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孟宏伟案牵出多重黑幕 细思极恐(组图)

2018-10-11 07:43 桌面版 正體 37
    小字

孟宏伟
孟宏伟(JEFF PACHOUD/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邢亚男采访报导)国际刑警组织(ICPO)前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日前在中国失踪后,其妻立即在法国报案,开记者会“救夫”。中共当局证实他被调查。孟宏伟随后“辞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引发国际媒体关注,而由此案牵出的一系列事情更是黑幕重重,引发担忧。

孟宏伟:首位担任ICPO主席的中共高官

继2012年王立军化妆逃往美国驻成都使馆,引发国际轰动后,时隔6年,孟宏伟在国际刑警组织(ICPO)主席任上被诱回国,继而失踪接受调查再次震惊全球。

孟宏伟案此次引发全球媒体关注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其妻格蕾丝・孟在法国大胆报案,被疑手中握有中共高层的犯罪证据;另一方面是他的ICPO主席在职身份。

首先是中共高官、而后是ICPO主席的孟宏伟,在国际组织的要任上失踪,令国际舆论纷纷质疑中共政府是否有能力履行其参与国际事务的承诺和责任。

国际刑警组织(通称:Interpol,缩写:ICPO)于1923年成立,是联合国以外,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国际组织,包括192个成员国,每年预算超过7,800万欧元,其运作资金由成员国拨付。

2016年11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高票在会上当选该组织新一任主席,任期4年,孟宏伟是首位担任ICPO主席的中共高官。

ICPO角色引发争议

1984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ICPO,并向该组织要求将“中华民国”改名“中国台湾”。首次投票未获通过,再次投票通过后,取代中华民国的中国席次。中华民国方面因此退场抗议,退出此组织。

就法律角度而言,国际刑警组织是一个根据法国民法登记注册的民间组织,并不拥有任何国际法层面的法律和条约基础,也未经任何一个国家议会的批准。国际刑警组织每年大约8000万欧元的经费,主要来自各成员国的会费和私人捐助。

ICPO的主要责任目标为调查恐怖活动、有组织犯罪、毒品、走私军火、偷渡、洗钱、儿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贪污等大型严重跨国罪案。然而近些年来,ICPO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引发争议。人权组织批评说,ICPO正在沦为专制国家打压异己的帮凶。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对2011年ICPO公布的“红色通报”的评估显示,其中28%的红通来自被“自由之家”组织定义为“公民权利没有保障”的国家,半数红通来自被反腐败组织“国际透明度”定义为“极度腐败”的国家。

哪些中共官员在主要国际机构担任高级职位?

这里面引发了两个问题,一是中共高官孟宏伟如何当选ICPO主席?二是ICPO为什么越来越偏离组织初衷,为人诟病?

一篇<哪些中共官员在主要国际机构担任高级职位?>的英文报导指出,自1978年中共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开始在全球重要机构大力增加其影响力。

2017年7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被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为主管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

刘振民
刘振民(图片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

2016年8月,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张涛,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缩写:IMF)副总裁。IMF于1945年12月27日成立,与世界银行同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其总部设置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目前包括189个成员国。

2013年8月,前中共商务部副部长易小准,出任世界贸易组织(缩写:WTO)副总干事,成为首位担任WTO副总干事的中共高官。WTO是负责监督成员经济体之间各种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一个国际组织,目前包括164个成员国。

易小准
易小准(LAURENT GILLIERON/AFP/Getty Images)

2015年8月,柳芳出任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缩写:ICAO)秘书长。ICAO是联合国属下专责管理和发展国际民用航空事务的机构,现有191个成员国。

柳芳
柳芳(YASUYOSHI CHIBA/AFP/Getty Images)

2014年10月,赵厚麟于当选国际电信联盟(缩写:ITU)秘书长。ITU主要负责确立国际无线电和电信的管理制度和标准,有193个成员国。

赵厚麟
赵厚麟(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2018年2月,薛捍勤当选为国际法院(缩写:ICJ)副院长,ICJ是联合国六大主要机构之一和最主要的司法机关。

薛捍勤
薛捍勤(CHENSIYUAN/WIKI/CC BY-SA)

2006年11月,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陈冯富珍,被推举为世界卫生组织(缩写:WHO)縂干事。WHO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之一,国际最大的公共卫生组织,有194个成员国。

黄洁夫
黄洁夫(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2018年7月,前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任世界卫生组织(缩写:WHO)器官捐移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国际组织中的中共官员带有那些特殊任务?

上述数据显示,事实上,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共官员在国际重要组织中担任要职。还不仅如此,除了担任要职的中共官员,在国际组织中,还有为数可观的中共派出的工作人员。

这不禁引发担忧,从联合国到其他世界组织,中国是否正在利用它的实力改变国际组织的秩序?这些国际组织中的中共官员,他们自身是否带有特殊任务?

时事评论员横河对《看中国》表示:“贯彻中共的政策,比如排挤台湾,禁止人权议题,阻止对新疆、西藏、台湾相关议题的讨论等,这要看具体职务所涉及的领域和权限。如世卫组织就替中共的活摘辩护,公开吹捧中共的所谓器官供体改革等。”

中国是国际组织缴费大户

为什么这些开始时主要由西方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在逐步受到侵蚀?一方面原因是,这些组织的经费主要来自各成员国的会费和私人捐助。

据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公布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的会费额度为199,790,575美元,是亿元级缴费大户中第一个完成会费义务的会员国。陆媒去年报导:<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入会”费用有多高?去年我国缴纳会费16亿元>,表示联合国对其“贡献”点赞。

以联合国为例,联合国会费的分摊比例是以各国支付能力为原则确定的,每3年调整一次。从2016年开始,美国依旧是缴纳联合国会费最多的国家,其22%的预算分摊比例维持不变。日本位居第二位,缴纳比例从之前的10.8%降至9.68%。中国的分摊额度则从此前的5.148%升至7.921%,位居第三。

今年8月14日,联合国会费委员会发布的2019∼2021年通常预算的各国分摊比例的估算结果显示,预计中国的会费将上升至仅次于美国的第2位,占预算分摊的12.005%,日本则下滑至第3位占9.680%。

“拿钱买路”逐步改变规则

由此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虽然受到争议,中国依然能在2013年11月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一直监督联合国人权状况的人权组织“联合国观察”说,中国、古巴、俄罗斯和沙特等国家不但有系统地践踏本国公民的人权,而且还经常投票阻挠联合国保护人权的动议。

另一个例子是,中国自从于2001年成为WTO成员国后,多次违反组织条例,使用倾销、加征关税、货币操纵和进口退税等方式破坏公平贸易机制。WTO2018财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向世贸组织贡献了近2000万美元的经费,仅次于美国的2250万美元。

这次孟宏伟事件,因他本身隶属罪行累累、黑幕重重的公安系统,同时被指由周永康提拔,并未引起公众的同情。但该事件中,公安部对孟宏伟的通报中所说的“无死角、全覆”的表态,是在警告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员不要指望国际身份充当保护伞。这也显示出中共对国际组织规则的又一次践踏。

华盛顿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他表示,“拿钱买路”是中国政府试图改写国际组织规则的办法之一。中国作为成员国缴纳的法定捐款已经成为了这些组织的重要财政收入,这也就意味着中共逐渐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如此,向国际组织诉诸公平正义的要求岂不成虚谈?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