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人的逃亡:離開中國 卻無法離開恐懼!(圖)

2018-10-30 06:5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8年10月30日訊】近日,逃離中國的維吾爾族人耶夫勒——阿布迪卡迪爾.亞辛(Abdikadir Yasin)向《紐約時報》講述了他和妻子的擔憂及遭遇,引發海外華人關注。

據耶夫勒——阿布迪卡迪爾.亞辛(Abdikadir Yasin)介紹,三年前,當北京當局加劇對這個少數民族的鎮壓的時候,亞辛夫婦加入了從新疆西部出走的維族人行列,最終來到了瑞典。

在瑞典的避難申請被拒絕後,他們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擔心被驅逐出境。亞辛表示,他和妻子幾個月來最擔心的就是接到一個通知他們必須離開瑞典、返回中國西部的電話。中國政府已將那裡數十萬象他們這樣的維吾爾族穆斯林集中關進了再教育營。

報導稱,逃離中國的維族人一直在爭取得到外界的接受、獲准在外國避難的權利,中國對維吾爾人的種種限制,包括無處不在的監視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們的關注。維族人面臨著來自北京當局和接納國的多重壓力,像瑞典這樣的東道國,已經接納了許多逃離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衝突的難民。「只要你是維吾爾人,遲早會陷入這種境地,」亞辛在耶夫勒說,「我現在就是這樣」。

現年36歲的亞辛學過中文,曾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以銷售汽車為生。他的妻子今年30歲,曾在幼兒園當教師,同時經營過一個紡織作坊。

亞辛的麻煩始於2015年,他說,在一場有關拆遷補償的糾紛中,鄰居們讓他出來牽頭。隨著糾紛的升溫,警方拘留了亞辛。他說,警察用電棒擊他,並強迫他和其他居民在承認犯罪的文書上簽字。

他試圖通過社交媒體以及聯繫記者將糾紛公之於眾,之後,他再次被拘留。他說,在這次拘留期間,他遭到了毒打和折磨,然後被送往醫院治療。在他住院期間,親戚們做好了把他連同妻子和幼小的女兒一同送出中國的準備。

他們一家人乘飛機來到中亞的哈薩克斯坦,在那裡呆了一個月後飛到了俄羅斯,最後去了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並於2015年5月在那裡提出庇護申請。

代理這對夫婦的律師費賈.日加(Fedja Ziga)表示,經過了近兩年以及一次上訴之後,這對夫婦的庇護申請被正式拒絕。瑞典移民局接受亞辛是維吾爾人的事實,但不相信他關於自己如何逃離中國的描述。

申請被拒絕後,亞辛和他的家人進入德國尋求庇護。但在等待了一年後,他們被送回瑞典,因為根據歐盟的規定,只能在一個國家提出申請。在斯德哥爾摩機場等候他們的官員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前往距離首都兩小時車程的耶夫勒。他們蜷縮在耶夫勒的一條長凳上度過了回瑞典後的第一個夜晚。

沒完沒了的恐懼已經對亞辛及其家人造成了傷害,尤其是對他的妻子,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她懷上了第三個孩子,但在今年9月底流產了。


新疆喀什的中國安全力量。在新疆的維吾爾人一直受到監視、對其宗教生活的打壓,以及遭到大規模的拘留。(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據《紐約時報》報導,生活在中國境外的一百萬或更多的維族人,尤其是近年來離開中國的那些維族人,常常有朝不保夕的感覺。北京對外國的影響力加大了他們被遣返回國的風險。

北京當局稱他們是非法移民和危險的極端分子,向鄰國施壓,勸誘這些國家遣返它們抓到的沒有旅行許可的維吾爾人。

從去年起,北京當局也在越來越多地直接向維吾爾人施壓,通過即時通訊軟體與他們聯繫,或威脅他們在新疆的家人,要求他們回國。

北京當局擴大了旨在切斷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的再教育營,這種做法從去年起招來了國際社會的一致批評。北京政府最近試圖把這些再教育營描述為舒適的就業培訓中心,以此來平息這種批評。

亞辛和他的律師說,考慮這家人難民申請的瑞典官員似乎拿不準他們在新疆面臨的威脅,新疆是1100萬維吾爾人的家鄉。

亞辛表示,儘管有來自律師的聲明說,如果他被遣返回國,可能會被拘留,但瑞典移民局仍裁定他不符合庇護的標準。「他們不相信維吾爾人在新疆面臨這麼多問題,」亞辛說。「移民官員不瞭解中國的情況。」

「考慮到來自北非和中東的移民大量湧入,瑞典移民局的承受能力已經面臨極大的壓力,必須在這個背景下來看亞辛一家的案子,」駐臺灣的瑞典記者約耶.奧爾森(Jojje Olsson)說;他是第一個報導亞辛案的記者。「瑞典既沒有廣泛報導過,也沒有廣泛討論過中國的事情,這導致了一個巨大的信息鴻溝。」

同時,北京當局對海外維吾爾人施加的壓力也在增長。

許多維族人旅行使用中國護照,這些護照中有越來越多的將在未來幾年過期,這將迫使一些維族人做出選擇,或返回中國,或成為實際上的無國籍流亡者。

「如果我們生孩子,孩子將不能獲得中國國籍,因為中國拒絕發護照,而土耳其也不會給我們護照,」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族學生古麗(音)說。她要求不使用自己的姓,因為擔心她在新疆的家人會因為她的直言而受到傷害。「如果無法從任何國家獲得公民身份,我們的下一代將面臨很大的問題。」

上個月,亞辛及其家人贏得了延緩遣返的喘息機會。隨著外界對新疆的鎮壓行動以及對他們案子的關注日益增加,瑞典移民局表示,將停止把維吾爾人和來自新疆地區的其他少數民族遣返回中國的做法。

但這家人仍感到焦慮。這對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孩子目前住在高速公路旁的一個緊急住所裡,最近的鄰居是快餐店和加油站。他們是否能贏得在瑞典居留的權利仍不確定。

亞辛的妻子說:「我們還沒有安全感,每當我看新聞,看到人們開始瞭解那裡發生的事情時,我就感到非常高興。」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