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秘聞:林彪出逃前曾向毛澤東寫信求饒(組圖)

2018-10-31 00:15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1969年毛澤東和林彪在中共九大會議上。(網絡圖片)
1969年毛澤東和林彪在中共九大會議上。(網絡圖片)

九一三事件以及林彪當年叛逃之謎至今未解。2012年第1期《炎黃春秋》雜誌發表時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談九一三事件文章。吳忠口述稱,九一三事件以後,從林彪宅邸北京毛家灣查到一封林彪1971年5月23日寫給毛澤東的信,希望毛澤東別再逮捕中共高級領導人,如果他們有錯誤,可經過黨內思想批判來解決,有病可找人代替工作,至於久病要求退休者則按退休幹部處理。

林彪寫信求饒被周恩來阻止

當時林彪與毛澤東的矛盾已經快要公開化了,1971年五一國際勞動節,毛澤東最後一次上了天安門,卻沒有想到,林彪竟然不辭而別,讓參加五一觀禮的中共領導人及外國賓客不勝驚訝。這其中傳遞出的信息是耐人尋味的。

吳忠口述錄音的整理者稱,1986年吳忠與其老首長、中共高級將領朱瑞的次女陶然多次長談,做了現場錄音。吳忠1990年2月因車禍去世。陶然也於1990年11月辭世。陶然臨終前囑咐在適當時機整理公布。

吳忠表示,林彪的信雖然沒有送到毛澤東那裡,是授意、起草、修改、抄清,據瞭解完了以後放了三天,林彪考慮不送了。周恩來說,林彪和他說過此事,周說有這個必要嗎?

吳忠認為,林彪寫這封信時,廬山會議以後已經查到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葉群頭上,實際上也查到林彪頭上了,他要想什麼辦法解救危局,這個辦法不成才外逃,反映了他的思想活動和心理狀態。這不是一天想出來的,是深思熟慮,反反覆覆,抄清了以後還擱三天,考慮送還是不送,林彪最後決定不送,因為沒把握,一送就可能露餡兒了。

林彪在這封信的開頭說「5月20日,我找了周總理,談了談有關黨內團結和相當於政治局以上人員的安全問題,為了總理考慮和請示主席,現將我談話的大意報告主席,請主席考慮並盼主席能找總理談一談,由總理採取落實的辦法。」最後還提到:「我很想和主席談談,如主席什麼時候有時間,請約我一談。」

可以說,林彪這封信是向毛澤東的檢討信、求饒信。如果這封信的內容屬實,說明林彪並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在毛澤東的極權淫威面前,唯一一個拒絕檢討,敢於與毛決裂的中共領導人。

毛澤東與林彪、周恩來的合影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毛澤東與林彪、周恩來的合影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林彪與周恩來關係微妙

林彪與周恩來原有長達四十多年的交往,表面上也都彼此尊重和信任。從黃埔軍校到中共建政,林彪一直是周恩來的學生和戰友,他們都經歷了嚴酷的戰爭考驗,有人甚至用「生死之交」來形容周林二人的關係。在最危急的時刻,林彪希望恩師和戰友周恩來出面,幫他一個忙,在毛澤東面前為自己說話。然而,周恩來卻以一句話「有這個必要嗎」婉拒了。這裡面又蘊藏了多少秘密?

以下是林彪1971年5月23日寫給毛澤東但最終沒有發出的信。林彪寫完這封信後不到4個月,就在九一三事件中葬身異國。

毛主席:

5月20日,我找了周總理,談了談有關黨內團結和相當於政治局以上人員的安全問題,為了總理考慮和請示主席,現將我談話的大意報告主席,請主席考慮並盼主席能找總理談一談,由總理採取落實的辦法。我的意見如下:

經過五年來的文化大革命,而這個大革命是非常必要的和正確的,我們是取得了很大的勝利,現在是要鞏固勝利,是要貫徹九大的團結路線,保證九大以後特別是批陳整風以後(批陳整風是必要的和正確的,因為陳伯達是反革命分子,是大壞蛋,他利用廬山會議的機會乘機作亂,因此必須肅清他的影響),黨中央和中央政治局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保持鞏固的團結,預防思想糊塗的人和冒險家採取意想不到的冒險行為,破壞黨的團結,導致秩序的混亂,引起國內國外的不良反應,為此要想出具體辦法。我想了以下辦法,不知妥否,盼主席酌量:第一,實行四不一要的做法,一是在暫定十年之內,對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的大軍區第一把手、第二把手(經過批陳整風以後,現任中央和中央局[按:口述如此,似應為中央政治局]人員基本上應當說是可靠的),實行不逮捕、不關押、不殺、不撤職等四不,如果他們某個成員有錯誤,可經過黨內思想批判來解決,他們有病,可找人代替工作,如果病故則提升其他人接替,至於久病要求退休者則按退休幹部處理,一要就是遇特殊情況要執行主席面授機宜指示;第二,將以上規定傳達到北京以至其他必要城市擔任衛戍部隊的每一士兵,要他們根據這個規定,任何時候不執行除主席以外的任何首長有關對中央或相當於中央政治局以上人員的捉人、關人、殺人等亂令,如果他們藉口是執行命令而執行亂令,則其本人應接受法律的嚴厲制裁,無論逃至何處,均應歸案嚴辦,而決不可託辭是執行命令而推卸自己的責任;第三,為保證首都安全,首都附近的三個人造山建議由華東、東北、山東各派一個獨立營來擔任固守;第四,建議三十八軍調離華北,這個部隊雖然是很好的部隊,但放在首都附近不甚適宜,宜調往別處,換一個原二野、三野或一野的軍來接替他們的任務為宜。

