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高層不滿西安毀「龍脈」 傳一帶一路峰會易地舉行(組圖)

2018-12-26 08:30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官媒稱,習近平2014年以來曾對秦嶺別墅違建清拆有過6次批示指示,卻不見成效。
官媒稱,習近平2014年以來曾對秦嶺別墅違建清拆有過6次批示指示,卻不見成效。(圖片來源:Daisuke Suzuki-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2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據港媒稱,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習近平原本安排在西安舉行,但現在將改在北京舉辦。報導質疑或因最近被視為「龍脈」的西安秦嶺的違章修建別墅案引發高層震怒和陝西官場持續震盪影響。

秦嶺違建別墅案禍及 傳「一帶一路」峰會易地舉行

香港《明報》12月24日報導說,2019年中國主場外交的重頭戲是4月份在北京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據說該論壇原本要在習近平的家鄉陝西省會西安舉辦,現在改在北京舉行。

據媒體報導,習近平曾在2017年5月15日宣布,中國將於2019年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同年11月14日,時任西安市長的上官吉慶表示,西安市將在2019年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報導說,現在該論壇改在北京召開,不知是對西安破壞秦嶺「龍脈」不滿,還是出於節省費用的考量。

秦嶺是中國南北氣候的分界線和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被歷代帝王尊為華夏文明的龍脈,地位不言而喻。秦嶺北麓近年來因違規建別墅清拆問題受到關注。最近一大批當地官員受到處理,其中包括原西安市長上官吉慶。

據陝西官媒報導,西安秦嶺北麓存在大量違法建築,分布在秦嶺北麓5000多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對植被和河流等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官媒調查顯示,這些別墅多達300多棟,不少已建成,業主非富即貴,還有黨政要員。


秦嶺最大的「陳路別墅」。(視頻截圖)

據官媒報導,習近平2014年以來曾對違建的秦嶺別墅清拆工作作出過6次批示指示,卻不見成效。此事件被認為是中共體制痼疾「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又一例證。

在引發習近平震怒之後,今年7月底,中共中紀委派出由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帶隊的專項整治工作組介入,直到8月中旬,秦嶺違規建別墅群才開始被拆除。

臺媒評論稱,秦嶺別墅專項拆除行動凸顯了中央和地方之間的博弈和撕裂,且不說還面臨著利益集團的隔礙。面對這種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中央派出中紀委副書記親自坐鎮,指揮拆違,表明中央對地方的怠惰和軟性抵抗極為不滿。


秦嶺違建別墅被強拆。(網路圖片)

有人頂著不拆 習近平震怒掀下大批官員

陝西官場因秦嶺別墅案而大震盪,大批高官被查或落馬。

早於去年5月落馬的原中共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也牽涉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問題,他在11月20日被判無期徒刑。

因為秦嶺別墅案,陝西近期已經有多名高官落馬或遭處分。落馬的是陝西省委原秘書長錢引安。被處分的是西安原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市政協原主席程群力。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與魏民洲有交集。

11月5日晚,西安市國土資源局長安分局原局長衛旭峰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陸媒報導,衛旭峰此前已經退休好幾年,這次是因為秦嶺別墅違建的問題被查。

11月29日,曾在西安任職的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駐會副主任金學鋒意外被免職,也疑涉秦嶺別墅案。金學鋒擔任西安副市長之時,市長是陳寳根,兩人關係密切。

據此前媒體披露,秦嶺北麓西安段單體最大違建別墅,「陳路超大違建別墅」之闊氣奢華令人咋舌:圈佔基本農田14.11畝、魚塘兩處逾千平方米、狗舍面積達78平方米、文物211件……有網友表示:「我家還沒他的狗舍大。」陳路的父親據猜測就是西安前市長陳寳根。

但被視為違建典型的「陳路別墅」背後的神秘人陳寳根,儘管已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其被降為科員,繼續接受調查,卻至今未被官方宣布處理,官媒則至今仍隱去其姓名,背後內情未知。

