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再錯判川普 因為沒讀這本書?臺灣要看看(圖)

原標題:川普改變了美國也改變了世界-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

2019-09-14 06:30 作者:余傑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9年8月15日新罕不什爾的一場名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集會中。(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4日訊】華人世界為何以反對川普(特朗普)為樂?

要瞭解被左派媒體描述成「狂人」的美國總統川普,如果只讀一本書,那就是川普全盤托出其政綱的《讓美國再度偉大》(臺灣出版的中譯本名為《川普總統》)。讀完這本書,你就知道川普一點也不狂,川普乃是用常識治國,讓美國回到其穩如盤石的立國根基之上。

這本書的中文譯本的出版,背後有一段有趣的小故事。臺灣時報文化出版社總編輯余宜芳在其臉書上講述說:「川普當選後,我和主編商量,既然川普未來將是影響全世界的重要因素,我們真的應該要瞭解他在想什麼、嘗試瞭解他的背景、意識形態,以及他未來的施政方向。」然而,在已經擁有百分之百的出版自由的臺灣,出版川普的著作居然成了一個不言自明的禁忌:「選前即有版權代理介紹過不止一本川普的相關著作,但臺灣出版界沒有任何人購買版權。不像柯林頓、歐巴馬,甚至希拉里的版權各家爭搶,川普實在不討好,就算當選總統了,對他感興趣的出版人仍然不多。我們以相當合理的版權金取得《總統川普》的授權。當時,我連找寫推薦序的人選都戰戰兢兢,深怕被拒絕。」可見,左派從來就不尊重言論自由的價值,他們用「政治正確」造成了某種「萬馬齊喑究可哀」的氛圍。儘管如此,余宜芳竭盡全力讓此書得以出版:「就個人來說,我是歐巴馬迷,實在不可能欣賞川普其人其行,書中內容當然也不可能百分百認同。但,我相信,身為編輯,不見得要認同每一本書,卻一定要有能力理解每一本書的價值何在,以及尊重每一本書的潛在讀者。」

余宜芳對編輯的職業倫理和職業素養的論述,讓我肅然起敬。但這個小故事從反面說明,臺灣乃至整個華人世界的媒體、文化界、知識界,對川普的敵意和誤解有多深、多大。川普是里根以來最親臺的美國總統,川普政府集中了一群毫不掩飾地肯定臺灣民主的高官和顧問,川普執政以來通過了一系列對臺灣極為有利的政策和法案。但是,就是因為川普是右派,而華人媒體和讀者長期以來奉《紐約時報》和CNN的報導和評論為「字字是真理,句句是真理」的聖旨,所以大部分臺灣人和華人不假思索地成以反川普為時髦。這樣,那些被洗腦的臺灣人寧可擁抱偽善的左派價值,卻不惜犧牲獨派的理想。

一個更為嚴峻的事實是,如果不能瞭解川普及其國際戰略,臺灣就無法在這場四十年來最重要的中美關係變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對策。中共因為此前低估了川普的決心和勇氣,在剛剛開打的中美貿易戰中一敗塗地、跪地求饒;而臺灣若無視川普的新思維,就有可能錯過一次全面提升美臺同盟關係的重大契機。所以,《讓美國再度偉大》是一本必讀之書——你不要聽信媒體怎麼描述川普,而要看川普怎麼講述自己的想法和願景。

川普為什麼能贏:讓美國再度偉大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美國及全球的左派,也包括習近平和普京等獨裁者們,至今仍然無法理解川普現象或川普主義。他們過於自信、過於傲慢,不願傾聽、不願閱讀,最後自己陷入「無知者無畏」的境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一次公開訪談中喃喃自語:「我們至今仍然弄不清楚美方究竟要我們做什麼?」

其實,川普的想法很簡單。川普是用常識治國的現實主義者。讀一讀曾任白宮高級顧問的班農在日本東京的演講,讀一讀川普的這本《讓美國再度偉大》,就能清楚地知道川普在移民、外交、軍事、教育、能源、醫療、經濟、基礎建設、媒體和稅制等十大方面的主要政策了。

