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仙遊記2_11》黑屋三夢(下)罹難

2018-11-2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仙遊記2_11》黑屋三夢(下)罹難。(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仙遊記・第二部》第10話黑屋三夢(上):索命鬼差、離廟棄民的眾神

罹難

回家路上,眼看離廟中拜拜的村民已有段距離,剛巧路旁樹下又有張石凳,桂花細心打量了一下週遭,見四下無人,便牽著阿修坐到石凳上休息,同時也從籃裡拿出一小塊甜糕,遞了過去。桂花自己則微笑的望著阿修吃著甜糕,神情流露出無比的慈愛溫柔。

待阿修吃完甜糕,桂花好奇問道:「剛才廟裡發生甚麼事?你想跟娘說嗎?」阿修偏頭一想,娘親也不是外人,便一五一十把才纔發生的事覆述一次。說到後來,阿修發現桂花眉頭深鎖,只得怯生生問道:「娘不開心嗎?那我就不說了。」

「不不不,娘沒有不開心。只是昨晚娘也夢到廟神來告別,還叫娘以後別再去拜了,因為廟馬上就會被其他的獸類佔據。」桂花說完,鬆了口氣道:「本來娘還半信半疑的,但看你今天遇到這事,也不得不信了。」

講到這兒,桂花想起了甚麼似的,又對著阿修說道:「既然這樣,那咱們以後就不去拜拜了。還有…」

「知道,這事也別對外人說,是吧!」阿修一派輕鬆回答的同時,也起身牽著娘親的手,準備回家。

而這一幕看在桂花眼裡,苦笑之餘,心頭卻有著說不出的難受:「也不知是真長大了?還是長久生活在這個被大家排擠的環境中,使這小子比其他小孩來得聰明機靈。」

只是母子走沒幾步,天色倏地變黑,不但佈滿厚黑烏雲、雷聲隆隆、電光四閃,還颳起強風、下起暴雨。原本回村的路,也莫名浮現一條湍急滿溢的河流,無情的沖刷著水面上像蛇一樣蠕動,隨時會被沖垮的木橋。

警覺情況有異的阿修,正準備出聲把娘親拉回來時,卻發現頭部彷彿被一個巨掌壓住,動彈不得,嘴巴也像是被縫了起來一樣,無法言語。

心急的阿修,這時拚命想奔向前,把處於險境中的娘親拉回來,卻是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看著鐵了心的桂花,也不管趕來的村民的阻攔,提著籃子,便逕自走上便橋,扶著護欄強行涉險渡河。

如此經過一番折騰,眼看只要再堅持一會兒,娘親便可以安然渡河之際,阿修突然發現右邊出現像狗鼻一樣的東西,只是比例要大得多。

隨著狗鼻不斷從後向前推進,一顆跟阿修身高差不多大的狐狸腦袋出現在阿修的視線中。腦袋上銅鈴大的眼睛則不懷好意的緊盯阿修。阿修此時才搞清楚狀況,原來自己是被方才在遠處眺望眾神離開的狐群中,看似為首的那隻巨狐用獸掌壓住。

接著巨狐在阿修面前露出一抹詭笑,視線望向即將平安渡河的桂花,另一隻碩大的獸爪則彷彿像麥芽糖一樣,不斷拉長前伸。邊前伸的同時,巨狐的眼神也緩緩回望阿修,像是在欣賞阿修焦急的表情一樣。

似乎意識到接下來將發生的事,一籌莫展的阿修,只能眼巴巴的瞄向巨狐,神情流露出深深的乞求,希望牠能手下留情,放自己娘親一條生路。

只見巨狐神情輕蔑的笑了一下,然後看向桂花。感到絕望的阿修也只能無助的緊盯娘親背影,祈禱她快點過橋,脫離危機。

只可惜再堅持幾步就能過橋之際,巨狐搭在橋頭的圓潤前掌瞬間蹦出森白尖銳的獸爪,朝著固定便橋的主繩索勾了下去,阿修只能眼睜睜看著便橋在急流沖刷下迅速解體。而失去平衡的桂花,手中的籃子也下意識的往空中拋出,籃中的蛋糕也飛了出來。

「啊!」一聲三響,隨著娘親的慘叫、阿修的驚呼、巨狐故做無辜的遺憾口氣,差一點就能過橋的桂花,隨同被拋出的籃子與蛋糕,立馬被洶湧的急流吞沒,消逝在阿修的視線中。

此時心情悲憤的阿修,眼中流下不甘心的淚水,視線也模糊起來。

「原來我娘是你殺的,我要報仇。」怒不可遏的阿修,一發現自己能夠言語、行動也不再受到禁錮後,便齜牙咧嘴,朝著身旁的巨狐撲了過去。

巨狐則不屑的斜睨著阿修,同時收回的右掌順勢把阿修往後拍了開去。阿修滾了幾圈,正待起身尋找巨狐時,卻發現蹤影全無。感到無助的阿修,只得頹然坐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

這時,一雙令人感到溫暖的粗壯手臂從身後環來,把阿修緊緊擁在懷中。

由寵轉辱的意外訪客

「小修,我可憐的孩子,嗚嗚嗚~」

回過神來的阿修,發現自己身處在有點眼熟的簡陋小屋裡,一名痛哭流涕,身穿孝衣的壯漢正緊摟著他,止不住的涕淚也早沾濕了他的頭髮與衣服。而阿修不轉頭還好,一看卻是倒吸了口氣,因為摟著阿修大哭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成日對他疾言厲色的叔叔。

