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王感恩圖報 謙慎惠民 未嘗貼席安臥(圖)

2019-10-20 03:23 作者:陸文農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吳越王姓錢鏐。
吳越王姓錢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吳越王錢,鏐,具美,杭州臨安縣石鑒鄉人。出生時,其父見一丈餘大蜥蜴,鑽入其母床下,隨即生下錢鏐,滿室火光。鄰人以為失火,都來搶救。其父以為生了妖怪(不是妖怪,是一個動物,常聽和尚唸經,死後超生為錢鏐。錢鏐死後,又超生為宋高宗趙構。詳見後述),要把這個嬰兒,投入井中淹死。多虧鄰居的一個婆婆,挽留下來,因此又為此嬰,取名為「錢婆留」。

他在四五歲時,與群兒戲耍,即以帝王自居,指揮兒童征戰殺伐,陣勢森嚴。後來長大,相貌魁偉,膂力過人,但卻不安本分,偷販私鹽,還專好做無賴之事,曾與縣中錄事鐘起的兩個兒子,投骰賭博。因有一術士,說服鐘起,鐘起即敬重錢鏐,任憑兒子與他往來,並時常賙濟他錢糧。後來,錢鏐犯了法,鐘起還教他安全地逃跑了。

唐僖宋乾符六年,黃巢起事,殺人八百萬,血流三千里,反入長安。王仙芝,來攻臨安石鑒鎮。錢鏐投在鎮將董昌的部下,殺退了王鄄,保全了臨安。中和二年,浙東觀察使劉漢宏,想吞併杭州,董昌命錢鏐偷偷劫營,生擒了劉漢宏,斬首示眾。因有上述戰功,唐昭宗封錢鏐為杭州刺史。不久,錢鏐又擒了薛明,破了徐福,進升為蘇杭觀察使,並授鎮海軍節度使,封開國公。

後來,董昌企圖稱王,錢鏐勸說,他不聽。朝廷斬董昌首級於京師。昭宗遂封他彭城郡王,加中書令,展其圖形於凌煙閣,賜鐵券,晉封為吳越王。他的高曾祖父,都封了王號。

錢鏐衣錦還鄉,將幼年嬉戲釣弋之處,盡皆造華屋點綴,又將當年販鹽時,用過的籮挑繩索,都用五彩覆蓋,封石鑒鄉為廣義鄉;臨水里為勛貴里,安眾營為衣錦營,石鏡山為衣錦山,大官山為功臣山,幼年坐過的石塊,封為衣錦石,把大樹封為衣錦將軍。都用五彩錦披掛,奏樂慶賀;封當年救命的婆婆(「錢婆留」)的兩個兒子,做顯官,酬謝婆婆萬金,並為之建「報恩坊」!又大宴父老和當年販鹽的夥伴,以示「怎敢忘本!」又在江頭鳳凰山建造宮殿,鼎定王基。

為了計圖久長,錢鏐每夜以銅鈴為枕,名為「警枕」,日日記掛惠民,未嘗貼席安臥!床頭置一粉盤,夜間思量得一事,即寫於盤中,次日依計而行;或夜半三更,拿起銅丸,拋出宮門,以測巡更警、戒守城之人。宮中一童子煎湯,湯滾聲響,童子恐驚醒錢王,羼冷水於湯中,湯便無聲。有一次,嬪妃歸臨安掃墓,錢為遺書曰:「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謙慎的風範,長留不息。他又不讓子侄,作「長夜飲」,其謹慎如此。錢鏐自開霸至傳位給兒子錢元瓘,為文穆王,整整活了八十一歲。統領江南十四個州。後至忠懿王錢弘俶,降宋太祖,共有九十八年江山。錢鏐奮勇,身經百戰,佔有十四州河山。他讓宋太祖,不動一槍一箭,而全歸其所有(歸宋太祖所有)。

他(鏐)英靈不泯,死後遂投胎給宋徽宗的鄭娘娘,托生為宋高宗趙構。泥馬渡康王即位南京後,一直奔杭州入仁和縣——有鑒於宋太祖陳橋兵變時入京師「仁和門」,即改杭州為臨安府,並定都杭州。因為宋高宗係吳越王托生,與錢鏐一樣偏安,也活了八十一歲,亦建都杭州。正如後人詩曰:

吳越偏安僅一隅,

宋朝南渡又何殊?

一王一帝同年壽,

始信投胎事不誣。

(以上事據明崇禎年間,周楫(清源)所編之《西湖二集》第一卷。)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