川普不同於那些光說不做的政客,不同於那些只會說漂亮話的菁英;川普是那種有經商頭腦、會管理事業的聰明人——他治國如同管理自己的企業王國,錙銖必較、寸土必爭。川普要用他所有的努力、用基本常識讓美國重新偉大,他在競選期間所作出的承諾,上任後絕大多數都實現了。

班農很早就發現「川普必定能贏」的真相——二零一五年六月,川普從扶梯走下來、在川普大廈的大堂裡做了一場激情四射的演講。「當他在扶梯上方的時候,他還只是排名第七的候選人,在他走下那個扶梯做完那個演講後,他就成了民意調查第一名的候選人,從此一路向前。」川普的出現絕非偶然,他不僅拯救了美國,更拯救了世界。正如班農所說,這個世界正處於刀刃上。「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長長的黑暗巷子,就像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時期,這是個決定性的長巷。當我們走到巷子另一端的時候,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將會是和平與繁榮還是二十世紀那時的死亡與摧毀?」然而,歐洲已經沉淪,若美國再走向衰敗,這個世界就成了中國(中共)、俄國、伊朗這些流氓國家予取予求的盤中餐。如果說習近平、普京、埃爾多安們誤導世界走向黑暗和暴政,那麼川普、安倍晉三、文翠珊(英國首相)(編註:現任英國首相為約翰遜,被稱為「英國的川普」,比文翠珊更為強勢)、博爾索納羅(巴西新總統,號稱「巴西的川普」)們則引導世界走向自由和光明——左派們當然拒絕承認這一顯而易見的事實。

川普的常識治國,就是化繁為簡,腳踏實地,解決問題。在本書中,川普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們需要的是能夠解決難題、開始用可行的方法處理問題的領導者。有人說我應該設計幾百頁的規章跟繁文縟節,但這不是我的目標——我們需要把常識擬成政策,有必要的話好好敲一敲某些人的腦袋,推行這些政策。」有了正確的戰略思想,當然還要有好的人和團隊,川普說:「我會找到全世界最擅長做某件事的人,找到我們需要的人,然後我會聘請他們來做事,接著我會放手讓他們去做,不過我從頭到尾都會監督他們。」有人批評川普更換內閣高官和顧問過於頻繁,殊不知,川普不得不在華府之外尋找「圈外人」來形成他的團隊,這當然需要一個嘗試和淬煉的過程。

左派的「政治正確」與「我們相信上帝」的美國價值之戰

川普在書中講述了一個頗具諷刺意義的故事:多年前,他在自己位於佛羅里達棕櫚灘馬拉阿歌莊園,升起一幅巨大的美國國旗。國旗在風中驕傲地飛揚,那是多麼美好的畫面。可是,棕櫚灘地方政府竟然覺得這面國旗太大了,說它超過了《土地分區使用管製法令》規定的大小,要求川普換一面小一些的國旗。川普拒絕了:難道在自己的家門口挂國旗的自由也沒有嗎?美國憲法不是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嗎?結果,地方政府下令,每天罰款兩百五十美元。

川普憤怒地感嘆說:「竟然因為挂美國國旗就被罰款,他們應當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想在這個國家掛起美國國旗還需要特別許可,實在太可悲了。」於是,他提起訴訟,告地方政府侵犯憲法賦予的權利,要求地方政府賠償兩千五百美元。最後,地方政府撤回了對川普的罰款裁決。那面國旗從此一直高高飄揚。這一小小的事件,或許刺激川普挺身而出競選總統,以總統的身份來捍衛美國價值。

左派在美國和西方已經升級為一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變形的極權主義。左派口口聲聲說他們是「自由派」,這個命名玷污了「自由」這個崇高的詞語。左派從來不在乎什麼是自由的真諦,他們只在乎自己絕對的自由,而竭力壓迫乃至扼殺那些跟自己不一樣的觀點的自由表達。所以,如果再不挺身與之抗衡,美國憲法以及羅斯福所倡導的「四大自由」都將成為一紙空文。

