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拒絕」和顏悅色 一拳到位(圖)

2019-04-23 08:40 作者:莊舒涵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該拒絕就直接說,無須拐彎抹角。
該拒絕就直接說,無須拐彎抹角。

拒絕是一門藝術,所謂藝術就是「人人可欣賞,卻未必人人都能懂得它的美」,那如果不把拒絕視為藝術,而是把它當成像說「謝謝」、「不客氣」那麼自然,會不會變得更簡單?

我在2018年初毅然決然報讀台大EMBA推廣學分班,第二學期終於快熬完了,這一學期兩門課在報告考試上皆屬重量級,尤其最後一個月得交出三個大報告,每週都須額外再花一個晚上和一個假日下午的時間出來討論。

當中組織管理課的報告是用一部電影來做解析,須繳交完整書面分析及30分鐘的上台簡報,經過二次討論後,各自交出所負責的議題報告,在這團隊中我最年輕也較擅長電腦軟體的操作,我心想那我來負責上台的PPT和多媒體整合。

第三次會議在一個週六早晨,我們相約於師大的校園角落,邊吃早餐邊討論上台的呈現形式,不愛依循常規的我提出了新穎的想法,其他四位同學起初有些猶豫和擔憂,我在一旁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地說服他們,最後我們決定以不同於過去的報告模式上台呈現。

在分配好各自上台的角色後,一位夥伴提出了:「卡姊我們都得靠妳了,上學期都是另一位同學幫我們做整合,我幾乎不會使用PPT,妳看我到現在都還是手稿。」

順著她的話我接著說:「沒問題,上台PPT我可以設計製作,影片我來想辦法看怎麼在當天播放。」她看我一口答應,繼續進攻說:「給老師的PPT也麻煩妳一起啦!我們都不擅長。」

這時我完全沒有經過思考,而是很自然地順著心脫口而出:「給老師的報告我沒有時間做整合,你們看誰可以來負責,其實就是把大家PPT的字型、行距、顏色稍加統一,做個封面和目錄排一下順序,這個不難。」

業務背景的她仍不死心的追著提出:「妳都說不難了就妳來,這樣給老師的報告和上台的報告風格就能更加一致。」

面對朋友同事的請求,先考量自己的時間與能力,再決定答應或拒絕。
面對朋友同事的請求,先考量自己的時間與能力,再決定答應或拒絕。(以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讓拒絕和顏悅色 一拳到位

如果你是我,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盡各種方式說服,你是答應不答應呢?一直以來面對請求時,無論最後是答應或拒絕,首先我會考量的是自己有多少時間、有多少實力,而非我說「不」時,對方會不會很難過或不舒服、會不會認為我無情冷酷,或者自己會不會感到不好意思和愧疚。

講得一派輕鬆的我,過去也是有過許多不想出席的活動,在對方的戰略攻勢下答應了,從答應的當下立刻後悔,接著心中無時無刻掛著不想去的怨念,前一天甚至期待來場大病,當日要不就是賴到最後一刻逼自己出門,或假藉大家常用的101種理由跟對方說不便出席。

在非自己工作範圍內,同事的開口請求協助也是如此,要不壓「死線」累壞自己,要不在倒數三秒才跟對方說時間不許可,結果反而被討厭、被說為什麼「不早拒絕」。面對學校或政府機關,及某些規格很怪的企業邀約也一樣,往往逼自己答應後被搞死或是成效出不來,到頭來只能後悔莫及。

後來想想,倘若要如此折騰自己,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說「不要」!當開始懂得開口拒絕後,發現大多時候自己內心上演的小劇場根本壓根都沒出現過,既然對方提出請求都不會不好意思了,自己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所以,那天我的拒絕沒有上演任何內心小劇場,而是把我拒絕的理由毫無潤飾地直接說出:「我可以答應我就會直接說好,我這段時間手上還有許多事在忙,在時間有限下,我可以做的就是負責上台的PPT,不要再叫我整合交給老師的報告了。」語畢後,果然另一位同學自告奮勇的表示,只要大家在指定的時間前給她最後版本,她可以來負責。

所以,沒有什麼事像對方所言非自己不可,更別怕他人覺得你難駕馭或搞定,而是先考量評估自己有多少時間和能力,並同時問問自己內心的意願值有多高,再來決定接受或拒絕。

該拒絕就直接說,無須拐彎抹角,要展現拒絕的藝術到頭來只是更難拒絕。真要我來說,拒絕不用搞得像藝術,因為不是人人搞得懂,而是像武術,一拳到位,練就不須面部猙獰就能和顏悅色地輕揮一拳以出擊致勝。

※本文整理、節錄自莊舒涵不再討好所有人:別人的評價,不該限制你的人生》一書。由時報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