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真修識天機 預知生死未來事(圖)

2019-01-15 08: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歷史上許多真正修行的高僧和道士都能預知生死和未來。
歷史上許多真正修行的高僧和道士都能預知生死和未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類的文化是神傳文化,特別是華夏大地被稱為神州。歷史上的預言家都是先知或境界高深的修道人,他們能預知社會的興衰,天象的變化。但是又不能直言而泄露天機,往往都是用一些隱喻,留給後人以借鑑。歷史上有許多真正的修煉的高僧和道士都能預知自己的生死和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名節關大義 義福是先知

唐朝開元年間,有個叫義福的和尚,祖籍上黨。義福精通佛法經義,德行很高,一心供奉普化事業,縉紳士庶,翕然皈依門下。他曾陪同唐玄宗,去東都洛陽,沿途宣講佛法,士紳欽佩,數以萬計的信眾,尾隨相送。

有一天,他上堂弘法,中間小憩時,面對僧俗聽眾,感嘆地講:「我的演講,快要結束,此後,你們再也見不到我開示佛法。為什麼呢?我將辭世西去。」僧俗聽眾很傷心,誰也不願意離開宣經堂。

這天,聽義福講法的人特別多,不少是朝廷的命官,兵部侍郎張均、中書侍郎嚴挺之、刑部侍郎房琯、禮部侍郎韋陟等等,相繼前來聽義福演講。聽到義福這番話,都不免有點傷感,大家都留下來,希望聽聽這位高僧的最後一次說法。稍歇後,義福繼續登壇演示佛法。演講畢,他感嘆地對眾人講道:「我於今天歿世,總該留些訣別的言語,讓我想想,當說些什麼?」

至此他不言語,閉目端坐,大家都靜氣屏息地等待著。很久,沒有聲音,又很久,還是沒有聲音。兵部侍郎張均,沉不住氣了,悄悄地對刑部侍郎房琯講:「我長年服食金丹,進出方內,從來還沒有碰到過這種等著送喪的事。」講完,他稍稍地離開經堂。

張均剛出寺門,義福忽然對房琯講:「我同張公交遊已經幾年了,他將要遇到很大的不幸,聲名和大節終將敗落。他的一生終結,在劫難免,可惜,可惜。」

隨後他又握著房琯的手說:「明公將來須擔中興之任,應當勤勉努力。」義福講到這兒,溘然示滅。

幾年後,安祿山借兵反叛玄宗。張均不敵,投靠安祿山,受安祿山偽朝官爵,助紂為虐,名節不保;房琯協助玄宗平亂,輔助後主,成為唐代的赫然功臣,名節俱保,為人們所讚揚。(原自《明皇雜錄》

和尚以詩代言 預知生死

秭歸郡草聖寺的懷浚,不知是何處人,唐代乾寧年間,絕到秭歸,住持草聖寺。他能知來識往,而多靈驗。又愛書法,擅長草書,且對儒經、佛典、老莊以至詩歌,多有涉獵,又無不匯其筆端。但平時寡言默語,即使與人交談,也都唯唯應諾。鄉里的人,敬他像神明一般。

刺史於公,初到任時,聽說了懷浚,以為他是瘋癲,便將他拘捕於獄中。次日審訊,於公不以言問,代之以詩詞。於公書問他:來自何處?他作偈語答之:

家在閩川西復西,其中歲歲有鶯啼。

如今不在鶯啼處,鶯在舊時啼處啼。

於公再問他:將往何處去?他又作偈語云:

家在閩川東復東,其中歲歲有花紅。

而今不在花紅處,花在舊處紅時紅。

於公見他頗有文墨,並非純是虛妄,便將他釋放了。事後,刺史於公,又揣摩其詩意,類似是海外杯渡和尚之流。

懷浚經此遭遇,名聲更大,來來往往的人,凡經過「草聖寺」的,都去拜謁和尚,懷浚對拜謁者,一視同仁,有求必答,所答只是三五行字,且不明言。當時,唐軍討伐荊州,南平王來訪懷浚。懷浚以詩答云:「馬頭漸入揚州路,親眷應須洗眼看。」這年輸誠淮海,果然獲解重圍,得以會師。

懷浚和尚,死前的一天,在芭蕉葉上,寫了一句話:「今日還債畢,州縣幸安吉。」

第二天,他被人害死。刺史於公,為他祭奠。

(原自《北夢瑣言》)

責任編輯: 張雲峰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