很多美國年輕人輕信社會主義,幻想有白吃的午餐,不喜歡堅持「不勞動者不得食」這一聖經教導的川普。這些年輕人在冷戰結束之後出生,從來不知道共產主義的危害有多大。他們對中國頗有好感,卻不知道中國將數百萬少數族裔關進集中營,十三億民眾生活在老大哥的注視之下,他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川普執政以來,領導美國在價值上歸回正道,只有在價值上歸回正道,美國才能在政治、經濟、文化上再次偉大。在本書中,專門有一章討論「價值觀」這個主題。川普嚴肅地指出:「事實上,就是我們根深蔕固的宗教信仰讓這個國家變得如此偉大,我們對聖經教誨的信念和我們的成長、成功息息相關。」左派千方百計在公共生活中抹煞基督信仰的印記,就連「聖誕節」這個詞都變得有問題了。川普反問說:「為什麼那些口口聲聲說要別人尊重他們信仰的人,卻不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他勇敢地糾正這種錯誤。比如,他最重要的舉動就是,先後任命了兩名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讓最高法院真正成為美國憲法和公民自由的守護者而不是破壞者。

「壞中國」(中共)就是美國的頭號敵人

對於美國的外交政策,川普深信里根的名言——外交政策的基礎就是:以力量為運作模式。川普在書中寫道:「我們必須維持全世界最強軍力的地位,而且是遠超過其他國家的軍力。我們必須讓所有國家看到,我們願意用經濟實力獎勵合作的國家,然後懲罰不配合的國家。」川普堅定地指出:「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我們不該害怕說出口。拳王泰森曾說,他的人生觀是:‘每個人都有他的作戰計畫,直到嘴上中了一拳。’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訓練出打那一拳的能力。不管要花多少錢,我們都得給足軍方的經費。」早在十五年前,川普還是一介布衣的時候就說過:「我們不能期望軍力和外交向前進,因為軍方拿的是倒退走的軍費。」他上臺後立即努力提升國防開支、振興美軍士氣,派遣美國艦隊進入南海和臺灣海峽,不再坐視中國的為所欲為。

在冷戰早已結束的今天,美國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川普指出,美國最大的挑戰來自於中國(編註:中共統治的中國,川普政府主要官員包括副總統彭斯已越來越清楚的將中共與中國及中國人民區分開)。在美國,公眾獲得的關於中國的主要信息是經過篩選的,左派在西方社會塑造了一個虛假的「好中國」的形象——資本主義、中產階級、往民主方向發展的中國,川普卻看到了「壞中國」的真相:它限制國民上網、鎮壓政治異議者、強行關閉報社、監禁反對者、限制個人自由、發起網路攻擊,還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操控經濟。同時,中國還不斷增強它的軍事實力。有經濟學家預測,中國會在十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由此,川普追問說:「那我們做了些什麼來確保美國會有能力跟他們競爭呢?我們為了打敗他們採取了什麼措施呢?我們直接放棄了。」

川普剛剛當選的時候,某些中國人欣喜若狂,認為川普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可以收買的商人。可惜他們沒有讀到這本書——這本書當然不可能在中國正式出版,中共對信息的封鎖和鉗制,戲劇性地讓自己成為這個政策的受害者。其實,川普早已毫不掩飾地說出對中國的基本看法:「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國說成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用低薪勞工摧毀了好幾個產業、搶了我們幾萬個工作、刺探我們企業的情報、偷走我們的科技,還刻意讓他們自己的貨幣貶值,使得進口美國商品變得更貴。」

那麼,如何對付中國(中共)這個極端危險的敵人呢?川普深知,「我如果想在市場上生存,就必須比競爭對手還要聰明」。川普知道,美國不必擔心失去中國的市場,「美國固然需要中國,中國更需要美國。我們要利用我們的影響力改變現狀,把情勢轉到對美國和人民有利的位置」。所以,「第一步就是對中國擺出強硬姿態。其實我們手上的牌組非常好,可惜我們的政客不是太遲鈍就地太蠢,所以沒辦法理解這件事」。

川普上臺之後,在對中國的第一輪貿易戰中就取得了空前的勝利。他執行「有理,有節,有利」的對中政策,從氣勢上壓倒了北京,緊握了美中關係的主導權。在戰術上,用川普自己的話就是「第一步就是對中國擺出強硬姿態」,第二步是「保持彈性—然後永遠不要秀出手裡的牌」,與中國週旋「出其不意才能打勝戰」。在戰略上,貿易戰只是開頭,在背後乃是整個國家利益和價值觀的針尖對麥芒。川普徹底改變了過去三十年來美國對中國的政策,習近平的好日子到頭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