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大起底!助紂為虐的文痞(圖)

2019-05-05 11:49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王滬寧為江澤民炮製出來「三個代表」的謬論,是一個助紂為虐的文痞。
王滬寧為江澤民炮製出「三個代表」的謬論,是一個助紂為虐的文痞。(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今見《北京之春》有郝雪森寫的一篇短文,稱王滬寧是「三朝罪惡策劃元凶」。筆者也有同感,因此也寫此文備讀者參考之。

王滬寧何許人?此人1955年生於上海,在「文革」時期,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初中學生。眾所周知,在「文革」期間的上海,是王洪文造反起家的根據地。那時的極左思潮氾濫,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真是史無前例,無以復加。文革十年,翻來覆去的折騰,各種思潮,對於一個在此環境中長大的青年,肯定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崇拜什麼,喜歡什麼,就會對他的人生成長道路的選擇,起著決定作用。從他選擇從政的人生道路,可見其志向非同一般。

在「文革」後他進了大學,又攀升為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但是他的思想觀念中,極左思潮和對政治鬥爭的權術觀念根深蒂固。王洪文從上海造反起家,最終爬上中共副主席位置;江澤民從上海起家,最終擔任了黨中央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王滬寧是見證人。常言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所以,當曾慶紅和吳邦國,將他推薦給江澤民時,真使主僕二人,喜出望外,各得其所。1995年他被調到北京,任職於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還擔任了江澤民的特別助理。

就是在這時期,他為江澤民炮製出來「三個代表」謬論。這個謬論,就是為江澤民臉上貼金,欺騙國人。對這「三個代表」理論,中共在2000年開始大肆宣傳,為江澤民禍國殃民做掩護,以至於後來寫進「黨章」和「憲法」。須知在江澤民大講「三個代表」的同時,他迫害人權已經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1999年他迫害法輪功已經採用了最流氓、最專制獨裁的手段,採取造謠惑眾,顛倒是非,動用國家機器,投入大量人力財力,摧殘信仰真善忍的民眾。而且這種踐踏人權的迫害,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至今仍未停止。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當這紅極一時的「三個代表」謬論被捧上天時,也就是江澤民對王滬寧最得意時,王滬寧的名利之心,促使他向人們透露了真情,說出了他是「三個代表」的真實作者。但是,江澤民還沒有來得及懲治他,江就下臺了。

在胡錦濤當政期間,王滬寧被提拔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研究室主任。他為胡錦濤炮製了「科學發展觀」和「與時俱進」理論。其實胡錦濤在位期間,仍舊執行的,是江澤民確定的政治路線。

到了習近平上臺後,王滬寧被提拔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他為習近平策劃了繼承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實現「中國夢」的政治主張。他為習近平設計的政治路線,就是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中共一黨專政,繼承毛的獨裁專制統治,不准人民享受民主自由,黨可以踐踏人權,高官可以貪污腐化,而百姓不能有言論自由。所以要對全國實行網路監控。在國際上,推行爭霸權,搞「一帶一路」,其實質就是利用商業貿易投資,在國際上為其政治目的服務,即企圖用「一帶一路」,來破壞美國與世界上的盟友關係,從而推行共產主義,實現其赤化全球的幻想。

提到王滬寧是助紂為虐的文痞,想到毛澤東的幾個秘書,也有不助紂為虐者,結果不是被獨裁者所排斥,就是不得善終,而助紂為虐者,卻被毛重用,但其結果,也是身敗名裂。

毛澤東從延安時期與蔣中正分庭抗禮,到在北京登上無產階級專政國君寳座,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發動過無數次政治運動整人。乃至發動「文化大革命」運動群眾,禍國殃民。乃至將林彪逼的鋌而走險,最終導致他懷疑身邊的一切人而壽終命寢。他一生用過許多秘書。例如在延安時的張如心,是他最早的一個秘書。由於此人有個性,有自己頭腦,不合毛意,結果被毛甩了。到毛取得北京政權前後,使用的秘書是田家英,此人是四川人,原名曾正昌,是個樸實無華,誠實、有正義感,性格耿直剛烈的知識份子,他自1948年就擔任毛的秘書,曾參與《毛選》1至4卷的編輯出版,也是《毛澤東詩詞》的編輯。但是他見毛要整彭德懷時,想保彭總因而惹禍,引起毛對他的猜疑,排擠。1961年他曾到農村調查,為毛起草過《人民公社60條》。在1966年5月毛以「一貫右傾」加罪於他,令其停職反省。在5月23日他在毛的書房自裁明志,即在中南海永福堂上吊身亡。

1959年的廬山會議,毛的秘書周小舟,因對毛整彭徳懷有異議,而被毛打成反黨集團成員而撤職。他是毛的同鄉,有文才,又與毛有共同愛好,喜歡古詩詞,因而得到毛的喜愛,自1936年就擔任毛的秘書,「文革」開始後,他遭到批鬥,因不堪對他的人格凌辱和人身攻擊,選擇在毛的生日這天,也就是1966年12月26日服安眠藥自殺了。

