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週放水2萬億 房價會不會大漲?(組圖)

2019-01-24 09:30 作者:路財主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一週放水2萬億,那中國的房價會不會大漲?
一週放水2萬億,那中國的房價會不會大漲?(圖片來源:Adobe stock/Lianxun Zhang)

【看中國2019年1月24日訊】1月21日,又是一個出口轉內銷的新聞:「彭博社報導,中國計畫將2019年新發專項債規模設在2.15萬億元人民幣,但其最終額度仍有待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通過。」

這個2.15萬億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再加上上一週央媽放水2萬億元,有人就恐慌了:這麼著放水,房價是不是又要大漲了?

而中國央行1月15日起降准釋放7500億元長期資金+連續五天逆回購釋放1.27萬億元短期資金。

先來分析一下這2.02萬億資金的構成:

降准釋放的7500億是屬於長期資金,水池子的水位妥妥的高升一小截沒的說;1.27萬億元的逆回購當中,其中7700億元都是一週內的短期資金,另外的5000億資金也是在社會上釋放1個月之後,央媽就要收回的錢(當然,等這1.27萬億元資金到期,央媽可能會再度祭出大手筆逆回購,維持這個規模,但這是另一碼事)。

另外,每一期央媽放水的時候,通常也有相當一部分的逆回購、酸辣粉、麻辣粉(MLF,中期便利借貸)到期,所以更值得關注的,其實是新增的放水量。

我們把到期的資金8600億元剔除掉,本週市場上新增的貨幣量實際上是1.16萬元——所以,正確的演算法是,市場新增水量1.16萬億元!

現在,我們開始分析房價的問題。

之前文章中,已經談過了接盤俠的問題;之前的文章中,也談到了當代社會債務、貨幣和信貸互相循環的關係;今天,主要從貨幣和信貸循環的角度給大家分析,為什麼看起來央媽放水了這麼多,2019年房價再度大幅上漲的可能性還是很低很低?

前兩天,廣發銀行聯合西南財經大學發表了一份《2018中國城市家庭財富健康報告》,其中有一個數據是:中國家庭總資產配置中,房產佔比高達77.7%,金融資產配置僅佔11.8%!

我們不去糾結這個數據到底有多準確,但中國城市家庭總資產中,房產是絕對的大頭並沒有誰有疑問——正因為房產是中國城市家庭總資產中的絕對大頭,所以人民幣的廣義貨幣供應量與房價的關係極為密切。

筆者2016年寫過一篇文章,叫做:天價房與天量錢互為因果、自我強化!其中論述的一個核心邏輯就是:因為土地拍賣制度、房屋預售制度和「首付+貸款買房」的三大制度,促使中國和香港一樣,房地產金融化、房地產貨幣化,廣義貨幣供應量這麼大,主要得拜房地產所賜;而反過來,高貨幣發行量,又大力刺激房價上漲——他們互為因果,自成循環。

現實社會雖然很複雜,但其他所有商品價值加起來與房價比都很低很低(你將你身邊的手機、電腦、書本、衣服乃至汽車什麼的,將他們與房價比比就知道了),如果把貨幣數量增多,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房價的漲幅,差不多就是貨幣數量的增加幅度,而過去15年,中國大城市房地產的總體上漲幅度,基本上接近於貨幣供應量增長幅度。

正因為房子在中國城市家庭中的佔比如此之高,所以房價問題在中國基本上可以和廣義貨幣問題劃上等號。

但是——這是在實體經濟,特別是居民部門的債務負擔很低的條件下的邏輯。

當實體經濟中的企業部門、居民部門和地方政府部門的債務到達極限之後,因為涉及到償還利息和本金的問題,房價與貨幣的關係演化出了新的邏輯:

房價是否上漲的核心,在於廣義貨幣增速與社會實際利率的差值。

中國分部門債務/GDP比率
中國分部門債務/GDP比率(作者博客)

用個小例子簡單說一下關於債務與廣義貨幣的邏輯——

假定全社會上有180萬元錢,但任何使用錢的人都需要支付利息並到期歸還本金,如果社會普遍利率是10%,那麼,明年此時,如果社會上的錢少於198萬元,無數的人將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本金和利息,全社會會陷入資產通縮狀態,主要資產價格(房價)將橫盤或下跌。

根據央行最新數據,2018年12月底,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182.67萬億元,相比2017年底的169萬億元,增長了8.1%。

2013年以來中國廣義貨幣量M2的增速變化情況
2013年以來中國廣義貨幣量M2的增速變化情況(作者博客)

去年的房價,整體上沒怎麼漲也沒怎麼跌,而廣義貨幣量增加了8%,我們姑且認為,8%就是中國社會的整體利率水平(到最終用戶那裡去的實際利率,不是銀行表面上的貸款利率,更不是央行的錢出來時候的利率)。

2019年,如果房價要小漲,廣義貨幣供應就必須以超過10%的速度增加;如果要大漲,必須以超過15%的以上速度增加……

這個,還真的有點不容易。

因為中國實體經濟能夠承擔的債務基本到達頂點,除中央政府之外,其他人都是負債纍纍。正因為沒有人借更多的錢,2015年以來,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已經從14%的年化增長速率,降低到了現在8%的水平。

在央行不調整準備金率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算一下,10%和15%的廣義貨幣增長速度,分別需要增加多少基礎貨幣?

當前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是37.25萬億元,如果增加10%,意味著明年至少也增加3.73萬億元的基礎貨幣;如果增加15%,則意味著基礎貨幣增加4.16萬億元。

就上一週,央媽淨增了1.16萬億元的基礎貨幣,如果持續下去,這當然是個不小的量,但央媽在放水的時候特意說明:1月份是稅收大月。目前已進入1月份稅收高峰期,預計未來幾日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下降較快……

這顯然說明,央媽並未打算將這1.16萬億元的貨幣長期保持下去,最久可能拖到春節過完(農曆新年期間整個社會現金需求量很大,貨幣乘數會下降)就會回收這部分貨幣。

至於彭博新聞中新增的這2.1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這是地方政府2019年22.39萬億元地方債限額的一部分,而筆者曾提到,即便地方政府用滿這個限額,相比2018年的18.3萬億元的地方債總量,增加了4萬億元。

新增的這4萬億元地方債,當然不可能全部進入央媽的資產負債表——根據目前的推算,大約有60%左右的新增地方債會進入央媽的資產負債表,這樣算起來,地方債最終大概只有2.4萬億會進入央媽的資產負債表。

除了地方債之外,央媽早已把市場上該買的高信用等級債券買的差不多了,如果中央政府不額外發行國債,2019年央媽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也就只是會增加到接近40萬億元的水平。

這意味著,如果不調整準備金率,明年的廣義貨幣增長率也就在7.5%左右;進一步考慮年初降准1%,2019年還有的降准空間1.5%,明年的廣義貨幣增長率可能會在10%左右;最大的可能是——明年的廣義貨幣實際增速就在7.5-10%之間。

這樣算下來,不考慮之前文章中提到的接盤俠因素,明年的中國房價,以人民幣計價來看,也就是維持目前的水平。只要不出現情緒上的恐慌性拋售或者購買,即便房價上漲或者下跌,其幅度也都將十分有限。

因此,指望2019年房價大漲或者大跌的人,基本上可以先洗洗睡了。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