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股市奇聞錄:豬死扇貝跑存款飛了……(圖)

2019-08-11 08: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股市 存款 投資
一起中國股市上市公司存款失蹤疑案謎底揭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8月11日訊】近日,一起中國股市上市公司存款失蹤疑案謎底揭曉。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書顯示,主犯袁劍鳴數罪並罰,執行有期徒刑17年,處罰金420萬元。

這也讓投資者聯想到曾經的康得新122億元存款失蹤案,至今各方仍各執一詞懸而未決。除了存款不翼而飛外,豬餓死了、扇貝跑了等「劇情」也在中國股市上演,成為投資者避之不及的雷區。

禍起「資源交換」

好好的銀行存款怎麼說沒就沒了呢?事情還要從五年前說起。

2014年10月15日,瀘州老窖發布《重大訴訟公告》稱,公司於2013年4月15日與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簽訂存款協議。其後,根據協議先後分4次以網銀方式向公司賬戶匯入共計2億元。

2014年4月23日,第一筆5000萬元存款到期後,公司通過一般存款戶轉回了該筆存款及相應利息。2014年9月25日,公司剩餘1.5億元存款到期。次日,公司財務人員在轉款時卻被農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賬戶上已無該筆資金,不能按時劃轉。瀘州銀行當即將向法院提起訴訟。

經過馬拉松式的漫長訴訟,法院最終審理查明,2012年下半年,為應對白酒銷量下滑,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推出「資源交換,助力營銷」方案。

該方案約定,瀘州老窖將5000萬元為單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銀行一年,合作銀行按照國家規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給瀘州老窖,瀘州老窖與銀行簽訂存款及開銷戶協議進行約定;合作銀行通過該存款,獲取存貸差收入,以團購價購買瀘州老窖指定產品;銀行也可以向客戶推薦,主要由客戶購買。每5000萬元存款對應購酒在600萬元以上,先購酒後存款。

2012年10月,袁劍鳴從朱某(已判決)處得知瀘州老窖有上述「資源交換」業務,認為可以利用一年的定期存款期套取該款使用,便與朱某合謀共同套取瀘州老窖的存款。

袁劍鳴夥同朱某等多人,採用虛假購銷合同、偽造老窖公司和銀行印章、偽造銀行存單等手段,合謀騙取瀘州老窖公司在銀行的存款1.5億元,用於高利放貸、購買不動產等牟利。

2014年7月,袁劍鳴因走私被海關刑事拘留,28天後被取保,但資金出現嚴重問題。2014年9月朱某也失聯,沒法歸還1.5億元資金,故袁劍鳴在這筆錢到期前幾天帶其跑路,從廣西出境到柬埔寨、泰國。

損失最終由誰買單?

袁劍鳴最終投案自首,並獲有期徒刑17年,處罰金420萬元。

不過,這1.5億元消失的存款黑洞最終由誰來填補上呢?

由於袁劍鳴在騙取資金過程中向農行長沙迎新支行行長鄭某行賄現金200萬元及轎車一輛並獲得諸多「方便」,銀行在這一過程中難辭其咎。

瀘州老窖今年5月公告,截至2019年5月16日,長沙存款案經湖南省高級法院終審認定涉案金額為14942.50萬元,已陸續收回1797.99萬元。對於瀘州老窖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的賠償責任,中國農業銀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其餘損失由公司自行承擔。

據中新經緯客戶端計算,不考慮資金的時間價值,瀘州老窖需要自行承擔超5000萬元損失。分析人士指出,這部分損失最終或以公司計提壞賬的方式轉嫁給投資者。

敲響上市公司內控警鐘

資深財經評論人朱邦凌曾發布評論稱,巨額存款丟失很大程度上牽涉多方利益糾紛,背後很可能有企業與銀行之間的暗箱操作與灰色利益鏈條。

白酒行業歷來是一個現金流充裕的行業,賬上往往趴著大筆貨幣資金。以瀘州老窖為例,其2018年年報顯示賬上貨幣資金高達93.67億元。日進斗金的酒企自然成為了銀行眼中的「香餑餑」。

朱邦凌此前推測,瀘州老窖異地存款很可能是為了幫助經銷商買酒,這就是被稱為白酒企業創新營銷模式的「存款賣酒」。而從法院披露的判決書來看也證實了這一推測。

據其介紹,「存款賣酒」模式在實踐中分為三步:酒企在銀行存款,銀行用酒全部指定該酒企,隨後由銀行介紹客戶買酒,最後酒企依然按額度存款給銀行。在行業調整期內,酒業上市公司面臨著巨大業績壓力,能幫酒廠賣酒是酒廠選擇銀行存款的前提條件。另一種是銀行通過有資金需求的小貸公司和擔保公司完成賣酒任務。

他同時指出,「存款賣酒」只是巨額存款丟失的誘因,資金被盜取之後居然經過了很長時間才發現,瀘州老窖的內控環節難辭其咎。

在康得新面前,瀘州老窖這起存款失蹤案算是「小巫見大巫」。今年年初,因手握150億貨幣資金卻無法兌付10億元債券,昔日大白馬康得新的爆雷引發市場震動,而問題的關鍵也在於康得新在銀行的122億存款去向成謎。

近年來發生過存款或募資丟失案的還有東北高速、北大荒、宏智科技、東北高速、閩東電力等上市公司。

近年來,上市公司獐子島「扇貝出走」的劇情多次上演,公司市值在這一過程中蒸發數十億;曾經的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2018年巨虧近39億,而公司給出的解釋之一是2018年6月開始,公司出現資金流動性緊張局面,由於資金緊張,飼料供應不及時,公司生豬養殖死亡率高於預期。有網友質疑稱,既然沒錢,為什麼不賣了一半豬給另一半豬換飼料?

7月31日,*ST雛鷹發布公告稱,2019年7月5日-31日公司股票收盤價格均低於股票面值(即1元),截止公告日收盤價為0.73元/股,未來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不會高於面值,根據規定,連續二十個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權決定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目前,雛鷹農牧股票已經停牌,但復牌後或仍難逃退市命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