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偽裝」潑漆何韻詩才是大問題(圖)

2019-10-03 10:12 作者:《上報》李濠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929臺灣撐港反極權大遊行中,何韻詩遭潑紅漆。(自由時報圖 羅沛德攝)

【看中國2019年10月3日訊】2011年,挪威發生一件起因宗教和種族問題的屠殺事件。凶手布列維克先在市中心以自製炸藥攻擊政府大樓,繼之再前往另一個地點槍殺和他政治立場相左的青年,前後造成77人死亡,手段殘忍,為挪威社會帶來難以癒合的傷痛。

很多人認為布列維克根本瘋了,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尤其是開槍掃射手無寸鐵的年輕人,只因為他們參加了左派團體的聚會活動(凶手是極右派),而且是在一個完全沒有人會料想、從未有如此維安問題的小島上,進行了這場屠殺。但同一時間,最為人驚駭的,是布列維克之所以能「如入無人之境」開槍掃射這群年輕人,主要是他喬裝成了穿制服的警察,讓當時不知所以的年輕人,以為其可信賴,於是未有防備,當察覺有異則已經不及逃離。

事後根據挪威媒體報導,當時有名逃過一劫的16歲女孩,曾透過簡訊向母親求救,躲在樹叢裡的女孩請媽媽趕快叫警察,說是有個瘋子到處開槍殺人。而根據生還者描述,他們對開槍殺人的居然是「警察」,感到相當震驚不可置信。

此外,當時一位身份為挪威王儲繼兄的警察,剛好在休假期間接受一家保安公司雇佣,擔任這場青年夏令營的保安,他雖然已獲知有可疑人士穿著警察制服出沒,卻又因很難一眼判定究竟眼前穿著制服的警察有沒有問題,錯失了第一時間自我防禦的最有效反應,一併成了凶手的槍下亡魂。臨死之前,他是硬把自己身邊10歲大的兒子推到一旁的灌木叢中,才讓兒子倖免於難。

事後根據挪威警方調查,布列維克不僅籌畫這場行動多時,而且規劃縝密,尤其「偽裝成警察」,更是擺明要利用受害者鬆懈心防,欲置之於死地。關於凶手的動機、心智,以及挪威社會如何看待這樣的屠殺行為,後續引起相當多討論。包括「偽裝警察」一環,有論者言,那似乎已經不只是凶手個人特有的犯案手段,更是直接要毀棄一個社會最基本的信任。

穿上原本應該代表「救援」角色的警察服裝,遂行凶殺,這是挪威人覺得凶手已然沒有人性的很大原因之一。製造炸藥炸毀政府大樓很駭人,槍殺無辜民眾很殘忍,惟穿上警察制服,讓當下渾然不知的人毫無防備趨前求援,再一槍斃了他,簡直和魔鬼無異。

而今,臺灣也有人把「偽裝」這件事參入集會遊行事件。9月29日立法院前舉行臺港大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出席活動的香港歌手何韻詩在受訪時,突然遭後方蒙面男子(事後遭逮捕的胡志偉)潑灑紅漆,讓很多同情香港者在驚訝之餘,更感到憤怒,認為潑灑紅漆和暴力無異,就是為打擊這場遊行、打擊中共的眼中釘何韻詩。

但真正可憎的,還在於他不僅偽裝潛伏在遊行隊伍之間,藉機湊到何韻詩一旁,更在於他是偽裝成香港反送中者的裝扮模樣,頭戴漆有「反送中」字樣黃色頭盔,臉部蒙面僅露雙眼,一身黑衣。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讓遊行者不疑有他,以供其從中破壞。

如此一來,這擺明不是不同訴求的表態,也完完全全違逆民主自由社會中,兩相不同意見者公開衝撞的文明規則,基本上存在的是「消滅」心理。就像挪威那名凶手,不偽裝成警察,他一樣會造成傷亡,偽裝成警察,目的就在把眼前不知遠避的人全部殺光光。都是行凶,企圖心完全不一樣。

刻意和反送中人士做同一裝扮,以此混入聲援反送中的遊行隊伍,再予以潑漆,這已經不是行為低級而已,而是徹底踐踏,甚而根本瞧不起民主社會意見自由這一回事,一旦徹底否定了對方的言論自由,那他日後要以什麼手段壓制對方,就真的任其天馬行空、百無禁忌了。

2011年後,挪威社會對自己國家居然養成了一個會偽裝警察,對手無寸鐵年輕人掃射的怪物,有過學術、醫界、犯罪、社會、教育的種種討論,可知他們對這種行為的重視。而今,臺灣在所謂「紅色滲透」的陰影下,從對岸所帶來的,恐怕不光是另一種反對聲音,還有更為下流的反對手段。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