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由而戰 :「反送中」下的新一代(圖)

2019-09-08 09:00 作者:鄭日堯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香港年輕人押上青春,甚至是生命作為賭注,燃點了這個「守住香港」的「自由之夏」。(LAUREL CHO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8日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多次大規模的遊行集會,最後都演變成激烈的警民衝突,雙方的武力不斷升級。每當前線討論去留問題的時候,總有人勸大家要冷靜,回去等下一個時機,但也總有人哭著不願離開,說自己已打算拚死一戰。這些年青人押上青春,甚至生命作為賭注,為的就是「自由」兩個字。

堵路丶衝擊丶擲汽油彈,這些驚心動魄的場面,在這三個月以來,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在香港街頭上演。有人狠批他們是「暴徒」丶「蟑螂",說他們是收了錢,要「搞亂」香港,但也有人稱他們為「義士」。阿總(化名)就是其中一個,賭上前途,甚至冒著生命危險走上街頭,為的又是什麼呢?

阿總說:「公義丶民主丶自由,我們的普世價值。在這個世界,自由丶人權,永遠都是每個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一環,不能讓獨裁掩蓋自由的地方,所以我選擇出來抗爭。」

由2012年反對港府推行國民教育科開始,阿總已經積極參與各種示威活動,在這次的「反送中」運動當中,他也是街頭抗爭的常客。他說走出來,也是為了下一代的未來。

阿總說:「我們責怪上一輩,在1997年回歸之前,沒有為我們爭取民主,我們更加要為下一代爭取民主。我們要為下一代爭取民主,並非為自己而戰。」

受傷後的愧疚

槍林彈雨下走上街頭,難免會受傷,阿總也不例外。在「7.27光復元朗大遊行」當中,他就為了救兩個陌生人,而被橡膠子彈打傷。

阿總說:「基本上如果我退後走,就不會受傷,但有些防暴警察追著兩個女孩,她們怕得停下來。一般人的選擇或許會走,但我選擇的是,明知有可能被槍射中,我都上前去拉走她們,幫她們擋防暴警察。最後防暴警察看到我還擊,他們驚嚇了,就馬上拿出槍向下射,我就中了槍。」

然而中槍之後,身體上的痛,遠比不上內心的難過。那段時間,每天都有人受傷,阿總不敢看新聞,因為每一次看完,都會責怪自己,為何不能和大家一起併肩作戰。

阿總說:「中槍,不能再上前線,腳不能動。不能上前,不能保護其他人,覺得自己很沒用,會傷心。心裡面知道公義,見到人受傷,但自己幫不了什麽,覺得非常難受。」

還人民權利

他從小喜歡閱讀政治哲學的書籍,對社會問題有自己的看法。而這次參與「反送中」運動當中勇武抗爭的經歷,亦讓他對政府和人民的關係,有更深刻的理解。

阿總說:「其實一個政府的存在,是因爲有人民。一個政府沒有人民,還算不算是政府?我們一出生就被人搶奪丶剝奪我們基本的人權,為什麼我們不能取回自己的權利?為什麼我不能用自己的權利去爭取自由?為什麼我要信奉他獨裁丶帝制思維的法律?」

用生命燃燒自由之火

從六月至今,民間發起了多次大規模遊行集會,但和平遊行集會到了後期,往往演變成激烈的警民衝突,雙方的武力不斷升級,面對這樣的情況,不少人會問的一個問題,是到底抗爭有沒有底線?而在抗爭現場,每次到了後期,當前線討論去留問題的時候,總有人勸大家要「Be Water」,回去等下一個時機,但也總有人哭著說「我已經打算死」。

阿總說:「 我衝過去的時候,只是懷著一個‘我覺得不能讓他做到這件事情’的決心。我不會理會任何後果,我用我的血去換取自由,不是我的自由,是全香港的自由,我甘願犧牲所有一切。我寧願用自己的血化作燃料,去為自由的火燃燒,用我的性命去燃燒自由的火,所以我會做任何一切。」

他們押上青春,甚至是生命作為賭注,燃點了這個「自由之夏」。運動最後會怎樣完結,沒有人會知道,但和金錢至上的上一代相比,這些為自由而戰的年青人,已不可同日而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鄭日堯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