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一生珍爱的大蒙古皇后——孛儿帖(图)

2019-10-26 13:40 作者:周婉儿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成吉思汗一生珍爱的大蒙古皇后——孛儿帖
成吉思汗一生珍爱的大蒙古皇后——孛儿帖(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蒙古族世世代代都在歌颂她:“有日月一样的光明,大海一样的心胸。”

孛儿帖嫁给了落魄的铁木真

坐落在今蒙古境内的呼和淖日湖和察汗淖尔湖,一大一小,在阳光下相互映衬,被蒙古族的后世奉为神湖,因为成吉思汗和孛儿帖的婚姻就从这里开始,是他俩一生心心相印的象征。

成吉思汗的原名叫铁木真,九岁时,父亲也速该带他到他母亲的娘家部族,想聘娶一位姑娘为妻。当走到半路时,遇见了德薛禅。

德薛禅见铁木真气象不凡,问明来历,便道:“我昨夜梦见一只白海青,抓着日月飞落到我手上,是个吉兆。今天你带着儿子前来,你这儿子面目生光啊!莫非我这梦应在你家郎君身上?我有一爱女,愿许配给郎君。”说罢,领着父子俩朝他家走去。

他女儿孛儿帖,果然丰姿楚楚,比铁木真大一岁。也速该大喜,当时就定下这门亲事。

也速该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在娶亲回来的路上,遭到塔塔儿部杀害。他死后,铁木真一家受到其它部落的欺凌、离弃,铁木真不再有显赫的家族背景,变得一贫如洗,还时常被人追杀。

再说孛儿帖。铁木真定亲走后,音信中断,生死未卜。她坚守着定下的婚约,每年祭祀时,还虔诚地祈求上天保佑铁木真平安。从十岁起,她默默等候了十年。

这十年中,铁木真在为家族艰苦打拚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对孛儿帖的诺言。终于,到十八岁时,他带上行粮,从千里之外,沿着克鲁伦河走了两三日,找到孛儿帖家。

孛儿帖的父母明知铁木真家已经衰落,却毫无嫌弃、悔婚之意,高兴地将女儿嫁给了他。

孛儿帖所在的部落安逸富庶,但她无怨无悔地随夫远嫁了,那是铁木真最落魄的时候。

铁木真救回被绑架的妻子

新婚之夏的一个夜晚,蔑儿乞人突然来袭。男人们纷纷骑上各自的马匹,混乱中,铁木真顾不上妻子,护着老母和年幼的妹妹,急速躲入山里。

女仆将孛儿帖藏进牛拉的帐车,跑出没多远,车轴断了,孛儿帖成了蔑儿乞人的战利品。

九个月后,铁木真为救出妻子,与札木合、王罕联盟,发动了人生第一场战争,并取得胜利,救回了妻子。

铁木真为自己的过失痛心不已,对爱妻深感愧疚,从此用一生的珍爱来补偿她。

孛儿帖也毫无怨言地依旧爱着丈夫。这份深爱,使他们超越了那段战乱中的不愉快经历。

孛儿帖深谋远虑 襄助成吉思汗开创帝国基业

史书记载,孛儿帖“宅心渊静,禀德柔嘉”,不仅十分贤惠,而且深谋远虑,拥有过人的智慧。在成吉思汗开创帝国基业的过程中,几次重大关头,她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铁木真与札木合曾经形影不离,要好得像兄弟。后来铁木真力量强大了,札木合趁初夏迁移之际,对铁木真说:“咱们靠近山扎营住下,适于牧马;靠近涧水扎营住下,适于牧羊。”

铁木真不大明白,回营后询问母亲,母亲没作声,孛儿帖说道:“听人说札木合喜新厌旧。如今到了厌烦咱们的时候了。听他的言语,是想算计咱们。咱们别扎营住下,就趁迁移与他们好聚好散,连夜赶路吧!”

孛儿帖一语道破札木合的意图和品性,铁木真如梦初醒,连夜启程,到别处去扎营了。

事实证明,那次是与札木合分道扬镳的最好时机,不然就可能被他兼并了。后来,铁木真势不可当,一步步推进霸业,两人的军队还发生过多次战争。

萨满教巫师在蒙古人心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当时有个萨满教巫师叫阔阔出,为人骄横狂妄,先是挑拨成吉思汗与其弟合撒儿的感情,又当众羞辱成吉思汗的幼弟。

如何处置阔阔出,成吉思汗一时之间未能决断,孛儿帖流着眼泪进言:“他们对你的兄弟这样侮辱,成何体统?万一你这柱石般的身体倒下了,他们会让谁来治理你聚集起来的百姓呢?”这番话使成吉思汗意识到铲除阔阔出的必要,他默许小弟动手,除掉了阔阔出。

从此,成吉思汗摆脱了巫师干政,迈出了政治、军事上真正独立的关键一步。

“日月一样的光明大海一样的心胸”

孛儿帖为铁木真生了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她束起腰,绑起头发,含辛茹苦把他们养大;为了他们的温饱,自己常常忍受饥饿。

在她的抚养教育下,四个儿子从只有马的后胯那么高,个个长成13世纪—14世纪亚欧大陆的风云人物,分别统领四大汗国,成就了大蒙古帝国的宏大版图。她教育儿子不要为争夺汗位而闹分裂。成吉思汗病逝后,三子继承了汗位,四子的儿子忽必烈建立了元朝。实际上,孛儿帖一度成为大半个世界的“国母”。

为人妻母、儿媳,她又那么平凡。细心照料丈夫的起居,上对婆婆孝顺,下对弟妹们关爱。

成吉思汗大多时间征战在外,草原深处的大本营就交给孛儿帖守护和打理。她把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条。甚至有一次,她还以非凡的组织才能,沉着冷静地指挥老少妇孺,击退了卓尔其人的突然袭击,使家园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成吉思汗对这位劳苦功高的结发妻子长期专宠,很久以后才纳妾。身为帝王,他纳妾时还犹豫不决,生怕伤害了夫妻感情,最后还是由帮忙疏通的大臣对孛儿帖开的口。孛儿帖听后一时哽咽,低声抽泣,但为了她最敬最爱的丈夫,最终点头默认了。

随着成吉思汗征战欧亚,越来越多的佳丽来到后宫。对于和丈夫多年患难的女人来说,谁愿意在丈夫事业刚有起色时,与他人分享丈夫的爱呢?可是,孛儿帖以她的宽宏大度做到了。她任由两个贵妃常年陪伴在征战的成吉思汗身边,自己却独守寂寞,还要为后妃们提供一个个“汗尔敦”(蒙古宫帐),安顿她们的起居,平衡好后宫的关系。

然而,孛儿帖始终居于第一汗尔敦——成吉思汗的正宫。她是嫡皇后,也是正宫皇后,一生得到成吉思汗最高的敬重和珍爱,直到年迈都是如此,有着其他后妃无法比拟的地位。

孛儿帖卒年不详,成吉思汗过世时,她尚在人间。在她身后,元世祖忽必烈追諡她为光献皇后,元武宗海山又加追諡号为光献翼圣皇后。

参考文献:

明宋濂《元史》

余大钧译《蒙古秘史》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