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柏林牆倒塌30週年之一 柏林牆的歷史(圖)

2019-10-18 13:00 作者:趙越勝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1961年,柏林牆。
1961年,柏林牆。(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提要:今年11月9日,是柏林牆倒塌30週年紀念日。我們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但更重要的工作,是反思柏林牆倒塌的歷史意義。從這種反思中看清歷史的軌跡,從一個偶然的歷史事件,預設人類社會運動的路標。人性最大的弱點就是遺忘,這種心理機制使人逃避痛苦意識,同時也使人逃避自由。紀念柏林牆的倒塌,就是抗拒遺忘的實踐。

問:柏林牆的倒塌,是世界當代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但它的前因後果,一般人可能不大熟悉,請你給聽友們詳細地介紹一下吧。

答:好。柏林牆的歷史幾乎就是一部冷戰史。冷戰這個詞,從現有的記載來看,用它描述國與國之間衝突形式的人,是喬治・奧維爾,他就是《一九八四年》的作者。他敏銳地注意到,蘇聯帝國和西方自由世界會因意識形態和社會價值的不同,而引發一種新的衝突。這種衝突不同於傳統的國與國之間地緣政治的衝突。隨後,美國投資家巴魯克則指明,美蘇之間處於一場冷戰。所以冷戰一詞的確切涵義,就是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集團,與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之間,除不發生直接武裝衝突之外的全方位鬥爭。我們總說柏林牆,那麼為什麼這堵牆會成為一個當代歷史的象徵呢?我想先和聽友們談談「牆」這個概念。我們知道,牆是人用來保護自己的一種設置。中國古人修築長城,是為了抵禦外族入侵。老百姓修築院牆,是為了防賊防盜,防止有外人隨意干涉自己的生活。

牆是一個家庭保護自己的自由和隱私的屏障。所以它是用來阻止外部敵人破壞、侵擾一個國家或個人的安全與自由的。它的本質是防止外人入侵,但也有一種牆,是為了防止牆內的人外出的,那就是監獄之牆。只有監獄之牆不是用來抵擋入侵,而是用來防止外出的。所以只要一種牆用來阻止人自由外出,那麼牆內的人,就是實質上的囚徒。柏林牆就是這樣一堵牆。它以極森嚴的武裝戒備來阻止東德人民自由出行。一開始,它用來限制人身自由,隨後必然地,它就用來限制人的思想自由交流。它不僅限制肉體,同時也限制精神。薩特有一篇小說,名字就叫《牆》,描寫的就是一群被關押囚禁的人,其中有一個賣麵包的商人叫加西亞。他本來不問政治,但也被關進大牆。當別人問他,你為什麼被關進來呢,他回答說:「他們逮捕所有和他們想法不同的人。」

所以我們應該記住,凡是修築限制自己的人民外出之牆的人,必定要修築限制思想交流之牆。當今世界上刻意修築防止思想、信息自由交流之牆的國家不多了,可惜中國卻是這少數國家之一。它稱自己修築的這道牆叫「防火牆」。防的是什麼火呢?從人類思想發展史上看,在思想的源頭,希臘神話中,有一個盜火給人間的大神普羅米修斯,他說,他盜火就是要給世間的凡人送上最好的禮物,那就是火,它代表溫暖和光明。在古希臘悲劇大師埃斯庫羅斯的悲劇《普羅米修斯》中,有一段普羅米修斯與宙斯的辯論。這段辯論說的就是,人類自古以來就用火來象徵光明,而迫害盜火者的兩個角色,一個叫強權,一個叫暴力。所以中國當局所修築的防火牆,防止的就是人民會見到的光明。他們設想,只要人民永遠處在黑暗與愚昧當中,他們的統治地位就是不可動搖的。古往今來,萬事不變,防火永遠靠的是強權和暴力。

問:看來柏林牆具有很深刻的哲學意義?

