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孟宏偉案牽出多重黑幕 細思極恐(組圖)

2018-10-11 07:43 桌面版 简体 37
    小字

孟宏偉
孟宏偉(JEFF PACHOUD/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11日讯】(看中國記者邢亞男采訪報導)國際刑警組織(ICPO)前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日前在中國失蹤後,其妻立即在法國報案,開記者會「救夫」。中共當局證實他被調查。孟宏偉隨後「辭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引發國際媒體關注,而由此案牽出的一系列事情更是黑幕重重,引發擔憂。

孟宏偉:首位擔任ICPO主席的中共高官

繼2012年王立軍化妝逃往美國駐成都使館,引發國際轟動後,時隔6年,孟宏偉在國際刑警組織(ICPO)主席任上被誘回國,繼而失蹤接受調查再次震驚全球。

孟宏偉案此次引發全球媒體關注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其妻格蕾絲・孟在法國大膽報案,被疑手中握有中共高層的犯罪證據;另一方面是他的ICPO主席在職身份。

首先是中共高官、而後是ICPO主席的孟宏偉,在國際組織的要任上失蹤,令國際輿論紛紛質疑中共政府是否有能力履行其參與國際事務的承諾和責任。

國際刑警組織(通稱:Interpol,縮寫:ICPO)於1923年成立,是聯合國以外,世界上規模第二大的國際組織,包括192個成員國,每年預算超過7,800萬歐元,其運作資金由成員國撥付。

2016年11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高票在會上當選該組織新一任主席,任期4年,孟宏偉是首位擔任ICPO主席的中共高官。

ICPO角色引發爭議

1984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ICPO,並向該組織要求將「中華民國」改名「中國臺灣」。首次投票未獲通過,再次投票通過後,取代中華民國的中國席次。中華民國方面因此退場抗議,退出此組織。

就法律角度而言,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根據法國民法登記註冊的民間組織,並不擁有任何國際法層面的法律和條約基礎,也未經任何一個國家議會的批准。國際刑警組織每年大約8000萬歐元的經費,主要來自各成員國的會費和私人捐助。

ICPO的主要責任目標為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犯罪、毒品、走私軍火、偷渡、洗錢、兒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貪污等大型嚴重跨國罪案。然而近些年來,ICPO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引發爭議。人權組織批評說,ICPO正在淪為專制國家打壓異己的幫凶。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對2011年ICPO公布的「紅色通報」的評估顯示,其中28%的紅通來自被「自由之家」組織定義為「公民權利沒有保障」的國家,半數紅通來自被反腐敗組織「國際透明度」定義為「極度腐敗」的國家。

哪些中共官員在主要國際機構擔任高級職位?

這裏面引發了兩個問題,一是中共高官孟宏偉如何當選ICPO主席?二是ICPO為什麽越來越偏離組織初衷,為人詬病?

一篇<哪些中共官員在主要國際機構擔任高級職位?>的英文報導指出,自1978年中共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開始在全球重要機構大力增加其影響力。

2017年7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被聯合國秘書長任命為主管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的副秘書長。

劉振民
劉振民(圖片來源: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

2016年8月,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張濤,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縮寫:IMF)副總裁。IMF於1945年12月27日成立,與世界銀行同為世界兩大金融機構,職責是監察貨幣匯率和各國貿易情況、提供技術和資金協助,確保全球金融制度運作正常;其總部設置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目前包括189個成員國。

2013年8月,前中共商務部副部長易小準,出任世界貿易組織(縮寫:WTO)副總幹事,成為首位擔任WTO副總幹事的中共高官。WTO是負責監督成員經濟體之間各種貿易協議得到執行的一個國際組織,目前包括164個成員國。

易小準
易小準(LAURENT GILLIERON/AFP/Getty Images)

2015年8月,柳芳出任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縮寫:ICAO)秘書長。ICAO是聯合國屬下專責管理和發展國際民用航空事務的機構,現有191個成員國。

柳芳
柳芳(YASUYOSHI CHIBA/AFP/Getty Images)

