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講花飄雨諸天近(圖)

2018-10-07 07:00 作者:秦山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圖片來源:pixabay)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北宋政治家、文學家。歐陽修是在宋代文學史上最早開創一代文風的文壇領袖,他還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本文為讀者介紹其詩作《甘露寺》。此詩原輯《居士外集》卷五,作於天聖五年春夏間,時為歐陽修科舉落地還家途中。詩人途經潤州,遊覽甘露寺,為賦此詩。

甘露寺,在江蘇鎮江北固山後峰上。相傳三國吳甘露元年(265年)建,後廢。又歷經數次重建。甘露寺包括大殿、觀音殿、江聲閣等。詩人吟詠於甘露寺樓,徘徊而忘歸。

歐陽修是虔誠的佛教居士,禮敬神佛,對佛法無限敬仰,此詩中引用了多處典故,詩意古樸雅緻,表達出作者對佛法的崇敬之意。

甘露寺

(宋)歐陽修甘露寺

雲樹千尋隔翠微,給園金地敞仁祠。
講花飄雨諸天近,春漏欹蓮白日遲。
引缽當空時取露,殘灰經劫自成池。
危闌徙倚吟忘下,九子鈴寒塔影移。

首句描寫甘露寺莊嚴肅穆、靜怡清幽,是個清靜的實修之地。給園,是「給孤獨園」之省稱,亦泛指佛寺。仁祠,是佛寺的別稱。而給園金地,含有一個佛家典故。

大唐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了「逝多林給孤獨園」的來歷。善施長者樂善好施,當地人讚美他的德行,稱他為「給孤獨」。他聽說了釋迦牟尼佛的功德,希望建造精舍,請佛降臨。逝多太子的園地高爽乾燥,適合建造精舍。逝多太子卻開玩笑說,「你若能用金幣佈滿此園,我就賣給你。」善施長者毫不吝惜,拿出所有金幣,鋪在地上。太子被感動,將樹林施舍出來。園地是善施買的,樹林是逝多太子施舍的,釋迦牟尼佛因此把這個地方叫做「逝多林給孤獨園」。

詩的第二句描寫高僧在寺院中講法,天降祥瑞,「天花」因此散落,而佛教護法的眾天神也因此降臨,而聽法的世人因專心聽法,以致於忘卻了時間。

相傳佛祖論法,感動天神,諸天落下各色香花,謂之「講花」。後常用以形容說法之妙。宋代陸佃《贈慈覺大師》詩曰:「講花天散墜,醉草客爭收。」元代鮮於樞《寶林寺》詩云:「昔聞禪板少,今見講花飛。」

諸天,指佛教護法眾天神。佛經言欲界有六天,色界之四禪有十八天,無色界之四處有四天,其它尚有日天、月天、韋馱天等諸天神,總稱之曰諸天。後世也泛指天界。

第三句含有典故。漢武帝信奉神仙及其仙法,於建章宮筑神明臺,立銅仙人舒掌捧銅盤承接甘露,冀飲以延年。後來三國的魏明帝也於芳林園置承露盤。據《元豐九域志》卷五記載,唐代李德裕重建甘露寺時,甘露降於此,因以為名。

殘灰經劫,源於關於漢武帝的另一個典故。據《三輔黃圖》記載:「武帝初,穿昆明池,得黑土。帝問東方朔,東方朔曰:‘西域胡人知。’乃問胡人,胡人曰:‘劫燒之餘灰也。’」

《搜神記》則有更詳細的說法:漢武帝鑿昆明池,極深,悉是灰墨,無復土。舉朝不解。以問東方朔。朔曰:「臣愚不足以知之。」曰:「試問西域人。」帝以朔不知,難以移問。至後漢明帝時,西域道人入來洛陽,時有憶方朔言者,乃試以武帝時灰墨問之。道人云:「經云:‘天地大劫將盡,則劫燒。’此劫燒之餘也。」

大意是,漢武帝時開鑿昆明池,挖到很深的地方,不見土了,都是黑灰。武帝詢問東方朔,東方朔說我不知道,可以去問西域胡人。後來果然有胡人解釋說:天地在大劫將要結束的時候,就會有毀滅世界的大火燃燒。這灰墨是那大火燒下來的餘燼。

詩的最後一句是描述作者在甘露寺的高樓上一邊徘徊,一邊吟詩,傾聽著清冷的九子鈴聲,不覺時光之流逝。九子鈴是古代宮殿、寺觀風檐前或帷帳上挂的裝飾鈴,用金玉等材料製成。

全詩意境深遠,通過一個個典故,我們可以深入瞭解詩人的內心世界,他對神佛以及佛法的無限崇敬躍然紙上。千百年來,我們的一代代先人通過各種文學文藝形式將他們敬天信奉神佛的深意表達出來,再一代代流傳至今。修煉的內涵已經銘刻在我們的神傳文化之中,博大精深,啟示著後來人。

佛法高深,虔誠唸經,會有「講花飄雨諸天近」的神跡,天上神界的香花和護法神會降臨,這是何等的殊勝與玄妙啊!

人來世間,所為何事?詩人通過作品啟迪著世人,心懷善良,謹守著對神佛的敬仰,滾滾紅塵中,就不會迷失,最終會有得救的希望。

(參考文獻:《歐陽修詩編年箋注》,中華書局,2012)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