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一塵不染的精神貴族(圖)

悼念老友孟浪

2018-12-17 01:41 作者:唐柏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唐柏橋先生
唐柏橋先生(圖片來源:唐柏橋提供)

【看中国2018年12月17日讯】對不起,孟浪!今天才得知你已經離開了我們。我頓時一片茫然。你不該在這個時候離去,我知道你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我又似乎感覺到,這也許對你是一種解脫。這個醜陋不堪的世界不配有你。你絕塵而去,頓時化為永恆,令人悲痛莫名,感慨萬千!

你是一個真正的詩人,一個從裡到外散發出貴族氣息的文人,一個真正的精神貴族。你就像一顆沒有任何雜質的頂級鑽石,在當今中國可謂稀世瑰寶。可是,在你生前人們沒有足夠重視你,給予你應有的尊敬。你一個人獨自在黑暗中艱難前行,幾十年如一日,可你無怨無悔。你的淡然令那些名利之徒頓顯醜陋,你的豁達令那些宵小之輩自慚形穢。我無法用文字描寫你的精神境界。我只記得,在與你交往的漫長歲月中,我從未看到過你有一絲一毫的私心雜念。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你,那就是一塵不染;如果要用一個名詞描繪你,那就是聖徒。你的一生完美地註釋了什麼叫詩人。我從不諱言,我幾乎看不起所有的中國當代文人,而我不僅看得起你,而且只配仰望你!我從不恭維一個人,在你生前我也沒有說過一句恭維你的話。但是今天我要在天下人面前讚美你,你不僅值得我的讚美,也值得所有華夏兒女讚美,因為你的詩歌,更因為你的為人!你為我們所有的人做出了榜樣。

親愛的同胞們,如果你不瞭解孟浪,請你現在就翻開他的詩集,用心去讀他。我相信,你一定會被他的精神所感染,讓自己在瞬間得以升華。

說著說著,又有點不舍了。我的老朋友,你為什麼走得如此匆忙,連一句道別都沒有?我們最後一次充滿戰友情懷的書信竟成了最後的絕筆,令人無限感懷!

「我和我太太已於一年半多以前從香港搬到臺灣,在花蓮居住。你住舊金山灣區,我在臺灣東海岸,隔太平洋相望呢。祝一切都好!——孟浪2017年5月26日

我不知道你在臺灣。我去年去了臺灣,如果我知道就去看你們了。隔海相望。會有聚首的一天!也請你們多保重!——唐柏橋2017年5月26日」

我的好友,你走好!天堂有你!

無限思念無以言表,謹以此文悼念我的好友孟浪!

唐柏橋

2018年12月15日於美國矽谷

 

附註:孟浪簡介

孟浪(1961-2018),原名孟俊良,1961年8月生於上海吳淞,祖籍浙江紹興。大學期間開始寫作並參與地下詩歌運動,系《MN》《海上》《大陸》《北迴歸線》《現代漢詩》等多份民刊的主要創辦人之一,1980年代「海上」詩群的代表性詩人。1995年應美國布朗大學之邀任駐校詩人(1995-1998)。1993-1995年擔任《傾向》文學人文雜誌編輯協調人,1995-2000年擔任執行主編。著有詩集《本世紀的一個生者》《連朝霞也是陳腐的》《一個孩子在天上》《南京路上,兩匹奔馬》。編有《中國現代主義詩群大觀1986-1988》(徐敬亞、孟浪、曹長青、呂貴品編,1988)。

来源:看中國專欄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