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傻又瘋的熱情攝影師(組圖)

2019-09-08 16:25 作者:張易書(文/攝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青背山雀,特有亞種。
青背山雀,特有亞種。

文/攝影:張易書

青背山雀,特有亞種。

青背山雀在溪頭並不難見到,具有深青色的頭羽和白色的臉頰,「青綠色的背羽」則是這可愛鳥兒名稱的由來,身形約12公分,在山鳥中算是中小體型,躁動性還好,所以在拍攝上的難度比較低一點。

雖然不難,但是青背山雀的臉頰我沒有拍好,白白曝曝的一塊,這部份只能留待下一輪有機會再補拍了。

喜歡拍鳥的人,並不會特別追求什麼罕見的奇珍異獸(當然有更好啦),就在遇著時,想著有沒有什麼角度,能展現自然的美好;就像教學生活,並不會強求「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當然能遇到英才更好啦),倘若能遇到學生,找到學生「英」的那面,其實也就阿彌陀佛了。

暑期輔導到了第二週,昨日連上5堂,今日間隔上7堂,以我的年歲上這樣的「節數」來說,還真的是「劫數」!希望這樣暑輔生活,趕快「結束」。

走進教室其實不覺累,上課劈文剖句也還好,甚至馳騁口舌還滿樂的,但是跺回到辦公室時,卻只能吸著氧氣瓶的喝著飲料,雖然上課有感年歲的壓力,但是很神奇的,在拍照健走扛相機這件事情上,卻又覺得精神越來越好,可能是「心之所至,雖千萬斤而吾往矣吧」。

在溪頭隨走找鳥的時候,有遇到一位更熱情的人,我扛著長鏡頭就算了,那位熱情的同好,竟然還「扛腳架」,雖然腳架是高檔碳纖維的,理論上比較輕,但是搭配穩重的雲臺,說有多輕我也不相信,「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拍鳥的應該也是又傻又瘋的那種人吧!

但拍鳥真是讓人很得意又很自適,在生活壓力所迫之下,還是有些樂趣與金錢無關、名利無關,甚至與拍到拍不到無關,只要相機不寂寞,快門不用一直閉眼睛,拍鳥就可以拍成「拍鳥無曆月,寒盡拍鳥時」的快樂無憂心情了。

一直都在,藪鳥。

如果在溪頭,所有的鳥兒都避不見面時,總是還有永遠的值日生----藪鳥,會現身。

黃胸藪眉,又名藪鳥,在溪頭是「很難不見到」的鳥兒了,這種習慣底棲類的鳥兒,在溪頭還有個很不雅的名稱叫「溪頭老鼠」,因為過往人們習慣性的餵食,所以在垃圾桶旁邊,都可以看到「這群」藪鳥的出現。

好在,這一切也都慢慢在改變中,至少這一天,我聽到不同組家庭,發現藪鳥的出現時,除了拿起手機拼命拍之外,都不忘對著小孩子提醒說「不要餵!不要餵!」

乍看之下對藪鳥好像不友善,其實,這是最友善的處遇了,拍照、欣賞、保持一些些距離,不要餵食,讓藪鳥,繼續保有他原來本然覓食的能力!


他在等我,不是等我拍照,而是等我餵食,當然我不能讓他如願。


就在旁邊等我,這是一場理智與情感的交戰,不要餵食啊!


想吃靠自己!後來藪鳥不知道在樹葉底下,翻出什麼東西,靠天天會老,靠樹樹會倒,靠自己最好!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