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部變成「中外關係破壞部」?(圖)

2019-07-14 01:38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王毅在國際場合時常惱羞成怒,忘記了外長風度,讓記者會成了鬥氣會。
王毅在國際場合時常惱羞成怒,忘記了外長風度,讓記者會成了鬥氣會。(圖片來源:Fred Dufour - 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外交官在國際上的形象備受批評。中國和歐美的關係數月來日趨緊張,外界分析這與中國外交官員在國際上亂作為有關。法媒指中共控制的中國外交部更像是「中外關係破壞部」。

法媒指王毅帶頭 中國外交部「成了中外關係破壞部」

法廣7月13日刊文稱,中共的外交官員似乎都不善於「外交辭令」,嚴重缺乏彈性,發言人語氣橫蠻,駐外使節炮彈連連,不像外交,更像在對外作戰。

文章舉例說,中加關係的敗壞,中國外交部就有一份「功勞「。比如加拿大因孟晚舟事件捲入中美爭端,中國駐加大使盧沙野輪番嚴斥加拿大拘捕孟晚舟是「有預謀的政治行動」,「加方此次做法讓中國人民寒心」。連親共港媒也發表評論指盧沙野成了「重炮手」。

在中國施以報復拘捕兩名加拿大人招致渥太華聯合西方盟友譴責時,盧沙野甚至警告加拿大當局,如果禁止華為參與加國5G建設,將會面臨「後果」,儼然是一位判官。

文章說,這使本來與美國立場有別,比較中和,更傾向與北京友好的加拿大特魯多政府,在中國外交使節的努力下,一天天與中國敵對起來,加方的口氣也越來越強硬。

不但盧沙野如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動輒以訓斥霸氣的語調說話,據說這是為了要向西方國家爭奪話語權,結果成了罵戰。

比如,中加兩國外長2016年6月1日舉行聯合記者會,一名加拿大女記者就香港書商失蹤事件發問如何促使中國改善人權?問題並沒有直接指向王毅,但王毅隨即怒斥女記者「傲慢」,他手指記者說:「你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國的偏見,和所謂的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王毅反問女記者「你去過中國嗎?」結果,王毅在這一國際場合惱羞成怒,忘記了外長風度,記者會成了鬥氣會。

今年3月8日,王毅出席人大記者會響應記者提問時,表態支持華為提告美國政府。在回答這個問題時,王毅還一邊「惡狠狠」地舉起了拳頭。

法廣說,難怪有網民議論:「外交部在王毅主持下,成了中外關係破壞部!」這話也許說重了?但中外關係漸漸失去了和緩、談判、圓通、交流的空間,中國與歐美多國關係惡化卻是不爭的事實。

「紅衛兵」李肇星成「發脾氣外交」始作俑者 桂從友「一舉成名」 

法廣表示,或許是因為有外交部長示範,中國駐外使節爭先恐後搞「發脾氣外交」,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更是「一舉成名」。

去年9月,一家中國旅客深夜在斯特哥爾摩蹭店不成反遭警方趕走,卻倒打一耙指責瑞典不人道,事件後變成國際外交事件。中國大使本應瞭解事實,出面熄火,但桂從友以高調的戰鬥姿態,連續不斷高調接受媒體訪問,有意忽略細節,義正詞嚴譴責瑞典不講人權粗暴對待中國遊客,譴責瑞典人權出了問題。當記者問他曾姓遊客一家提前十幾個小時到旅店是不是有問題,桂大使竟然說:「那不就是早到幾個小時嗎?」令記者語塞。由此令中瑞關係烏雲密佈。

除了中國外交部抗議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中國公民,官媒齊聲助威,但中國民間卻一面倒認為中國遊客理虧,罕有地沒有追隨官方立場。

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在事件中的表現被認為代表了中共培養出的外交官員的整體惡劣形象:紅衛兵。中共這一套外交手段不但讓國際笑話,也讓中國網民譏諷。

2018年11月18日結束的亞太經合首腦會議(APEC),也爆出中國外交官因會議公報措辭爭議闖進巴布亞新幾內亞外長辦公室被警方驅離的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回應時反問,中國外交官文質彬彬怎會這樣。但《華盛頓郵報》隨後列舉了相關的現場情況佐證,並將中共的APEC峰會表現稱為「耍脾氣外交」。

華郵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的文章提到,APEC峰會舉辦近30年,這一屆破天荒出現領袖宣言難產的情形,從峰會還沒開始一直到峰會結束,中共官員運用一切機會強硬施壓或暗中破壞巴新政府和其他峰會成員國。中國代表團更在峰會宣告失敗的當下鼓掌慶祝,讓其他國家外交官十分反感。

據羅金錶示,一名出席峰會的美國高階官員告訴他:「這有點變成中國官方關係的慣例:耍脾氣外交。」羅金指控說,「他們宛如在自己地盤般來來去去,並試圖透過霸凌手段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法廣並指出,中國的外交部向戰鬥部演變似乎是從李肇星任部長時開始變得明顯的。2006年2月中國外長李肇星與歐盟三駕馬車在維也納舉行會議,會後新聞發布會上,一名記者問李肇星如何看待六四問題,李肇星直斥記者是政客,教訓「記者不應該做政客」,李部長出人意料的表現,滿座皆驚。

曾任中國駐美大使、外交部長的李肇星,因言語粗魯,給國際社會留下的印象並不好,美國媒體稱他為「紅衛兵大使」。

李肇星是江澤民親信,曾公開監視胡錦濤。據前美國副總統切尼的回憶錄披露,2002年春天,他邀請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胡錦濤訪美期間,切尼希望通過一對一的談話瞭解胡的真實想法。在午宴後,切尼將胡單獨請進書房。不料陪同胡出訪的時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為了監視胡錦濤硬是闖了進去,坐在切尼與胡錦濤中間。此事令胡大為惱怒。

中共外交官為何會如此表現?

對於中國外交官員如此行為的原因,清華大學政治系原講師、時評人吳強表示,主要是因了向黨表忠:「外交官員是所有政府部門當中,應該說是最具有馬列主義色彩,意識形態最保守的一個部門。在工作紀律方面也是嚴格的按照黨的紀律來行事,從思想到行動上面都是非常的忠誠,非常的保守,非常的僵硬,寧左勿右。」

時事評論家橫河指出,中共向來的文化就是奉行鬥爭哲學,不講禮儀不講文明,而且這些官員在國內訓練成習慣之後把野蠻粗暴表現在國際舞台上。官員們的最大任務是維護中共政治正確,其教育體系與中國傳統禮儀是背道而馳的。

橫河表示,中共外交官沙祖康和李肇星都是典型的強硬派,甚至還和外國外交官發生肢體衝突,回國卻受到表彰。這鼓勵了外交人員在國外為了中共面子而違背基本外交禮儀。

橫河說,過去是外交官強硬對付西方強權是光榮的標誌。現在,他們對第三世界或者小國也使用同樣的手法。這樣的做法在國際上被認為是以大欺小,是新殖民主義的表現。對於這樣的風格,美國牽頭說不的時候,各國紛紛站起來反抗。這也是導致中共外交失敗的原因所在。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