我的以上想法,是看了這次批陳整風會議文件,有的同志在擔心著安全問題,他們的心情是憂慮的,因而是值得重視和深思的。

我想,為了防止萬一發生事故起見,所以想到以上做法,但這些方法必然是不完備或甚至是不正確的,特報告主席,請主席考慮交總理遵辦。關於第一條和第二條,甚至可以召集首都所有擔任警衛部隊的幹部開會宣布,由他們口頭上或文字上傳達到每個士兵,並且每隔兩三個月重複向士兵傳達一次,十年不懈。十年後再看情況,基本上也應當根據這個精神辦理。首都以外的部隊可傳達到師團以上幹部。這些內容對外都應嚴格保密,盡可能免除副作用的發生。

我很想和主席談談,如主席什麼時候有時間,請約我一談。

此致

敬禮

吳忠的口述與解讀

吳忠口述:林彪的「四不一要」雖然沒有送到毛主席那裡,是授意、起草、修改、抄清,據瞭解完了以後放了三天,林彪考慮不送了。總理說,林彪和他說過此事,總理說有這個必要嗎?林彪是想把這個送到主席那兒,取得主席批准後,他那個班底就保留下來了,黃吳李邱啊。他不是說有些人憂慮嗎?安全沒保證嗎?實際上就是這些人,政治局的這些人。這樣就把他的班底保下來了。這時九屆二中全會以後已經查到黃吳李邱、葉群頭上,實際上也查到林彪頭上了,他想用這個辦法制止,不要再查了,不要搞下去了,這是我的理解,把班底保住,這是一;第二,衛戍區這一條,我看了有後怕的感覺,也不用給你施加影響,也不拉你,拉你你會報告,傳達到每個士兵,每隔兩三個月傳達一次,十年不懈。野心家一旦可以給你出情況,他說毛主席生死不明,或者他把毛主席搞起來了,打電話也打不出去了,那麼要毛主席面授機宜才執行,現在毛主席不能面授機宜了,我是第一副主席呀,我給你衛戍區面授機宜你得執行呀,不執行馬上把你抓起來幹掉,換一個人,叫你抓誰你抓誰,這樣一來,衛戍區部隊在他手裡緊緊掌握著,毛主席要是通過了他就掌握了衛戍區,說是「防止野心家搗鬼」,這樣一個文件毛主席批准了,給士兵兩三個月傳達一次,十年不懈,一旦出了情況他是第一副主席,黨章上寫的接班人,他要面授機宜你不接受?不接受馬上把你幹掉,這就不是亂令了。用這個辦法掌握衛戍區,倒真是個高明的辦法,比請吃飯、照相、封官、拉你更安全,你要報告了他就暴露了,還真沒有好辦法對付他。但他沒有送到毛主席那兒,他知道毛主席是個敏感的人,送給毛主席誰知道會怎麼看,同意了好,不同意呢?會不會露馬腳呢?他感到沒把握,才沒有上送,都已經抄清了呀!看來林彪這時候想的點子很多,想把他的班底保留,把衛戍區控制起來,必要時他來「面授機宜」,讓抓誰就得抓誰,這不能說不厲害。

吳忠認為,林彪這個人很動腦筋。從這個問題可以看出林彪在逃跑之前的心理狀態,他是在想什麼。他想的問題很大,把他的政治局保留下來,不捉、不捕、不關、不殺,十年不變,除了病故、退休的,十年不動,他對能否取得毛澤東的信任沒把握才沒送。

這個材料很重要,廬山會議後林彪看到已經搞到黃吳李邱頭上、搞到葉群頭上,已經搞到他頭上了,他要想什麼辦法解救危局,這個辦法不成才外逃,反映了他的思想活動和心理狀態。這不是一天想出來的,是深思熟慮,反反覆覆,抄清了以後還擱三天,考慮送還是不送,最後決定不送,因為沒把握,一送就可能露餡兒了。這個材料很可以研究,是高級政治生活的內容,動腦筋想一想可以受益的,有好處。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