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智慧 居安思危的智慧

2019-10-05 04:57 作者:陸文農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安危窮達與得失禍福,都只是相對而言的,隨時都有可能互相轉化。所以智慧高遠者,在平安中思慮潛伏著的危機,在通達向上之時,思慮窮困逼迫之日,尤其是春風得意時,處處憂慮被人嫉妒、遭人暗算,因而總是小心謹慎,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在取得勝利時,思慮鞏固勝利的艱難,在享有福分的時候,提防潛伏著的災禍,不忘記福兮禍所伏的古訓。

作為賢明的君主,擁有的土地越廣大,他越感到憂懼,力量越強盛時,越感到惶恐。因凡是土地廣大的,都是削小了鄰國的結果;力量強盛的,都是戰勝了敵國的結果。如此,必遭來鄰國和敵人的怨恨和憎惡。怨恨和憎惡多了,豈不可懼可怕?所以賢明的君主,於安思危,於達思窮,於得思喪。

周武王戰勝了殷商,進入殷都後,還未下車,就命令封黃帝的後代於鑄,封帝堯的後代於黎,封帝舜的後代於陳。下車後命令封大禹的後代於杞,立湯的後代為宋國君,承續桑林祭祀。這樣做了以後,武王仍恐懼、嘆息、流涕,命周公旦請來殷商遺老,問殷商滅亡的原因,又問民眾喜歡什麼,希望什麼?殷商遺老回答:「希望恢復商的中興君主盤庚時代的政治。」武王於是散發巨橋糧倉的米粟,佈施鹿臺錢庫的錢財,免除債務,救濟貧困,以向人民表示無私。釋放解救拘囚的罪犯。還修葺比干的墳墓,彰明箕子的住宅,標示商容的閭裡,讓士過此,加快步子,乘過此地時,下車致敬。三日之內,凡參與謀劃伐商的賢德之士,皆封為諸侯,對大夫們,都賞給土地,普通士人皆減免賦稅。然後才渡過黃河,回到豐鎬文王廟內,報功。以此見到武王伐商獲勝之後,舉止言行之謹慎,唯恐疏忽,不敢有絲毫的妄自尊大。所以《周易》說:「愬履虎尾,終吉」——舉止總是小心謹慎,如同踩了老虎尾巴一樣,終究吉利。

趙襄子派辛穆子,伐翟獲勝,攻下了左人和中人的兩座都邑。辛穆子派使者回來報告趙襄子,趙襄子正在吃飯,聽到匯報後,面有憂色。身邊的人問:一朝攻下兩城,理應高興,君王怎麼面現憂色呢?」襄子回答:「長江黃河漲水,三日便會退落,疾風暴雨一日之中,不過頃刻。現在,我們趙家德行積累不厚,卻一朝攻下兩城,恐怕滅亡的命運,隨時會降臨我身呢。」襄子聽到勝利捷報,卻有這麼深沉的危機感,這將足以成為他後來昌盛的原因之一。

總是兢兢業業,時刻不鬆懈危機感,是昌盛的開始。而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於眼前之利,則往往成為滅亡的前提。奪取勝利並不難,難在保持勝利。賢明的君主之所以能保住勝利,福及後世,在於他們具有居安思危的智識。齊、楚、吳、越,都曾經是勝利者。之所以終於滅亡,在於他們沒有居安思危,不能保持勝利。

(椐《呂氏春秋》)

且看:

中共眼球大如鬥,目中無人傲岸走。

一心要當太上皇,三軍在握霸氣吼。

以牙完牙牙齒掉,用物接尿尿濕手。

戰戰兢兢買黃豆,顫顫抖抖搖擺頭,

左顧右盼無出路,罪源即在----保黨認祖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