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祺隔海喊話:王滬寧沒良心(圖)

2019-05-08 10:22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終於登上政治局常委之位。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終於登上政治局常委之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今年是「六四」30週年,曾經在中共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的嚴家祺因「89六四」流亡也已30年,他在接受港媒採訪時表示愧疚半生,並希望昔日好友、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7常委之一王滬寧今年「六四」前往看看天安門母親。

據香港《蘋果日報》5月8日報導,嚴家祺夫婦現居馬里蘭州的老人宿舍,環境優美,報導說,嚴心中悲痛似乎比10年前更深。傷痛,不只是回不了中國,更是源於悲憤中國正義不彰,源於對妻子高皋的內疚,源於毀了拯救者一生,亦源於舊友、中共七常委之一王滬寧埋沒良心。

一度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的嚴家祺說自己連累身邊人,連自己有時也責備自己,「一個是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她們,我一想到她們就感到,應該說共產黨害了她們,我看到如果……哎呀,如果我不寫聲明,是不是對她們會有點影響,我感到有一些對不起她們,像(前總書記)趙紫陽就對不起」。

在訪問中,嚴家祺主動提起王滬寧這位他昔日的好友。嚴家祺對王滬寧有知遇之恩,兩人多次共同外訪,沒有嚴家祺的推薦,王滬寧根本無法認識江澤民及胡錦濤,更遑論後來的「三朝國師」。

據嚴家祺說:「我也希望他聽一聽:讓六四恢復真相,翻六四的案,六四不是暴亂,而是共產黨對人民的犯罪行為!我希望他能夠為中國、香港、六四恢復真相作出貢獻,如果不做這件事情,中國的問題,他個人,也都會出現新的問題」。

嚴家祺越說越激動,再次差點哭起來:「六四的案不翻,我要發瘋,我希望王滬寧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看著我的眼晴,看著我流眼淚的眼睛,請他們去看看天安門母親,請他去丁子霖家裡去看一眼,你先不翻案,去看看人家可以嗎,都30年啦。」

現年76歲的嚴家祺,曾擔任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在六四前,嚴家祺曾在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過,是趙紫陽的重要智囊。他也曾在胡耀邦主持召開的「理論務虛會」上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

六四運動後,趙紫陽被軟禁,直到其去世;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鮑彤被捕;包括嚴家祺在內的不少學者及學生領袖出逃到海外。

王滬寧仕途發跡於上海,最初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明報》曾刊文提到,六四時的王滬寧,還是「一介書生」,擔任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主任兼教授。1989年王滬寧曾到美國訪學,六四後還曾避居法國3個月,但並無支持學運的表態。

1995年王滬寧被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當時正是「六四」學運被江澤民當局鎮壓的6年之後。

王被調到北京的第一個職位是中共黨內智庫機構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後來做一直做多年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王滬寧在2017年10月25日結束的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以在新一屆七常委中排名第五出場。王隨後接替劉雲山,掌管中共意識形態、宣傳等。

時評家陳破空表示,謹小慎微、唯命是從,善於察言觀色、揣度上意,是王滬寧做人的準則。王滬寧三朝不倒,是因為雖出自江派,但並不執著於派系,唯一的標準,是對上司的順從。王滬寧能為當權者出謀劃策,並會用把控得到位的語言,為當權者精心包裝。加之謹言慎行,行事低調,不輕狂,不張狂,只是出主意,並不拿主意,以免犯忌。故而深合上意,深得上司歡心。

《北京之春》曾發表郝雪森寫的一篇短文,稱王滬寧其實是「三朝罪惡策劃元凶」。

《看中國》專欄作家園丁近日也刊文指出,王滬寧1955年生於上海,經歷「文革」時期,在「文革」後他進了大學,又攀升為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但是他的思想觀念中,極左思潮和對政治鬥爭的權術觀念根深蒂固。當曾慶紅和吳邦國,將他推薦給江澤民時,真使主僕二人,喜出望外,各得其所。就是在這時期,王滬寧為江澤民炮製出來「三個代表」謬論。在江澤民大講「三個代表」的同時,他迫害人權已經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