「這是怎麼回事?曾幾何時善叔對我這麼和善了?吃錯藥了?」感到納悶的阿修無暇思索,實豔嬸嬸便帶著小實麗推開搖搖欲墜的木門,從屋外走了進來。

實豔嬸嬸摸著阿修的頭,心情沉重的嘆著氣:「唉,你爸死得早,一場暴雨又帶走了你娘和阿嬤……」然後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對著實善說道:「阿善,實家的香火也就剩小修了。我們一定要完成娘的心願,讓小修好好長大成人,幫實家揚眉吐氣,也好告慰娘與大哥、大嫂在天之靈。」

實善聞言,楞了一下,訥訥回道:「但……大哥、大嫂說不定還活在世上,畢竟也沒人見過他們的遺體。」

「你認為這種情況下,存活的機會有多大?先不提大嫂,大哥真沒事的話,都這麼多年了,也該回來了。」實豔接著說道:「總之不管大哥、大嫂如何,照顧小修的責任總是落在我們身上,責無旁貸。」

實善深吸一口氣後悠說著:「那我就先從大哥留在這兒的東西里,先預借一些來用好了,相信大哥會同意我的做法。」說完便放開阿修,自顧走進一個小房間裡。

正待關上門時,見實豔跟在自己身後打算進來,連忙阻止道:「妳在那邊等一下就好了,別過來。」實豔聞言,只得拉著小實麗,回到阿修身邊等待。

但見房間縫隙微微透出七彩光芒,然後迅速消失,接著實善走了出來,手上拿著幾顆圓潤飽滿的純色珍珠,放到實豔掌中,交待道:「這幾顆寶珠,拿到鎮上的當舖典當後,去找常幫我們修房的木工,他手下那班人做事勤快有效率,剩下的錢就拿來幫助村民重建吧。還有……」

似乎知道實善想說甚麼,實豔迅速接話:「知道,錢不露白,我辦事你放心,等著吧。」然後把兩個小孩交給實善照顧後,便出發前往鎮上。

實善的義舉,也獲得村民與木工的一致讚賞。木工團隊還為此特地把房子蓋得大些,他們寧可自己少賺點,也要讓實家可以住得寬敞些,藉此表達心中對實善的欽敬。即使實善不斷澄清,那其實算是大哥實真對村民的幫助,卻也無人在意。

但即使實善夫婦在村中受人尊敬,卻也無法改變阿修的境況,村民依然普遍排斥阿修,認為他是異類。只不過在實善夫婦的呵護下,外界的壓力也沒能對日漸成熟懂事的阿修造成太大影響,畢竟這樣的處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原本理當平淡的日子,卻在某一天早上被打破了。實家來了三個身穿華服,臉上戴著面具的人。謹慎起見,實善沒邀請三人進屋,他讓實豔留在屋裡照顧兩個小孩,自己則在屋外與那三人交談。

交談過程中不時有村民路過,與實善問候的同時,也好奇打量著三位外人,只是或許意識到氣氛詭異,所以也沒有停下腳步便匆匆離去。

好奇的阿修從窗戶望去,只見實善臉上表情多變,三人最後拿了一袋東西交給實善後,便逕自離去。進屋後的實善,則是不發一語,征征與阿修對望好一會兒,在兩道熱淚從臉頰緩緩流下的同時,一粒黃澄澄的金塊也從飽滿的袋口竄了出來,掉到地上,發出清脆聲響。

接下來的時間,阿修只見實善不斷的喝著悶酒,實豔則神色凝重的靜坐在旁,兩人雖然不發一語,卻是不時望著阿修,像是在思索甚麼似的。

終於,不知是真醉還是假醉的實善,彷彿下定決心似的站了起來,草草把阿修的衣服打包後,再度將阿修擁在懷中,走到農舍後方的大草堆前,然後朝著阿修說道:「明天開始,你就跟著其他僕人學習農活。」說完就把阿修與衣服一併丟到草堆上,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

「叔…」伸手驚呼,打算喚回善叔的阿修,這時才驚覺,眼前哪有善叔的背影。

或許因為剛醒來,阿修發現自己滿身是汗,臉上也黏著早已乾涸的淚痕。沒想到自己居然連續做了好幾場夢。而這些夢,不但漫長,還逼真到彷彿身歷其境,令人感到真假難辨。

天未明、雞未啼,躺在草堆上的阿修,回想著夢中發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茶行的鬼差、急撤的神族,雖然在印象中已逐漸淡薄,但依稀還有那麼點印象。至於那座早被狐群佔據的小廟,因為阿修工作時常經過,想忘也難。

不過娘親罹難之時,自己並未在場,為何會夢到如此逼真的一幕?還有最後夢到的三位客人,自己也沒有任何記憶。這一切,是否單純只是自己的想像?

陷入沉思的阿修,忽然想到,夢中在娘親準備強行渡橋之際,曾試圖上前阻止的其中一位村民,正是住在隔壁的唯一好友--土豆哥的爺爺:福爺爺。而且在夢中,善叔與三位訪客互動時,路過的村民裡,福爺爺也是其中一位。

「善叔是不可能的,但嬸嬸還有福爺爺這邊應該有機會求證,再加上廟裡那堆狐群,以及住在河中的水凌兒,今天或許有機會搞清楚這些事。」望著微亮的天色、聽著雞鳴與家僕的梳洗談話聲,阿修心中暗忖著,然後隨即起身,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待續)

下回:《仙遊記.第二部》第13話 圓慲仙術(預計發表日期:11月30日)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責任編輯: 朱泥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