2014年10月,趙厚麟於當選國際電信聯盟(縮寫:ITU)秘書長。ITU主要負責確立國際無線電和電信的管理制度和標準,有193個成員國。

趙厚麟
趙厚麟(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2018年2月,薛捍勤當選為國際法院(縮寫:ICJ)副院長,ICJ是聯合國六大主要機構之一和最主要的司法機關。

薛捍勤
薛捍勤(CHENSIYUAN/WIKI/CC BY-SA)

2006年11月,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陳馮富珍,被推舉為世界衛生組織(縮寫:WHO)縂幹事。WHO是聯合國專門機構之一,國際最大的公共衛生組織,有194個成員國。

黃潔夫
黃潔夫(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2018年7月,前衛生部副部長、現任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黃潔夫,任世界衛生組織(縮寫:WHO)器官捐移特別委員會名譽主席。

國際組織中的中共官員帶有那些特殊任務?

上述數據顯示,事實上,已有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在國際重要組織中擔任要職。還不僅如此,除了擔任要職的中共官員,在國際組織中,還有為數可觀的中共派出的工作人員。

這不禁引發擔憂,從聯合國到其他世界組織,中國是否正在利用它的實力改變國際組織的秩序?這些國際組織中的中共官員,他們自身是否帶有特殊任務?

時事評論員橫河對《看中國》表示:「貫徹中共的政策,比如排擠臺灣,禁止人權議題,阻止對新疆、西藏、臺灣相關議題的討論等,這要看具體職務所涉及的領域和許可權。如世衛組織就替中共的活摘辯護,公開吹捧中共的所謂器官供體改革等。」

中國是國際組織繳費大戶

為什麽這些開始時主要由西方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在逐步受到侵蝕?一方面原因是,這些組織的經費主要來自各成員國的會費和私人捐助。

據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公布數據顯示:中國2017年的會費額度為199,790,575美元,是億元級繳費大戶中第一個完成會費義務的會員國。陸媒去年報導:<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入會」費用有多高?去年我國繳納會費16億元>,表示聯合國對其「貢獻」點贊。

以聯合國為例,聯合國會費的分攤比例是以各國支付能力為原則確定的,每3年調整一次。從2016年開始,美國依舊是繳納聯合國會費最多的國家,其22%的預算分攤比例維持不變。日本位居第二位,繳納比例從之前的10.8%降至9.68%。中國的分攤額度則從此前的5.148%升至7.921%,位居第三。

今年8月14日,聯合國會費委員會發布的2019∼2021年通常預算的各國分攤比例的估算結果顯示,預計中國的會費將上升至僅次於美國的第2位,佔預算分攤的12.005%,日本則下滑至第3位佔9.680%。

「拿錢買路」逐步改變規則

由此就不難解釋,為什麽雖然受到爭議,中國依然能在2013年11月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一直監督聯合國人權狀況的人權組織「聯合國觀察」說,中國、古巴、俄羅斯和沙特等國家不但有系統地踐踏本國公民的人權,而且還經常投票阻撓聯合國保護人權的動議。

另一個例子是,中國自從於2001年成為WTO成員國後,多次違反組織條例,使用傾銷、加征關稅、貨幣操縱和進口退稅等方式破壞公平貿易機制。WTO2018財年的數據顯示,中國向世貿組織貢獻了近2000萬美元的經費,僅次於美國的2250萬美元。

這次孟宏偉事件,因他本身隸屬罪行纍纍、黑幕重重的公安系統,同時被指由周永康提拔,並未引起公衆的同情。但該事件中,公安部對孟宏偉的通報中所説的「無死角、全覆」的表態,是在警告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員不要指望國際身份充當保護傘。這也顯示出中共對國際組織規則的又一次踐踏。

華盛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與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組織保持著密切聯繫。他表示,「拿錢買路」是中國政府試圖改寫國際組織規則的辦法之一。中國作為成員國繳納的法定捐款已經成為了這些組織的重要財政收入,這也就意味著中共逐漸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

如此,向國際組織訴諸公平正義的要求豈不成虛談?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