,醫院和醫生直接跟患者打交道,為他們狠宰患者提供了方便。別的國家不知道,在德國患者和醫院醫生之間隔著保險公司,醫院和醫生不從患者那裡直接拿錢,所有費用問保險公司要,避免了直接訛詐患者,而醫院和醫生想敲詐保險公司比登天都難,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公司,甚至一個巨型公司,而不是個人了,個人身單力薄,無力對抗醫生和醫院的敲詐,而保險公司可不是吃素的,擁有大批律師,豐富的法律經驗,再加上德國法制健全,醫生和醫院想敲詐保險公司門都沒有,所以德國醫院和醫生沒有收紅包現象,沒有拿回扣現象,醫療系統很清廉,醫患關係很好,很和諧!」

也有不少身在海外的華人網友,在對比了國內的醫療制度之後,紛紛發表感慨:

@一能:「本人在義大利,去年在中速上出車禍,一家人,來了五輛救護車,態度很好,一直安慰我不要擔心小孩,全免費!!!很感恩。」

@小澳:「說個澳洲的真事兒。一朋友生了老三,生下來就是腦血管畸形,直接進ICU治療,最後澳幣花了$500k+(約合244萬多元人民幣),費用全部Medicare報銷。自己一分錢沒花。」

@djtg:「我認得一個(加拿大多倫多)Mississauga的車行老闆,前幾年腦中風送去醫院,馬上就動手術了,根本不用等。現在一點後遺症都沒有,對腦中風來說很不容易。」

@qiaoba:「朋友來加二個月,被廢電扇內的彈簧打中眼睛,更換眼角膜免費,同事做心臟搭橋手術免費,我也看各種專科醫生各種儀器檢查免費,小孩老人醫療免費,剛來加無工作,小孩牙齒有問題,政府免費治療。這是加拿大,不是中國(大陸)。」

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大陸也不是沒有好的「醫療福利」:「吃著民脂民膏,共產黨的老幹部們都奔90多。」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