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医者怒吼:医院想置我于死地 华人热评扎心国人(图)

2019-12-31 04:59 桌面版 正體 201
    小字


孙文斌杀医监视器画面(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2月31日讯】12月24日上午6时许,中国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在抢救室诊疗时,遭患者家属孙文斌持刀刺颈,经抢救无效,于25日0时50分去世。

案发后曝光的监视器画面显示,杨文当时坐在抢救室,站在背后的孙文斌与杨文交谈时,突然拿出预藏的短刃连续猛刺她的颈部,杨文当场倒地。孙文斌随后在医院被赶来的警方逮捕。

据一名医师转述,孙文斌的家属对警察说:“他4、5天前就说要杀了她,刀在3天前就备下了”。孙的姐姐也在受访中透露,他曾愤怒表示:“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而据了解杨文的医生透露,杨文大夫性格很温和的,“她不喜欢跟别人吵架”。

那么,到底是什么将医生推向了医患矛盾的第一线呢?

著名自由撰稿人刘远举在《FT中文网》分析说,厘清刑事案件与医患纠纷,更需要看清的是背后的系统性因素,这些因素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也把医生推向了矛盾第一线,风险第一线。

刘远举认为,这次悲剧是中国医疗领域紧绷的医患关系的一个极端例子,但却是必然中的偶然,因为类似的悲剧太多了。

有数据显示,从2001年到2018年,18年间记录在案的杀医案件共发生47起,有50位医务工作者因此丧命,平均每年就有3人死亡。2015年,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59.8%的医务人员受到过语言暴力,13.1%的医务人员受到过身体上的伤害,仅有27.1%的医务人员从未遭遇过暴力事件。显然这不能都简单的归结为治安问题或刑事犯罪。

毫无疑问,这些案件每一起都是刑事案件,但每一起悲剧都是发生在医院,受害者是医生,行凶者是患者或者家属。这必然就是医患纠纷,在医疗体制之下的医患关系,就是如此多的悲剧背后的系统性因素。

在大众最初的印象中,这一家是完全不可理喻的,拒绝接受老人高龄重症的现实,要求医生快速治好,却拒绝一切检查,“在抢救室天天干架”。与此同时,凶手孙文斌表现出了极端和情绪化:“我妈要是还不退烧,就把大夫弄死”。看起来这是不可理喻的一家人。这一家人也的确表现出反社会人格等特征。但媒体的采访呈现出了事情的另一面。孙文斌的姐姐告诉媒体:他们和医院的另一矛盾在于能否将母亲从急诊科转向住院治疗,但得到的回应是医院没床位。

由此,家属的诸多不可理喻的行为,也一定程度上变得可解释了:急诊,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检查要自费,所以家属拒绝检查;住院后可以进医保,家属想住院之后检查,诉求是住院。但医院没有床位,加上孙家经济情况又不好,母亲的情况每况愈下,这些都在刺激孙文斌,所以他认为,“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孙文斌把矛头指向医生,源于他的无知和反社会人格,但他遇到的问题,却是系统性的,是我们每一个(大陆)人都会遇到的。

据业内人士透露,高龄癌症病人会极大的消耗医保额度,医院在医保和医院考核机制的双重紧箍咒下,担忧医保额度被用完,所以并不愿意接收这类病人。而只要在社交媒体上稍微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医保控费绝非一家医院,一个地区的问题,而是普遍性问题。

而且更糟糕的是,医保控费不是明文规定,如果患者缺乏社会常识,不关注新闻,就不能理解其中缘由,就很可能会把愤怒指向具体的医生。这些情况,一开始在医生发出的社交媒体上,被有意识的忽略了,只剩下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家属,然后变为一桩单纯的刑事案件。

孙文斌杀医事件,也引发了众多海外华人网友的关注与热议:

@人生没有智慧:“这绝不是医患矛盾,这是社会制度问题。”

@orbit:“医院为了自己利益不正当处置病人上。神志没问题的话,谁会无缘无故杀人。”

@brightfish:“非常讽刺的是,当凶手杀害了医生,医院却以最快的速度收治了病人,还组织各科会诊,开始认真的给病人治病了。这让被害的医生如何瞑目?让被害的家属和同事情何以堪?这个吃人的社会!”

@田径:“我姐生病住院各种刁难无助⋯⋯半年多时间花了一百多万不说连病源都没查清。万般无奈之下我在北美通过一个朋友找到他的朋友,然后这个朋友与国内的朋友联系,就一个微信而己,第二天就见效,一个星期后手术⋯⋯国内是人吃人的人情社会,没有关系寸步难行!公平公正那是天方夜谭,正常都谈不上啊!”

@中国海军:“国内医院和医生腐败是体制问题,因为医保形同虚设,医院和医生直接跟患者打交道,为他们狠宰患者提供了方便。别的国家不知道,在德国患者和医院医生之间隔着保险公司,医院和医生不从患者那里直接拿钱,所有费用问保险公司要,避免了直接讹诈患者,而医院和医生想敲诈保险公司比登天都难,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公司,甚至一个巨型公司,而不是个人了,个人身单力薄,无力对抗医生和医院的敲诈,而保险公司可不是吃素的,拥有大批律师,丰富的法律经验,再加上德国法制健全,医生和医院想敲诈保险公司门都没有,所以德国医院和医生没有收红包现象,没有拿回扣现象,医疗系统很清廉,医患关系很好,很和谐!”

也有不少身在海外的华人网友,在对比了国内的医疗制度之后,纷纷发表感慨:

@一能:“本人在意大利,去年在中速上出车祸,一家人,来了五辆救护车,态度很好,一直安慰我不要担心小孩,全免费!!!很感恩。”

@小澳:“说个澳洲的真事儿。一朋友生了老三,生下来就是脑血管畸形,直接进ICU治疗,最后澳币花了$500k+(约合244万多元人民币),费用全部Medicare报销。自己一分钱没花。”

@djtg:“我认得一个(加拿大多伦多)Mississauga的车行老板,前几年脑中风送去医院,马上就动手术了,根本不用等。现在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对脑中风来说很不容易。”

@qiaoba:“朋友来加二个月,被废电扇内的弹簧打中眼睛,更换眼角膜免费,同事做心脏搭桥手术免费,我也看各种专科医生各种仪器检查免费,小孩老人医疗免费,刚来加无工作,小孩牙齿有问题,政府免费治疗。这是加拿大,不是中国(大陆)。”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大陆也不是没有好的“医疗福利”:“吃着民脂民膏,共产党的老干部们都奔90多。”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