毛的秘書李銳,同樣因不配合毛整彭德懷,在廬山他寫了《廬山會議實錄》,被撤去秘書職務。從廬山下來後到在水電部,被連續批鬥三個月,最後被撤職、開除黨籍,定性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鬧得妻離子散,被送北大荒勞動改造。「文革」期間又被迫害,關進秦城監獄。大家知道,李銳雖然命途多舛,但是他是個長命之人,活到101歲,今年初才過世。他曾經兩次去過蘇聯,三次到美國,還到過日本、法國、瑞士、澳大利亞等國,見過世面,因而思想不禁錮。在他看到蘇聯垮臺之後,他反思,認識到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從根本上就錯了,他說「代表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的知識份子階層和資本家階層是不能被消滅的」,他還說「人類社會進步主要靠人民民主」。他在1989年「六四」時曾上書反對鎮壓學生。他能從思想上與中共決裂,並在去世之前,將自己的日記,全部捐贈給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此舉也是明智的。

在毛的秘書中,還有一人也是得善終的,就是胡喬木。他善於左右逢源,被胡耀邦稱為「一日無君,則惶惶然」,也就是說,他會對毛投其所好。在廬山上他觀察到,毛澤東和劉少奇之間,對批判彭德懷的立場不同,出於自保平安的動機,於是托病,向毛提出,要求長期病休,被毛批准,因此,他「文革」期間沒有受到衝擊,後來又被鄧小平重用。1975年他同吳冷西、胡繩、熊復、于光遠、李鑫、鄧力群、龔育之等人組成鄧小平的秘書班子。1981年擔任中央秘書處秘書,1982年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主持起草了《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他活到81歲而終。

胡喬木原名胡鼎新,江蘇人,1941年至1960年擔任毛澤東的秘書。在廬山會議開始時,他和陳伯達、田家英都是反對大躍進、反冒進的,但是當毛翻臉後,他馬上改變立場,變為維護毛。由於他心裡矛盾,他背地裡又鼓動李銳寫《廬山會議實錄》。

我讀過胡喬木的《中國共產黨三十年》,這是一本被中共奉為《黨史》教材的小冊子,其中有許多不實之處,是為中共塗脂抹粉,掩蓋歷史真相,為毛歌功頌德。好在他晚年對寫此書有所反思,承認「有很多不實事求是的地方」。胡喬木對胡耀邦不夠尊重,胡耀邦是「紅小鬼」出身,也就是說,他是從小在「革命搖籃」裡長大的,沒受過正規學校教育,因此胡喬木認為胡耀邦文化水平低。記得鄧小平當「攝政王」掌實權時,胡耀邦擔任總書記,鄧小平認為胡耀邦領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後來從內部傳出的消息才知道,胡喬木曾與鄧力群聯手發起「清理精神污染」運動,因遭到胡耀邦抵制而未成氣候。胡耀邦最後被鄧小平等逼下臺,與胡喬木在鄧面前說耀邦的壞話也有關係。

在毛的秘書中,陳伯達,戚本禹是助紂為虐的典型。

1966年毛發動文化大革命,陳伯達擔任中央文革小組長。中央文革小組就是毛指導文化大革命的領導核心。陳伯達對毛望風使舵,到處扇風點火。他本身又是一個野心家,陰謀家,兩面派,他一面吹捧毛,一面又與林彪勾結。所以當林彪出事以後,他被揪出來,關進了秦城監獄。他刑滿被釋放後,1985年接受記者採訪,自稱「我是個犯了大罪的人,愚蠢之極,負罪很多,文化大革命是個瘋狂的年代,那時我是個發瘋的人,我是個悲劇人物。」

戚本禹是被毛選中的筆桿子,曾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副局長,辦公廳代主任。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是《五一六通知》的起草者,但是此人居心叵測,用當年與他在中央秘書處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對他的評價說,他雖然能說會道,有鑽研能力,但是他有極端的個人主義,不擇手段的向上爬,妒忌心強,愛拉幫夥,整人心狠。周恩來說他是個到處伸手的野心家。1967年武漢「七二零事件」後,周恩來向毛進言,將其關進秦城監獄。1983年他被判處「反革命煽動罪,誣告罪,打砸搶罪」,被判有期徒刑18年。1986出獄以後,他還出版過《回憶錄》,他的《回憶錄》也遭到當年的同事們,在《炎黃春秋》公開發表文章批判,說他惡習不改,揭露他在《回憶錄》裡繼續編造謊言,自吹自擂,造謠惑眾,吹捧江青,為自己的罪行開脫。出獄後他還著文批判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的回憶錄》。2016年他死於癌症,這就是助紂為虐者的悲劇結局。

參考信息:《炎黃春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