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拖中突變避走催淚彈 鄭敬基發文親述險境(圖)

2019-10-23 09: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鄭敬基身歴逃離險境的過程,驚心動魄,事後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鄭敬基身歴逃離險境的過程,驚心動魄,事後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圖片來源:鄭敬基臉書/Youtube截圖)

香港民眾10月20日再次發起遊行集會,即「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九龍區大遊行。雖然香港警方18日已發出「反對通知書」,封殺了這次遊行。但是當天下午從1時半開始,眾多成群結伴的遊行隊伍便從尖沙咀梳士巴利公園向著高鐵的西九龍站進發,人群愈來愈多聚集加入行列中。

下午3時許,警方開始鎮壓,藝人鄭敬基夫婦身穿黑衣、戴口罩正在其中上街「拍拖」,當場也不幸中催淚彈。鄭敬基回想身歴逃離險境的過程,驚心動魄,當晚,鄭敬基立即在臉書發文,親述脫逃細節,並且感謝慶幸有義載司機幫忙,才能撤離險境,事後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鄭敬基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發聲 ,選擇不退縮。
鄭敬基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發聲 ,選擇不退縮。(圖片來源:鄭敬基臉書)

鄭敬基臉書發文:

拖原來係咁拍-奇遇

天氣不似預期,今日下午這就是我們下午整日的主題曲。下午二時在紅磡落巴士,我倆隨著人潮一直往尖東拍拖去,記得一過K11 Musea人都擠起來塞滿了先是梳利士巴利道來回方向,經過喜來登,半島酒店,再入彌敦道,整個尖沙咀變了人海,素未謀面的人彷彿都往著同一個方向走,各自高呼著心底的素求。

直至一步過美麗華不,St Andrew's church,大概3:15pm在毫無準備之下,我們浪漫的拍拖突然變成「避走催淚彈」。沒有受過催淚煙經驗的我們,頓時慌茫起來,心裏想,日光日白,時間尚早,不會吧!但確實聽到很多人大聲叫道:「大家行快d,後面仲有好多人,警察開始放催淚彈!快d快d,冇gear行快d!」我們立即加速離開拍拖現埸,可是離我們50米,多枚催淚彈的煙已飄至,第一次嗅到催淚煙的味道,像硫磺味,喉嚨開始有微痰和咳嗽,然後眼感熾熱刺激的痛感。「比個口罩我,快d整濕個口罩!」老婆勒令叫我給她口罩,並把口罩弄濕,呼吸頓時舒服很多。

「老公對眼點?」一邊急步行邊問。「我OK」可能離開煙的源頭已遠,從背囊拿出一樽生理鹽水給我漱口,在想到在最前線的市民們,所受的一定比自己強10倍。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發現到另一雙夫婦,丈夫呈非常辛苦狀,老婆發現對方眼睛通紅,老婆第一時間把鹽水遞給他衝口,然後幫他洗眼。這個時候我望著未受過任何急救訓練的她卻做得頭頭是道,極為冷靜。心𥚃很感謝主賜我內心如此強大鎭定有愛心的妻子。清理完,彼此道別,笑一笑,點個頭,叫我加油。大家各走各路,繼續急歩離開現場,可是走過了伊利沙伯醫院找不著任何交通工具可走。

又在此時,老婆突然停下,向擦而過的私家車擺出電影裡截「順風車」的手勢,希望有車停下可以給我們上車,數架車經過卻沒有減速,尷尬的我是想叫老婆不如收手。她沒有放棄很積極的繼續,誰不知,突然有一架已過了我們的私家車慢慢駛後叫我們上車,問我要去那裡?

「只要可以去到可截到車嘅地方就OK,真係麻煩哂」因為這位私機旁邊也有他的伴侶怕阻他們私人時間。他重新:「反正都開車出嚟接人,想去邊?」

仍帶著一點不好意思告之我們要去之目的地。就這樣他載了我們平安去到某個商場的士站,我們再轉的士去到媽媽家。

車內20分鐘,我們說話不到十句。我們説多謝,他們卻說不用謝,「為香港未來而做,大家都係香港人!」

我知問都多餘:「你叫乜名」(你叫什麼名字)

想了幾秒,輕輕笑了一下

「叫我陳生」

他還説過去幾次都有出來車人。

回到家𥚃,我們感到極其浪漫。

素未謀面的人帶我們離開險境,

具體體驗到什麼是

「愛人如己」陳生做到了。

太太在混亂中竟如此冷靜!

「唯有賢妻是耶和華所賜」

今天真拍了個好拖。

香港人真叫人充滿感激和尊重!

前途雖有阻力鄭敬基選擇不退縮


鄭敬基夫婦身穿黑衣、戴口罩正在其中上街「拍拖」,當場也不幸中催淚彈。(圖片來源:鄭敬基臉書)

鄭敬基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發聲 選擇不退縮

同時,已屆56歲的鄭敬基疑因支持反修例運動的言論,被指與他曾參與「光復元朗」遊行有關,而失去跟無綫續約機會,連新劇《牛下女高音》推出也被取消。但他選擇不退縮,繼續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發聲。「覆巢之下,復有完卵?」千古名句,不正是香港人現代最佳寫照,居其中,誰能置身事外呢?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