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入地20米 人如鳥獸關在鐵籠裡(組圖)

2019-09-28 05:27 作者:喬龍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看中國2019年9月28日訊】兩名不久前從中國獲釋的哈薩克族人,近期向世人講述了他們被羈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營的一段親身經歷。新疆部分教育營監獄,深處地下20米,羈押者被關在囚室中的6個鐵籠內,如同鳥獸。有人被強行注射、接種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獲釋者離開中國後,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一間醫院接受治療。

新疆政治再教育營羈押了眾多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但中國政府始終否認外界的這一說法,並解釋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教少數民族漢語,培養他們工作技能。在哈薩克民間組織協助,以及國際社會的干預下,部分人有幸獲釋,並在哈薩克斯坦外交部的協助下,抵達哈國的阿拉木圖。

現年31歲的受害者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原籍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薩爾布拉克鄉,2012年移民哈薩克斯坦,並取得哈薩克斯坦綠卡。葉兒哈利在哈國從事邊境貿易,直到2017年11月9日入境中國後,在霍爾果斯市被公安抓捕。當局指控他的罪名是曾經在當地一清真寺做伊瑪目(領禱人)、使用了被中國禁止的Whatsapp通訊工具,多次出入哈薩克斯坦等。因為中國政府已將哈薩克斯列入26個恐怖主義國家之一。


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Photo:RFA

葉兒哈利通過翻譯對自由亞洲電臺說:「當時他戴著手銬腳鏈、黑頭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菸及喝酒(穆斯林不近菸酒)。在審訊一週後,公安將葉兒哈利送入伊寧市監獄,再度嚴刑拷打,逼其認罪。他說,當時每天只能吃一塊饅頭,加一杯水。一週後,又把他轉移到霍城縣集中營,也就是官方對外所稱的教育培訓中心。」

哈薩克斯坦人權機構阿塔珠兒特志願者組織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成員對記者說:「審訊他們的有維吾爾族人,還有哈薩克族警察,這兩個求助者都是在農場長大的孩子,漢語水平很低,他們都不太樂意,說不好漢語,無法表達內心真實想法。這兩個人(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和圖爾孫別克.哈利)今天都在阿拉木圖的醫院裡接受治療,因為他們的身體狀況非常差。」

中國官方在今年發表的《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中稱,進入教培中心的學員有三類,主要包括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情節輕微,尚不構成犯罪的人員。參與恐怖活動,尚未造成實際危害後果,能夠認罪悔罪或自願接受培訓的人員。並稱,對上述人員,通過「集中培訓、寄宿學習、實踐培養」等多種形式開展免費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並在學員考核達標後頒髮結業證書。學員結業後,可以自主擇業。

對此,葉兒哈利說,他在營內六個月不准接見任何人。六個月過後,每隔3個月可以視頻會見親屬一次:「每天全天上廁所小便2分鐘,大便5分鐘,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動彈,晚上進入牢房,牢房面積30平米,住18個人,雙重門被反鎖,飯從門縫送入,牢房內每天給一個鐵桶,所有人大小便就在這裡,牢房內全是視頻語音監控攝像頭,然後隔三差五的被暴打。」

葉兒哈利說,他所在的教育營內關押了至少五千人,有哈薩克族、維吾爾族,回族等少數民族,他們每天要參加新建教育營的體力勞動。2017年8月,這些在押人員新建了一個可容納一萬人的教育營。他還說,在霍城縣有三座關押一萬人的教育營和一座羈押五千人的小營。

2018年4月7日,葉兒哈利被以「做伊斯蘭教禱告」判刑3年。他說:「我們被強行接受疫苗育種,目前病情發作在哈薩克斯坦接受治療。2017年11月9日被捕到2018年12月24日才走出集中營,在我被逮捕到集中營期間,我的父親多方申訴,要求釋放我,但是老人因為申訴也被送進集中營關押了6個月,在薩爾布拉克鎮集中營,原該鎮清真寺被改造為集中營」。

另一位獲釋者圖爾孫別克.哈利來自新疆額敏縣,2016年8月移民哈國。2017年9月,圖爾孫別克在霍爾果斯口岸入境時被捕。被捕理由和葉兒哈利相似。他被羈押在額敏縣一座新建的再教育營地下室。他說:「在地下20米深處,那裡有很多房間,每個約10平方米,每個房間有6個鐵籠子,每個鐵籠子關押一個人,鐵籠子很小,一平米左右,人進去很擠,他被從下午3點關入鐵籠子至第二天凌晨2點,然後又帶到審訊間,綁在鐵製椅子上。」

圖爾孫別克說,公安每隔數小時就把他關入小鐵籠子,在籠子裡不准睡覺,只能坐著。看守員拿著鐵棍,看誰睡著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部,耳朵被打致內出血,然後又把他押回地下20米深的監獄,繼續關押。整個過程持續一週。他說:「然後又被庫爾特鄉派出所傳訊,說我暴露了我妻子的弟弟在集中營被折磨自殺致死的消息,到哈薩克斯坦的妻子那裡。我見到了從小孩到80多歲老人都被關押在集中營。只要是有信仰的哈薩克族,企業家,普通農民都被送入集中營。」


圖爾孫別克.哈利。(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Photo:RFA

2017至18年期間,各地新建及擴建了大量再教育營。本臺曾報導,當地的學校、批發市場,乃至部分獻血捐獻中心被用來羈押穆斯林。圖爾孫別克說,額敏縣各個鄉鎮的40多座清真寺被毀,連死人墳墓上的伊斯蘭痕跡也被拆除,額敏縣修建了很多地下集中營,包括新建建設兵團農九師等,有些家庭5個人被關押集中營。圖爾孫別克說,他的小舅子不堪折磨,自殺致死。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翻譯對本臺說:「葉兒哈利、圖爾孫別克兩人受到殘酷的迫害,這是中共自己拍攝的日本731部隊在新疆復活了,而且更加殘酷。新疆有少數人從集中營走出了中國的國門,目前在阿拉木圖接受治療,有很多人沒有生育能力,肝臟、腎臟、心臟等都出現嚴重問題,有些人顱內出血。目前正在接受治療。」

阿塔珠爾特希望全球民主國家繼續關注新疆少數民族所遭遇的人間慘劇。

記者:喬龍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