12月7日下午,中共陝西省紀委官網發布消息稱,陝西省岐山縣委書記何宏年被調查。何宏年也是近期因習近平六次批示整治秦嶺別墅違建未果,從而引發的官場整肅潮中又一名落馬官員。

陸媒《大白新聞》12月8日報導何宏年落馬消息時說,岐山縣的秦嶺轄區為秦嶺北麓淺山地帶,而何宏年曾將秦嶺生態保護作為首要工作。

另據《中國經濟週刊》11月22日引述一位當地知情人士對稱,此次秦嶺拆違以來,已有1000餘人被問話。

另有知情人表示,除了被問詢官員數量龐大外,還有多名官員被調查,「他們主要來自規劃、國土等相關部門」,「總共有三位數之多」。

秦嶺別墅事件倒臺高官「紅變黑」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中共十九大後第二個在任上落馬的省委常委,上月初被查的陝西省委常委、秘書長錢引安,被曝在落馬前曾出力「捧習」,並且吹捧文章發在中央黨校刊物上。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錢鋼早前一篇題為《老虎與河》的文章,指錢引安曾出力捧習,但也難保隨時落馬的風險,而且連中共中央黨校旗下的《學習時報》也無所適從,錯捧貪官為好官,鬧出笑話。

法廣11月13日報導稱,曾經是中共軍報記者和《南方週末》常務副主編的錢鋼,在中國傳媒研究計畫官網上撰文《老虎與河》指出,錢引安8月份時才有一篇題為《尋找心中的梁家河》的捧習文章發在中央黨校的《學習時報》,裡面充滿不值再提的肉麻的文字。

當錢引安在2017年5月晉升省委常委,一個省部級官職時,大陸的《每日經濟網》還特別介紹錢引安的晉升之路,指出錢引安才34歲時,已經是西安市某區的副區長,後來成為區委書記,然後成為寳雞市市長及至市委書記。

2011年8月,官媒《人民網》更引用《華商報》報導了西安副市長錢引安「暗訪市容環境,火車站廣場需增設凳子」的新聞。

從2009年到錢引安這個月落馬,錢引安的名字一共出現在中共喉舌《人民日報》5次,而從2014年迄今,錢引安的名字在全國的報紙出現了198次之多,名字出現在標題則達52次。

錢引安署名的文章也經常出現在官媒,例如2015年12月15日,錢引安一篇署名文章《牢牢牽住黨風廉政建設的「牛鼻子」》,就刊登在中紀委旗下媒體。

今年3月,錢引安又在《山西日報》撰文大談機關黨建的「創新發展」是所謂以政治建設為統領,正好就是當今流行的官方腔調。

錢鋼的文章指出,歸納上述這些文章,說明錢引安緊跟中央不遺餘力,他的言論到處都出現官場熱門的術語,例如什麼「群眾路線」、「從嚴治黨」和「四個意識」等。

但錢鋼的文章指出,錢引安其實只是光說不練,因為當他是西安長安區區長時,受到環境保護的秦嶺,卻違法興建多幢豪華別墅,而且儘管習近平曾多次下令要徹查是否涉及包庇,但地方當局卻一直陽奉陰違。一般相信,包庇這些違法建築別墅的幕後人,就是錢引安。

在引發習近平憤怒之後,陝西今年7月才認真開始調查秦嶺的違建問題,而奇怪的是,在當局正式調查事件的3日後,《學習時報》才刊登錢引安的文章。

錢鋼的文章指出,中共官場的紅與黑,即對黨的忠貞以及貪腐,只是一塊錢幣的兩面,每當幹部遇到政治麻煩時,通常會鑽進一塊紅色的披風來保護自己。而《學習時報》當時刊登錢引安的文章確實有點耐人尋味。錢剛認為,無論如何,錢引安的事件反映了就算是官媒,也會被混沌的政治搞得昏頭轉向。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