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德大逃離 五花八門的方式你喜歡哪個?(圖)

2018-11-10 14:07 作者:徐榮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司機閉上眼睛,火車一頭撞進了西柏林地區。
司機閉上眼睛,火車一頭撞進了西柏林地區。(網絡圖片)

29年前的今天,1989年11月9日,柏林墻倒塌,不知多少柏林人流下了眼淚,很多人表示,沒有比這更美好的時刻了。

二戰結束後,柏林被分割為東、西柏林。東德人不堪忍受蘇共的統治,紛紛逃往西德,從上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初,已經有300多萬東德人逃往西德。

而柏林是東、西德國之間還沒有封死的最後一個缺口,為了不讓東德人都逃光,東德共產集權者們把最後這個缺口也封起來了。

翻越柏林牆的方法有很多,假設是你,會想出什麽辦法?

大步越過鐵絲網逃亡

1961年8月15日,負責把守柏林牆的東德士兵給了全世界一個驚喜,19歲青年舒曼,頭戴鋼盔,身背長槍,在執勤時突然甩掉步槍大步越過鐵絲網,成為東德第一位穿越圍牆,投奔自由的東柏林人。不過此後,這種方法就再也行不通了。

開重型車硬闖柏林牆

一個名叫布魯希克的男子採取了硬衝的辦法,他利用大客車衝擊柏林牆,行動從一開始就被發現了。客車在槍林彈雨中行駛,而且車身著火了,但馬達還照常工作。布魯希克不顧一切加速前進,一聲巨響,柏林牆被撞開了一個大缺口,整個客車衝進了西柏林!

歡呼的人群擁上來迎接,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駕駛座上的布魯希克身中19槍!當客車衝進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魯希克停止了呼吸。

一輛足夠低的車哨卡欄杆

一位小夥子發現哨卡是用欄杆擋住的,欄杆有一定高度,只要車子足夠低,就可以從欄杆下面鑽過去。於是他把心愛的姑娘藏在車子裡,趁邊防不注意,一給油門就鑽過去了。

另一位小夥如法炮製,時間是一週後。他原封不動把朋友的做法重演了一遍,車子竟是同一輛車。

他遇到了一個迷糊的警衛,警衛問:「這車,以前是不是來過東德?」小夥面不改色的回答:「當然沒有啦。」結果,他就這樣也把情人從東德帶到了西德。

後來這兩對年輕人共同舉行了婚禮,而東德邊防也在橫的欄杆下面裝上了無數垂直的鏈條,以後,這種方法也行不通了。

火車逃亡

1961年底,柏林封鎖越來越徹底,從12月開始,鐵路局所有員工被進一步指示,近期內往西柏林的所有列車都會全部停駛。

火車駕駛員哈利・德特林負責的是位於東德的奧拉寧堡——東柏林路線。他的太太和小孩已經藏在這輛火車上,同行的另有32名乘客。

那天晚上8點,火車緩緩駛近東西柏林交界的終點站。隨著越來越接近車站,火車卻沒有一點想要停止的樣子。

「你的車速過快,請減速。」「減速!立刻減速!」

站方已經察覺到司機的意圖,站內的售票員跑去拉緊急制動器,但停不住疾駛的火車。司機閉上眼睛,火車一頭撞進了西柏林地區。車上的25名乘客和德特林一家,永遠的待在了西德。

隧道工程逃亡

另一個辦法,是《肖申克的救贖》中,大家熟知的,挖隧道。為了避開警察便衣,著名的57號地道從西柏林開始挖掘,挖了整整6個月才完工。出口在東柏林一所房子後院的廁所裡,地道全長145米,深12米。

參與此工程的36個青年和一位女青年,由此營救出了親人和朋友,以及一些不認識的家庭。

在柏林牆穿過的伯爾瑙厄大街,在1962年到1971年之間,出現了11個隧道工程,其中只有3個完工並被成功使用。

自製潛水艇逃亡

德國人的機械設計製造能力舉世聞名。1968年,一位東德青年利用自己造的潛水艇到達西德。他使用摩托車馬達,還有組裝的鋼板,配上導航,壓縮氣體等系統。在家造出了一個個人用的小潛水艇。