答:是的。所以你出的這個題目,意義不尋常。好,我們現在回到歷史本身,來看看柏林牆的前世今生。我們知道,德國戰敗後,被劃分為四大佔領區,分別由美蘇英法佔領。軍事佔領當局就是最高權力機構,柏林城位於蘇佔區。但它同樣劃分為四個佔領區。美蘇英法各佔一份。如果把蘇佔區比作一片紅色的海洋,柏林的美英法佔領區,也就是後來的西柏林,則是這個紅色海洋中的一片綠葉。所以隨著紅海洋的波動,柏林始終處在不穩定的狀態中。1947年1月,美英佔領區合併,建立了共同的管理機構,隨後法佔區也加入,成為三佔區一體的局面,這就是西柏林的誕生。三佔區接受馬歇爾計畫,努力讓德國人建立一個民主政權,他們一方面推動經濟復甦,一方面籌備立憲會議,準備為德國的民主制度打下基礎。

因為隨著戰時同盟關係的終結,蘇聯又開始咄咄逼人,要把自己的政治制度推向德國。而西方自由陣營的國家,意識到布爾什維克主義和納粹主義,本質上是一個東西,所以堅決抵制蘇聯的進逼。那時的柏林成為兩大陣營對壘的前哨陣地。1948年3月,蘇聯突然宣布退出盟軍管制委員會,隨後全面封鎖了柏林。我們剛才說過,柏林處在蘇佔區之內,其他三大國要進入柏林自己的佔領區,必須通過蘇佔區提供的交通走廊,而蘇聯一旦斷絕這些走廊,則其餘三個佔領區的食品、醫藥、日常生活用品則無法運入,將近250萬柏林市民馬上面臨生存危機。不但簡單的醫療不可能維持,還要面臨徹底的飢餓。斯大林的如意算盤是,看你們敢不敢眼看著幾百萬人面臨生死關頭,而仍不退讓。當時斯大林的希望,是三大國被迫退出柏林,把自己的佔領區交給蘇聯。因為蘇聯一切段交通線,他們幾乎沒有可能繼續在柏林待下去。

問:斯大林這一手可真夠毒的。這是拿幾百萬人命當籌碼。

答:正是這樣。因為在布爾什維克的意識形態中,人命是不重要的,只要能實現所謂革命理想,什麼手段都可以用,什麼代價都可以付。當然付出代價的不是布爾什維克,而是老百姓。比如,在國共內戰期間,圍困長春就是把平民一起圍困起來,不放一人出城,以便消耗糧食,讓國軍和平民一起陷入飢餓,迫使國軍投降。這個例子在張正隆先生的著作《血紅雪白》中,有詳細的記述。長春圍城的勝利,是以數十萬無辜百姓的生命換來的。長春圍城是在1948年5月,和斯大林封鎖柏林的時間幾乎同步。

中共的軍隊,本來就是由蘇聯人幫助建立的,所以他們學習蘇聯的經驗,是很自然的。蘇聯封鎖柏林,實際上是第一次建起了柏林牆。雖然未建實體牆,但斷絕柏林的內外交通,實質上是把柏林人圈在了一個集中營裡,卡住了柏林人的脖子。當時,美英法面對這個危機,究竟該怎麼辦,全世界都在看。經過反覆討論,西方盟國決定不直接對蘇聯進行軍事報復,而要採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挽救柏林人的生命。於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大型空運計畫誕生了。

問:陸地走廊被切斷了,柏林人的生命就全靠空中走廊了。

答:確實是。西柏林有250萬人,僅僅維持活命,一天就要4000噸物資。這就要求一天24小時之內,每3分36秒就要有一架C47運輸機起飛或著陸。而要想讓柏林維持必要的取暖供應、照明供應,則每天要8000噸物資。這就要求24小時之內,每1分48秒就要有一架飛機著陸。這是不可想像的。但是西方盟國制定了一個精密的運輸計畫,起飛降落以秒計算。美國甚至在蒙大拿州建立了一個模擬柏林的機場,專門用來訓練飛行員。德國人的守紀律和苦幹的精神,也得以充分的發揮,西柏林人不分男女老幼,24小時排班,輪番工作,極迅速地建造了新機場。

到了1948年底,每天的空運量達到4500噸,過年之後更達到5000~6000噸,春天來臨時,已達到每日有8500噸物資運入柏林。柏林得救了。從斯大林封鎖柏林開始,到1949年5月12日解除封鎖,西方盟國在15個月內共飛行277,264架次,運送食品、藥品、衣物、燃料達2,343,315噸。美國人的創新精神,加上英法空軍的技術支援,再加上德國人的精確與頑強的性格,第一座柏林牆倒塌了。但是,有28名飛行員在這次空運行動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邱吉爾當時激動地說,美國人又一次拯救了世界。其實,這是二戰之後,自由世界與共產集權世界的第一次正面衝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