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傳志卸任天津公司法定代表人 各地政府派員進駐民企(圖)

2019-09-24 06: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聯想創始人卸任
河南、廣東及貴州等地政府派官員進駐當地企業。(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19年9月24日訊】國進民退步伐又在加速,繼馬雲和馬化騰後,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亦已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另外,中共杭州市委辦公廳近期向各區縣下達通知,決定向阿里巴巴集團、浙江吉利控股集團等第一批100家重點企業派駐100名「政府事務代表」等,河南、廣東及貴州等地政府,也派出官員進駐當地企業。眾多網民感嘆當局試圖吞併民企。

杭州當局將抽調百名官員,以「政府事務代表」身份進駐非公有製企業。據浙江在線網站報導,中共杭州市委辦公廳通知稱,為貫徹落實中央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總體部署,全面實施「新製造業計劃」,打造數字經濟和製造業高質量發展「雙引擎」,創建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市委、市政府決定在充分尊重企業意願的基礎上,向阿里巴巴集團、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第一批100家重點企業派駐100名機關幹部作為「政府事務代表」。

派駐「政府事務代表」由市委 組織部、市經信局統一管理,派駐時間為一年。派駐「政府事務代表」全權代表各級政府為企業協調解決各類政府事務,進行「全方位服務保障」。

大型民企被國有化機會大

中國眾多網民認為,這是政府官員正式進入民營企業的一個信號。浙江一位曾經在國企及民企工作過的女士薔薇表示,從馬雲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化騰辭任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可見民營企業規模越大,其面臨被政府接管的風險也越大:「1949年之後,先是消滅私有製,最後是完全公有化。國有化生產明顯阻礙了經濟發展,所以鄧小平開始提出改革開放。」

2015年就已傳出中國政府染指非公有製企業的報導。 6月16日,中共公佈《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試行)》,提出在人民團體、經濟組織、文化組織、社會組織和其他組織領導機關中設立黨組,是確保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得到貫徹落實的重要途徑。三天后,小米公司成立黨委。兩週後,同程旅遊建立黨委,成為江蘇首家成立黨委的互聯網企業。

薔薇說:「根據我多年來,在政府和企業打工的經驗,早就感覺到政府對私營企業活動的管理,除了權力貪腐之外,有的存在著故意留下漏洞的嫌疑,甚至有變相的鼓勵犯罪。目的是以便日後他們(官方)任意擺佈(民企)。」

政府代表或會蒐集民企老總私隱

有輿論認為,中國改革開放數十年來,當局長期對大型民營企業虎視眈眈。薔薇舉例說,地方政府往往通過「抓把柄」的方式,制約民企的大股東:「我就舉兩個例子,一是2013年,我在一家企業打工,一大型企業的老總他的夫人跟我說,他們最近有一位朋友被抓了,才知道他們這些做得比較大的企業中上層老總,所有的私人通訊和營銷活動,甚至私生活都被監控。因為我當時的特殊身份,老總夫人就委婉的勸我離開,叫我理解。」

杭州政府打算派代表進駐非公有製企業的通知,激起民間強烈反響,亦引發熱議。

有網民評論道,「成立黨支部還不夠?中共直接派人插足民企」,「這是要讓民企變國企的的節奏」。

還有人說,這是要抽取民企的利潤,用民企的錢來養公務員等。浙江新聞客戶端本週日刊發評論解釋說,派駐政府事務代表,是為解決「企業發展中遇到的難題,但並沒有一項涉及企業的決策」。

所謂公私合營是中共建政之初發起的一場政治運動,通過向私人企業派駐代表的方式逐步接管企業經營權後,再通過象徵性贖買,以極低的價格強制搶奪了所有私企業主的財產,收歸「國有」。

現旅居美國的中國民間組織「長沙富能」創辦人楊占青說,中國當局派人進駐民營企業,只能讓這些企業的經營環境雪上加霜:「讓這些企業的經營自主權越來越小,在改革開放之前,那些國企十個有九個虧損。現在政府又走回頭路,又開始慢慢,要干預企業的經營。現在又要派駐代表,一方面他會監控企業經營,一方面會對企業指手畫腳。對這些企業來說,其實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企業盈利是不是要給政府一部分。」

本月5日,河南鶴壁市發改委副主任付寧前往當地民營企業鶴壁寶發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辦公。有文章稱,像付寧一樣,鶴壁市目前還有161名向企業派駐的「服務管家」深入企業開展工作。

據《貴州日報》報導,龍里縣從2013年起啟動實施「企業特派員」制度,幫助企業全程代辦各種審批服務事項。陝西省白水縣政府首批挑選了20名科級幹部,派駐到20家重點企業、項目。

 

(原標題:重返五十年代公私合營?杭州等地政府派員進駐民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