用這個潛水艇,他從東柏林東部的波羅地海海岸下海,在水下航行5個小時,朝著德國東部鄰國丹麥航行了25海里,最終成功逃亡,而且被西德的一家大公司高薪聘用。

熱氣球逃亡

1979年一天晚上,在東德一個家庭的後院裡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熱氣球,氣球的吊籃裡是兩對夫婦和他們的4個孩子。為了這一晚的逃亡,兩個家庭花了數年的時間。

在此期間,兩個家庭自學材料學、工程學、氣體動力學、氣象學……他們後來建立了家庭實驗室,成功在後院裡製作完成了高達28米的熱氣球。

這個熱氣球在通過柏林牆的時候,被警察發現開槍射擊。他們操縱熱氣球一下升高到了2800米以上的高空。熱氣球在飛行28分鐘後安全落地。降落整整24小時以後,軍人來了,他們對這兩個家庭說出了他們盼望了多年的話。「你們自由了,這裡是西德領土。」

跳樓逃亡

柏林牆是把柏林城從中間割裂,所以牆體遇到大樓時,整座樓變成牆體的一部分。於是就產生了這種逃亡方式:跳樓。

只要有人爬到樓上,表現出逃亡的意圖,西柏林人就抬著床單跑來接應。年紀最大的跳樓者,那位77歲的老太太,幾度猶豫不絕,還把自己嚇得癱倒在了地板上。就在西柏林人失望的準備散去時候,東柏林的警察發現情況,衝進了大樓。警察破門的聲給了她無窮的動力,終於衝向窗口,一躍而下。

化妝蘇聯軍官帶模特逃亡

魏京生先生聽說這樣一個逃亡故事。

一個東柏林的人,花了很長時間,搞到一批蘇聯軍服,想冒充蘇聯軍官逃走。但他只有一個人,也不敢告訴別人,因為東德的特務活動非常的厲害。

可是他一個人開吉普車過去,看著會比較奇怪。一般都是一車蘇軍的軍官開著吉普車過去。

結果他跑到服裝店,搞到了幾個模特,讓這些模特穿著蘇軍軍服坐在後邊,他開這吉普車,穿著士兵的衣服。他也會說俄語,當時的蘇軍對自己人不太檢查,敬個禮就過去了。

架飛機逃亡

貝克三兄弟逃亡方式各不相同。1975年大哥英戈搭乘一艘橡皮艇滑到西德去;1983年,二哥霍格跟著朋友帶著一把弓箭,從屋頂射了一條繩索然後爬過去。當兩人決定也把自己的小弟接過來時,東德已經把水陸都封鎖的密不通風。

三兄弟決定買飛機逃亡,於是他們賣掉了自己的酒吧,買了2臺分別造價24,000馬克的雙座輕型飛機,還花了3000馬克升級飛機引擎。

為什麼買2臺飛機而不是1臺呢?答案是,1臺接弟弟、另1臺留在空中攝影。

1989年5月,他們的第一次嘗試失敗了。兩個星期後,兩個哥哥在飛機機尾塗上偽裝的紅星,目的是讓東德空防軍誤以為是蘇聯飛機而不敢開槍。

兩臺飛機成功從西德起飛。

大哥拿起無線電呼叫弟弟,幾次呼叫以後,無線電響起一陣雜訊:「我在。」

弟弟艾德格前一天晚上就躲在碰頭的地方了。他躺在灌木叢中,興奮和恐怖同時在他腦海裡縈繞。聽見引擎聲響,他立刻爬出了灌木叢。

14年沒見面了,但是大哥還是一眼就認出自己的弟弟。艾德格爬上飛機開始此生的第一次飛行。二哥則一直都在空中盤旋,用攝影機記錄下這一切。

最終,三兄弟用戲劇性的方式,降落在西德國會大廈正前方的廣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