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風漢闕】霍去病:匈奴未滅 無以家為(圖)

2018-12-07 11:21 作者:宋紫鳳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諸軍的非凡氣魄,被封為冠軍侯。
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諸軍的非凡氣魄,被封為冠軍侯。(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縱觀全局,漢朝抵禦匈奴的戰略布局是以少數兵力留在東方的上谷、東燕山一帶,防禦並牽制匈奴兵力。而以主力進攻匈奴之右部,打通河西之地,斷匈奴右臂,最後再合兵與盤踞陰山的正北方匈奴單于本部予以決戰。雙方戰線東起遼河,西至祁連,東、西數千里,可謂規模空前。

漢朝以長安為帝都,在中國之西北,所以匈奴右部對漢朝威脅最大。此外,匈奴右部不予解決,則漢朝與單于本部之決戰勢必受到匈奴合兵夾擊,亦難以取勝;再次,漢武帝欲遠通西域,而河西走廊正處於匈奴右部勢力威脅之下,所以漢、匈之戰最重要階段,正是元狩年間漢武帝對匈奴右部之征討。

在這一階段中,驃騎將軍霍去病厥功至偉,二征河西,盡有其地,斷匈奴之右臂。

這一篇,我們就來講述關於霍去病的故事。

剽姚躍馬 勇冠全軍

霍去病是大將軍衛青的外甥,在漢武帝身邊任侍中。元朔六年(西元前122年),漢武帝命衛青等將十餘萬騎出定襄,進攻單于本部主力。此一戰中,霍去病以剽姚校尉隨軍出征(剽姚,取強勁疾捷之意)。而霍去病首次出征,果然如強弩之發,迅如疾電,銳不可當,他親率輕勇騎兵八百騎,追擊單于伊稚斜,孤軍深入,遠離大將軍本部數百里。最後斬虜二千餘級,擒匈奴單于之相國、當戶與單于季父,又斬單于大父之藉若侯。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諸軍的非凡氣魄,被封為冠軍侯。這一年,霍去病十八歲。

打通河西 斷匈奴右臂

匈奴兵雖然被擊走,但第二年又捲土重來,發兵數萬侵犯上谷,殺害漢朝吏民數百人。為徹底解決漢朝邊患,漢武帝決定打通河西,聯絡西域,絕匈奴與西羌之聯盟,斷匈奴之右臂。

元狩二年(西元前120年)三月,漢武帝以冠軍侯霍去病為驃騎將軍,率萬騎進擊河西匈奴諸部。此一戰,霍去病率軍出隴西,轉戰六日,過焉支山(又名燕支山)千有餘里,與匈奴鏖戰,殺折蘭王,斬盧侯王,執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斬虜八千九百餘,收休屠王祭天金人及相國、都尉等,予以匈奴右部沉重之打擊。

在東起五原、狼山、賀蘭山,西至焉支山、祁連山的諸山谷中,水草豐茂,匈奴右部在此生息。特別是祁連山,西連酒泉,南連武威,匈奴據有其地,可連絡西羌諸部為患,侵擾漢朝西北邊地。漢朝據有其地,則不僅西北國防得以鞏固,同時亦可保障漢朝通往西域道路之暢通,以至更廣泛聯絡西域諸國。所以無論以軍事、國防、外交來看,祁連山戰略意義皆屬重大。

是年夏,霍去病再率大軍遠攻祁連山之匈奴殘部。大軍出北地,渡黃河,濟居延海,過小月氏(今之酒泉),進擊祁連,此一戰霍去病擒獲匈奴五王、單于閼氏、王子等五十九人,及相國、將軍、當戶、都尉等六十三人,降虜二千五百人,斬虜三萬二百級。漢朝自此打通河西,盡有其地。

迎降匈奴渾邪王

渾邪王、休屠王的慘敗,令伊稚斜單于大怒。伊稚斜欲誅殺兩王,兩王大恐,決定歸降漢朝。漢武帝為防止兩匈奴王詐降,派霍去病將兵迎降。漢軍趕到時,休屠王因後悔降漢,已為渾邪王所殺。兩軍臨河相望,一邊是霍去病,一邊是渾邪王,一些匈奴兵望見漢兵在前,心生恐懼,猶疑不定。霍去病果敢勇往,率先催馬馳往匈奴軍中與渾邪王相見,以示漢朝接納匈奴人之誠意,於是渾邪王率四萬降眾紛紛渡河來歸。渾邪王抵達長安後,漢武帝即封其為萬戶漯陰侯,其餘裨王三人、大當戶一人,亦皆封侯。四萬降眾被分別安置在隴西、北地、上郡、朔方、雲中五郡,仍使居匈奴故地,不改其俗,且保留其國號,從屬於漢朝,是為大漢「屬國」。

大戰左賢王 祭天狼居胥

元狩三年(西元前119年)秋,匈奴單于再驅數萬騎侵犯右北平、定襄郡,殺略漢朝吏民千餘人。此時,河西之地已定,匈奴右部已降漢,唯剩匈奴單于坐鎮北方,指揮上谷、雲中一帶的匈奴本部。按漢武帝既定之戰略,漢朝與匈奴單于之決戰時刻已然到來。

元狩四年(西元前118年)春,漢武帝派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各將精騎五萬,分二縱隊進擊匈奴單于。衛青出定襄,霍去病出代郡,敢深入力戰的士兵皆屬霍去病。

此一戰中,衛青與單于軍遇,短兵鏖戰竟日,單于恐為所擒,突圍遁走。

驃騎將軍霍去病則與匈奴左賢王遇,一番激戰後,左賢王大敗而逃,霍去病追擊不捨,越離侯山、濟弓廬水(今蒙古國東部之克魯倫河),追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國肯特山),此時大軍已出代郡二千餘里。於是霍去病祭天於狼居胥山,祭地於姑衍山,刻石紀事,以告大功,之後凱旋而還。此一戰,霍去病斬單于近臣及北車耆王,擒屯頭王韓王等三人,擒匈奴將軍、相國、當戶、都尉等八十三人,斬虜七萬餘人,可謂大獲全勝。

是役之後,歷年為患漢朝邊境的匈奴兵,終於遠循漠北,而漠南再無匈奴王庭。

戰後,漢朝置大司馬之位,大將軍與驃騎將軍,皆為大司馬。

匈奴未滅 無以家為

史載霍去病為人質重少言,膽氣在中,果敢能擔大任。不僅臨陣對敵時能身先士卒,還常選壯騎精兵,先大軍而行,常常千里奔襲,皆能致勝,似有天助。霍去病與他的舅舅--大將軍衛青皆是忠心於漢室,不養士,不結黨。

元狩六年九月(西元前116年),驃騎將軍霍去病去逝,年僅24歲。漢武帝以大禮安葬霍去病,發五屬國之玄甲軍,從長安陳列直至茂陵。霍去病之塚是按祁連山的樣子修築的,漢武帝以此來表旌霍去病之大功,塚上豎起高大的石碑,前有石馬、石人相對而立。

霍去病生前有一句名言,他被封為驃騎將軍時,武帝為他治宅第,他說了一句:「匈奴未滅,無以家為。」霍去病短暫的一生似乎只為抗擊匈奴、保衛中原而來。他短短數年的戎馬生涯中,完成了漢、匈大戰中至為關鍵的部分,打通河西走廊,逐匈奴單于遠遁漠北,為以後漢朝徹底平匈奴之患,打下基礎。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