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恥!中日兩國二戰老兵的境遇如此懸殊(組圖)

2019-12-06 11:18 作者:方軍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國軍抗戰老兵陳守財夫婦的家。(網絡圖片)

浙江天臺林華強先生帶我採訪參加過淞滬抗戰老兵陳守財夫婦。他家的一切都是民國時代的,只有電飯鍋和電風扇,是今天我們這個時代西。

我在日本國採訪六年,採訪侵華日軍老鬼子20多人,未見一位貧困者。可是,我單單在浙江天臺採訪42位親歷抗日戰爭的國軍抗戰將士,除去一人外,他們個個生活在絕對的赤貧之中。抗戰、內戰、鎮反、文革,讓這代中國軍人的一生都在水深火熱中浸泡著。

國軍抗日老兵陳守財


1937年,淞滬會戰浴血抗日的國軍。(網絡圖片)

他叫陳守財,就是在1937年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和日本鬼子打過的國軍抗戰將士。

1937年6月,16歲的陳守財到國軍37旅當兵。原因是其表哥楊夢萬在37旅當少尉排長。根據陳守財老人回憶:國軍獨立第37旅,為湘軍,抗戰前駐浙江。獨37旅於1936年2月由新編第10師改編而成。1937年813淞滬抗戰爆發,蔣介石命令在浙江的獨37旅列為八・一三滬戰參戰師開赴最前線。

1937年8月11日,張發奎上將致蔣電:「紹興、餘姚一帶刻尚疏防,王皞南所屬37旅鞏固寧鎮,似嫌單薄,勢而再令兼顧。」所以,剛剛入伍的新兵陳守財就開拔,上了前線。

根據90歲陳守財老兵敘述,他所在的獨37旅參加八・一三淞滬抗戰。其表哥楊夢萬少尉排長在淞滬抗戰中光榮犧牲。

陳守財向我回憶:「首先,我知道:『當兵吃糧,當兵穿衣,當兵領餉,當兵打仗,打仗死人!』可是,誰知道哇!剛剛當兵就趕上打仗!淞滬抗戰!而且,戰火紛飛!硝煙瀰漫!屍橫遍野!」

「淞滬抗戰之後,我一直希望回家種地了。可是,一直也沒有機會離開部隊。」

「悄悄逃跑?那樣不好!抓到槍斃!再說啦,我要和日本鬼子兵們真刀真槍地幹!」

「一直堅持到抗日戰爭勝利前夕,我受傷了,長官才同意我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

國軍抗戰將士大多數貧困到極點


抗戰國軍粵系64軍老兵黃建文痛訴:「狗都沒有我們淒涼!你喝粥至少給我一碗米湯喝吧?」(2012年騰訊視頻截圖,現已被刪除)

浙江天臺的林華強先生帶我去陳守財的家。說他家「家徒四壁」吧?不合適。他家有電風扇、電飯鍋。這是現代社會的東西。不過,他家裡裡外外、上上下下都是清朝時代的房子。他說他家五代人都住在這間破房子裡。除去抗日戰爭,他到前線去和侵華日軍作戰之外,他哪裡也沒有去過。抗日戰爭勝利,陳守財回到家鄉浙江天臺縣,接著種地為生。

陳守財在剛剛解放的鎮壓反革命運動當中逃過一劫;在1967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中,他又被「革命群眾」忽視了。我現在看他,確確實實就是中國的一個老農民。

親歷抗日戰爭的國民黨抗戰將士陳守財沒有撫恤金,沒有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的證章。

淞滬抗戰過去整整80年了。這篇採訪陳守財的文章是2010年5月21日寫的。聽說,陳守財老兵已經不在了。寫陳守財的時候,我不知不覺想起1991年到1997年在日本留學時採訪的20幾名原侵華日軍老兵的情景來。仔細回想,真是沒有如此經歷戰爭後,又如此貧困的日本國參戰老兵。

僅舉一例:本多立太郎。2005年5月19日,他專程從日本國來到北京盧溝橋下跪,以表示對自己在戰爭中的罪行表示謝罪和懺悔。他如果家徒四壁的話,他從日本的居住地和歌山到東京都不可能,更不要說從東京到北京的飛機了。

我們知道,1967年,正是中國的文化的革命運動開始爆發。我當時,是13歲小孩兒。我記得,我父親單位「中國青年出版社」裡一個燒鍋爐的工人曾經是國民黨的兵!於是,就鬥爭他。資料室一個國民黨的少將叫胡叔循,他上吊自殺了。

日本人沒有動手,他們曾經的敵人一個不剩!都被中國人自己消滅得乾乾淨淨!

我是1991年到1997年,利用在日本留學的機會,採訪了近30位原侵華日軍老鬼子。我是1999年至今,在全國各地採訪親歷抗戰的中國老兵500多人。其中,在浙江天臺縣,採訪42位原國軍抗戰將士。他們個個和上面的國軍抗戰將士陳守財一樣!貧困到極點。只有一位的兒子是老闆,他的生活還可以之外!

國軍將士為何至今貧困受歧視?

其一,連年的戰爭!先是抗日戰爭!再是國內戰爭!

其二,解放初期的「鎮壓反革命遠動」。槍決、關押了幾乎全部的原國軍人員。

其三,1949年到1979年三十年間,在來自於人民大眾的監督、監視、歧視和冷漠。

其四,時至今日,他們還是倍受歧視的一個人群群體。——有人想和我抬槓??

關於採訪浙江天臺的採訪記,我已經發表在《最後的抗戰老兵》一書中。圖書,由《山東畫報社》在2008年出版。

侵華老兵在日本得到的關愛和優厚待遇

日本的情況和中國絕然不同。單說「定年的年金」不同,再說「恩給制度」。「定年的年金」,說的是:「日本老人在法定退休年齡後,拿的退休金」。這一點,「為國參戰」過的日本老兵比其他的日本國民的年金拿的就高。

有個侵華日軍老兵告訴我,他的年金是「累計計算的。」就是:參加侵華戰爭一年,算是三年,或者是七年工齡。比方,在中國作戰五年,在拿年金時,就累計為15年。這樣,全部工齡一起計算領到年金的數量額度;參戰人員始終高於普通的,其他的日本國民。

從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日本叫「終戰」後,日本老兵就沒有「鬧過事兒」。

還有「恩給制度」。這一制度,是從「大正時代」到「昭和時代」實行到今天「平成時代」的國家法律。一直實行到今天。

我在日本國採訪六年,我採訪原侵華日軍老兵將近30人。我和其中一位叫鹽穀保芳的日本老兵一同光屁股洗過澡。我數了數,他身上竟然有6個槍眼!都是日本三八式步槍在200米距離內射擊後的「貫穿傷」。

我去幾個日本老鬼子家睡過覺!牆上掛的照片和中國軍人們掛的照片一樣!重機槍,輕機槍,衝鋒槍擺放在前面照相。全體人員在後面,排成排。日本老鬼子指著照片對我說:「他,他,他,他,他……,在中國戰死了。」

我沒有見過一位在貧困之中生活的原侵華日軍老鬼子。一位也沒有。

我在日本國七年,沒有見過一位、一群:「關愛侵華老兵」的日本社會團體。因為,日本國「為國作戰」過的老軍人們,完全不需要來自於日本社會各界的關心、關愛、關懷、憐憫、同情、不平……。日本國也不號召「尊重老年人」,因為,這些「尊重」、「關愛」在法律層面裡都規定好了,依法辦事,足以。

我習慣地把親歷二戰的「中國國軍抗戰將士們」和「日本老鬼子們」相比較一下。

寫於2016年7月20日

(原文有刪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