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一生珍愛的大蒙古皇后——孛兒帖(圖)

2019-10-26 13:40 作者:周婉兒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成吉思汗一生珍愛的大蒙古皇后——孛兒帖
成吉思汗一生珍愛的大蒙古皇后——孛兒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蒙古族世世代代都在歌頌她:「有日月一樣的光明,大海一樣的心胸。」

孛兒帖嫁給了落魄的鐵木真

坐落在今蒙古境內的呼和淖日湖和察汗淖爾湖,一大一小,在陽光下相互映襯,被蒙古族的後世奉為神湖,因為成吉思汗和孛兒帖的婚姻就從這裡開始,是他倆一生心心相印的象徵。

成吉思汗的原名叫鐵木真,九歲時,父親也速該帶他到他母親的娘家部族,想聘娶一位姑娘為妻。當走到半路時,遇見了德薛禪。

德薛禪見鐵木真氣象不凡,問明來歷,便道:「我昨夜夢見一隻白海青,抓著日月飛落到我手上,是個吉兆。今天你帶著兒子前來,你這兒子面目生光啊!莫非我這夢應在你家郎君身上?我有一愛女,願許配給郎君。」說罷,領著父子倆朝他家走去。

他女兒孛兒帖,果然丰姿楚楚,比鐵木真大一歲。也速該大喜,當時就定下這門親事。

也速該是一個部落的首領。在娶親回來的路上,遭到塔塔兒部殺害。他死後,鐵木真一家受到其它部落的欺凌、離棄,鐵木真不再有顯赫的家族背景,變得一貧如洗,還時常被人追殺。

再說孛兒帖。鐵木真定親走後,音信中斷,生死未卜。她堅守著定下的婚約,每年祭祀時,還虔誠地祈求上天保佑鐵木真平安。從十歲起,她默默等候了十年。

這十年中,鐵木真在為家族艱苦打拚的同時,也沒有忘記對孛兒帖的諾言。終於,到十八歲時,他帶上行糧,從千里之外,沿著克魯倫河走了兩三日,找到孛兒帖家。

孛兒帖的父母明知鐵木真家已經衰落,卻毫無嫌棄、悔婚之意,高興地將女兒嫁給了他。

孛兒帖所在的部落安逸富庶,但她無怨無悔地隨夫遠嫁了,那是鐵木真最落魄的時候。

鐵木真救回被綁架的妻子

新婚之夏的一個夜晚,蔑兒乞人突然來襲。男人們紛紛騎上各自的馬匹,混亂中,鐵木真顧不上妻子,護著老母和年幼的妹妹,急速躲入山裡。

女僕將孛兒帖藏進牛拉的帳車,跑出沒多遠,車軸斷了,孛兒帖成了蔑兒乞人的戰利品。

九個月後,鐵木真為救出妻子,與札木合、王罕聯盟,發動了人生第一場戰爭,並取得勝利,救回了妻子。

鐵木真為自己的過失痛心不已,對愛妻深感愧疚,從此用一生的珍愛來補償她。

孛兒帖也毫無怨言地依舊愛著丈夫。這份深愛,使他們超越了那段戰亂中的不愉快經歷。

孛兒帖深謀遠慮 襄助成吉思汗開創帝國基業

史書記載,孛兒帖「宅心淵靜,稟德柔嘉」,不僅十分賢惠,而且深謀遠慮,擁有過人的智慧。在成吉思汗開創帝國基業的過程中,幾次重大關頭,她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鐵木真與札木合曾經形影不離,要好得像兄弟。後來鐵木真力量強大了,札木合趁初夏遷移之際,對鐵木真說:「咱們靠近山紮營住下,適於牧馬;靠近澗水紮營住下,適於牧羊。」

鐵木真不大明白,回營後詢問母親,母親沒作聲,孛兒帖說道:「聽人說札木合喜新厭舊。如今到了厭煩咱們的時候了。聽他的言語,是想算計咱們。咱們別紮營住下,就趁遷移與他們好聚好散,連夜趕路吧!」

孛兒帖一語道破札木合的意圖和品性,鐵木真如夢初醒,連夜啟程,到別處去紮營了。

事實證明,那次是與札木合分道揚鑣的最好時機,不然就可能被他兼併了。後來,鐵木真勢不可當,一步步推進霸業,兩人的軍隊還發生過多次戰爭。

薩滿教巫師在蒙古人心中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當時有個薩滿教巫師叫闊闊出,為人驕橫狂妄,先是挑撥成吉思汗與其弟合撒兒的感情,又當眾羞辱成吉思汗的幼弟。

如何處置闊闊出,成吉思汗一時之間未能決斷,孛兒帖流著眼淚進言:「他們對你的兄弟這樣侮辱,成何體統?萬一你這柱石般的身體倒下了,他們會讓誰來治理你聚集起來的百姓呢?」這番話使成吉思汗意識到剷除闊闊出的必要,他默許小弟動手,除掉了闊闊出。

從此,成吉思汗擺脫了巫師干政,邁出了政治、軍事上真正獨立的關鍵一步。

「日月一樣的光明大海一樣的心胸」

孛兒帖為鐵木真生了四個兒子、五個女兒。她束起腰,綁起頭髮,含辛茹苦把他們養大;為了他們的溫飽,自己常常忍受飢餓。

在她的撫養教育下,四個兒子從只有馬的後胯那麼高,個個長成13世紀—14世紀亞歐大陸的風雲人物,分別統領四大汗國,成就了大蒙古帝國的宏大版圖。她教育兒子不要為爭奪汗位而鬧分裂。成吉思汗病逝後,三子繼承了汗位,四子的兒子忽必烈建立了元朝。實際上,孛兒帖一度成為大半個世界的「國母」。

為人妻母、兒媳,她又那麼平凡。細心照料丈夫的起居,上對婆婆孝順,下對弟妹們關愛。

成吉思汗大多時間征戰在外,草原深處的大本營就交給孛兒帖守護和打理。她把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條。甚至有一次,她還以非凡的組織才能,沉著冷靜地指揮老少婦孺,擊退了卓爾其人的突然襲擊,使家園避免了一場滅頂之災。

成吉思汗對這位勞苦功高的結髮妻子長期專寵,很久以後才納妾。身為帝王,他納妾時還猶豫不決,生怕傷害了夫妻感情,最後還是由幫忙疏通的大臣對孛兒帖開的口。孛兒帖聽後一時哽咽,低聲抽泣,但為了她最敬最愛的丈夫,最終點頭默認了。

隨著成吉思汗征戰歐亞,越來越多的佳麗來到後宮。對於和丈夫多年患難的女人來說,誰願意在丈夫事業剛有起色時,與他人分享丈夫的愛呢?可是,孛兒帖以她的寬宏大度做到了。她任由兩個貴妃常年陪伴在征戰的成吉思汗身邊,自己卻獨守寂寞,還要為后妃們提供一個個「汗爾敦」(蒙古宮帳),安頓她們的起居,平衡好後宮的關係。

然而,孛兒帖始終居於第一汗爾敦——成吉思汗的正宮。她是嫡皇后,也是正宮皇后,一生得到成吉思汗最高的敬重和珍愛,直到年邁都是如此,有著其他后妃無法比擬的地位。

孛兒帖卒年不詳,成吉思汗過世時,她尚在人間。在她身後,元世祖忽必烈追諡她為光獻皇后,元武宗海山又加追諡號為光獻翼聖皇后。

參考文獻:

明宋濂《元史》

余大鈞譯《蒙古祕史》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