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共殘酷迫害真相 維吾爾女子赴台泣訴(組圖)

2019-10-25 11:4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一再辯稱沒有殘害維族人,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中共魔鬼般的惡行早已遺臭國際。
中共一再辯稱沒有殘害維族人,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中共魔鬼般的惡行早已遺臭國際。(圖片來源:LTN)

【看中國2019年10月25日訊】中共迫害人權,還建集中營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一位哈薩克維吾爾女子耶利洛娃,曾親身經歷中共集中營迫害,昨日到台灣開記者會,揭開中共殘酷迫害的真相,並呼籲台灣社會聲援所有無罪遭到關押的維吾爾人。

揭中共殘酷迫害真相 維吾爾女子來台泣訴

綜合報導,在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面,古爾巴哈爾‧耶利洛娃(Gulbahar Jelilova,以下皆音譯)說,她現在居住在土耳其,並且在該協會和其它團體的幫助下來到台灣。她是用自己的當地維吾爾語發言,並由日本維吾爾協會主席伊裡哈木‧馬合木提(Ilham Mahmut)提供了中文翻譯。

耶列洛娃因為其家人來自哈薩克斯坦而擁有哈薩克斯坦的國籍。她說,她在與大陸接壤的邊境地區開展業務已有20多年了,卻在2017年5月訪問烏魯木齊期間被當地政府逮捕,指控她非法轉移外國資金。

耶利洛娃還說,她被帶到城外的一個集中營,然後又被轉移到另一個集中營,被審問和折磨了15個月。

耶利洛娃說:「第一天,守衛就在我的腿上繫上重重的鐐銬,並戴上頭罩,這樣我就看不到了。」她接著說:「然後他們反復審問我並毆打我,有些時候持續了超過24小時,並且不允許我喝水。」

她補充說:「我多次失去知覺,但他們繼續折磨我,要求回答他們的問題。」

耶利洛娃說:「三個月後,經過一次審問,他們問我很多問題,我說這些事我都不知道,沒有做過,但是他們出示了一份聲明,強迫我認罪簽名。我說這些資料,不管是維吾爾文或者是漢文,我都看不懂。我上學是讀俄文學校,如果把它翻成俄文,我看完以後如果可以簽名的話再簽,不行的話我不簽。」

她接著說:「他問我真不簽嗎?我說真不簽,然後他們就把我從審訊的黑房帶到外面,在一群男人中我被性侵了。這就是他們迫使婦女承認的方式,讓我們承認他們所羅織的罪名。」

耶利洛娃表示:「我被關進一個大牢房,大約有40名婦女,她們沒有洗澡或衛生設施,只有一桶水可供我們使用。」、“我們不得不舉手要求允許使用在另一間房間裡的廁所。」

耶利洛娃說,這些婦女每週要服兩次藥,每月一次注射。「我們不知道藥物中含有什麼。」、「我們的身體對這種藥物有不良反應,年輕女孩沒有生理期,但是他們不允許我們去看醫生。」

耶利洛娃說她很幸運,因為她的家人來自哈薩克斯坦,「我的女兒寫信給許多國家搜尋我,不確定我是否還活著。最終,聯合國受理了我的案件,並致信中國政府,我於去年9月獲釋。」

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中共慘無人道

當日參與記者會的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馬合木提則表示:「直接聽被害者的聲音,我昨天一夜我都沒有睡著。在自由的國家生活的我們,無法想像,(中共)能做出這麼慘無人道的這個,對人做出這樣的對待。」

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告誡台灣:「中共把自由民主思想視為不定時炸彈,因為這些思想會引領群眾集結反抗獨裁政權,別把自己送進惡魔的懷裡」。
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合木提告誡台灣:「中共把自由民主思想視為不定時炸彈,因為這些思想會引領群眾集結反抗獨裁政權,別把自己送進惡魔的懷裡」。(圖片來源:美國之音/Wikimedia/公有領域CC0)

馬合木提說,國際社會估計,集中營監禁100多萬的無辜維吾爾人。許多城鎮超過半數的人都關在集中營。

馬合木提也注意到中共可能在新疆活摘器官的消息,「我們首先注意到,他們被移送的這些地區,首先是中共的這個軍事醫院非常多的地區。國際社會沒有,還沒有正式的關注這個問題。還沒有提升到這個政府的層次,來阻止中共活摘人體器官。」

到現場聲援維吾爾人的還有高雄市議員黃捷、立委林靜儀,她們都呼籲在自由民主的台灣,任何人都應看見被中共迫害的人,遭受什麼苦難,並且站出來聲援。

耶利洛娃25日在國家228紀念館博物館舉行的特別研討會發言,該博物館將舉辦“無牆監獄-今天的東突厥斯坦”展覽,展出的是新疆監獄營地的照片,直到11月17日。

中共魔鬼般的惡行早已被揭穿

雖然中共一再辯稱沒有殘害維族人,然而,中共魔鬼般的惡行卻早已傳遍國際,相關新聞如下:

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台灣別投惡魔懷抱

中國抓她親人關集中營 新疆女孩受訪落淚

美國宗教自由大使:中國與信仰交戰必敗

亡者也難逃 北京這樣對新疆維族人斷根

每天活在恐懼中!報告揭中國監控海外維族人細節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