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勸酒文化背後的邏輯有兩點(圖)

2019-04-24 09:55 作者:肥肥貓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喝酒超量對身體有害。
喝酒超量對身體有害。(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9年4月24日訊】中國政界和商界的勸酒文化絕不僅僅只是個禮儀性的東西,而是有非常明確的實際功能的,具體而言,要實現兩個目的:

1.服從性測試

2.誠意測試。

1.服從性測試,指的是勸酒者通過觀察你是否服從他要你繼續飲酒的指令,觀察你能不能為了「場面」傷害自己身體,來判斷你對其的服從程度。聽著好像很扭曲,但其實這是一種最典型的權力的彰顯方式。

尤其在掌權者自感權力並不穩固的時候,他往往需要周圍人反覆以各種「確權」的儀式讓他確信自己權力在握,對方被逼喝酒的窘態,是權力持有者在酒桌上最佳的享受。

勸酒者為了實現這個目的可謂出盡八寶。有些勸酒者喜歡把利誘包裝成威脅,「你不喝可不夠朋友啊」,言下之意是喝了就是朋友;有些勸酒者喜歡把威脅包裝成利誘,「這杯乾了,這個合同就是你的了」,言下之意是不喝你就出局了。

有些人覺得這個邏輯很荒謬,但服從性測試恰恰必須荒謬。就比如「指鹿為馬」就是典型的服從性測試:上級其實心裏知道這不是馬,下級也知道這不是馬,上級知道下級知道這不是馬,下級也知道上級知道自己知道這不是馬,但是你還得說這是馬。雙方心知肚明,互飈演技給外人看罷了。

對顯而易見的荒謬依然表示服從,才是服從性測試的核心意義。

同樣,在酒桌上,你以為他真的不知道喝下去你會難受?不知道對身體有害?不知道你第二天會頭疼欲裂?勸酒者完全知道,太知道了。但這種傷害和痛苦恰恰是意義所在。如果沒有後果,則無法測出「服從」的程度。就像幫會入會需要在手上劃一刀,是在以最微量的自我傷害的形式,來展示服從的姿態。

在政界,這種測試是往往是一場宣誓效忠的儀式,提醒你上下關係要怎麼擺;在商界,這種測試是給大家明確「到底是誰有求於誰」,看似平等互利的合作關係其實從來都不是平等的。

2.誠意測試,指的是勸酒者時刻在觀察被勸者是否能夠放下心防和體面,向勸酒者及旁觀者展現醜態。維繫一段關係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醉酒就是這種代價。醉酒後的醜態是一種小劑量的抵押物,在人和人之間還不能完全信任,但又需要建立合作關係的時候,是某種意義上的credit enhancement。

所謂「喝到位」就是在說這個。如果一頓筵席散盡,你仍然表達清晰,步履穩健,會被認為「今天小王沒喝到位」,言下之意你沒有向我交付醜態作為抵押物,你仍然將你自己的體面、形象、自尊看得比我對你的信任更重要。

直到喝的瘋言胡語,脫了上衣跳舞,吐完躺倒,勸酒者心目中的抵押品才算足額交付完畢。這期間觀眾越多越好,洋相越大越好,起鬨者和圍觀者實質上都是抵押交付的見證人。

這種酒桌文化是地地道道的中國特色,世界上嗜酒如命的國家有的是,比中國人貪杯的民族多了去了,但人家大多都是自己喝自己的,絕不會管到別人杯子裡去。自己躲著不喝卻想盡辦法讓別人多喝的,惟中國獨此一家。這種酒桌文化也並不是什麼「中國的古老傳統」,而是最近幾十年才興起的東西。

至於這個傳統的來源,評論裡有人說是共產黨帶來的下層軍隊文化的雜交物,理由是中國酒局對於高度蒸餾燒酒的偏好,和中國傳統士大夫階層偏好黃酒完全不同,我覺得有一定道理。中國的「商」許多是從「官」變來的,而中國的「官」又是從「軍」脫胎而來的。而權力等級體系體現的最淋漓盡致的,必是軍隊無疑。

我們從熟人社會轉為陌生人社會才幾十年而已,而缺乏成熟的互信機制,才是這套看似荒謬的酒桌文化背後的真正邏輯。個人觀察,喝軟飲料長大的80,90後一代人現在已經淪陷。這套酒桌儀式是如此普及和具有感染力,以至於滲透到了這個國家的每一寸土地。這證明了其具有深厚的民眾土壤和現實基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肥肥貓的小酒館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