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經理特色待遇「完勝」大法官,誰的悲哀?(圖)

2018-10-10 08:46 作者:安迪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平安證券高管被指將愛滋病故意傳給被包養女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10月10日訊】10月6日,佈雷特.卡瓦諾歷經性侵指控和FBI調查後,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指控屬實,卡瓦諾終於通過了美國參議院投票確認成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同日,中國平安證券副經理朱益勇被一蘇姓女子指控傳播愛滋病,引起公眾關注。該女子提供的信息顯示,去年5月她和朱益勇在深圳夜場相識並同居,朱每個月給她三萬元「包養費」。今年7月份她HIV檢測稱陽性,確信是被朱益勇傳染,後來朱益勇在微信中也承認自己的確感染愛滋病,並表示「我們可以一起吃進口藥」。

雖然卡瓦諾和朱益勇都陷入情色之災,但性質絕然不同。卡瓦諾被一個叫福特的女子指控在36年前在一次聚會上試圖強暴她,但該女子卻拿不出任何證據,她所指出的證人都否認經歷此事的發生,而當年還未滿18歲的卡瓦諾提供了當時的月曆,顯示他當月的活動情況,否認參與過這個聚會。這位福特對卡瓦諾「試圖「強暴的指控,被許多人看作是惡意誣陷。

朱益勇和蘇姓女子自2017年相識,每月給其過萬元的包養費,該女子不間斷的時間線上羅列的證據令人很難相信指控是空穴來風。儘管朱益勇說是被造謠並報案,但中共治下各種既得利益圈子簡直都是亂的不能看,那位央視著名男主持人不是也在被指控性騷擾後要報案嗎?到現在也沒有信兒,所以朱益勇的那些話更像是門面話,很可能沒下文的。

如果蘇姓女子指控屬實,按照法律來講,朱益勇的行為難逃明知自身感染愛滋病而故意傳播的犯罪嫌疑,具體說,如果認定二人關係為賣淫嫖娼,則朱益勇可能會給傳播性病罪貢獻一個特殊案例;如果認定二人為同居關係,則朱益勇涉嫌故意傷害罪甚至故意殺人罪,無論怎樣,其危害性都遠遠超過了卡瓦諾被指控的「試圖「強暴行為。

而被平民指控的卡瓦諾,儘管缺乏證據,但也只能配合調查,他在聽證會上甚至一度委屈的哽咽失聲,可以說,卡瓦諾在整個調查和質詢過程中是被拆除了所有的防護。參議院和FBI整個審查過程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基於事實的審查,很直觀的給人們展示了美國政治制度對權力的約束管制的卓越之處。

歷經嚴格審查,仍不失清白的卡瓦諾終於成為九位大法官之一,將成為今後一段時期美國舉足輕重的人物,這是他個人的勝利,更是美國政府構建程序的勝利。

我們再來看看朱益勇,面對蘇姓女子的爆料和指控,朱益勇除了矢口否認,其所在單位平安集團更回應:已報案,會動用集團力量為其維權。除此之外,集團更決定自2018年10月8日對集團高管及行政人員、銷售人員開展一次全面體檢(體檢項目包括但不限於HIV)。這樣的集團,對其高管的關心、愛護簡直是沒誰了。姑且不論指控的真偽,朱益勇這個可能還不到副廳級別的中共國企官員,面對平民的指控,卻被加上了層層防護,從這點上看,他得到了一種特色待遇,這種待遇是完勝卡瓦諾的,當然卡瓦諾也不會稀罕這種待遇,但這卻是極大的諷刺,也是今天中國人深深的悲哀。

但也有朋友表示不理解:「動用集團力量,用詞太狠了吧,我這吃瓜群眾被嚇得瑟瑟發抖了,集團難道是為個人服務的嗎?我們不是法治國家嗎?讓警察管就行了吧?」

其實也沒啥不能理解的。記得前幾天一個叫成都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的學校,有一學生在社團的QQ群內詢問學長開會時間,被兩位高年級學生社團「幹部」教育並辱罵:「楊主席是你們直接@的?現在你是在叫學長?我不想看見第二次」,「請各位試用幹事以後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說話方式」。

一個不入流的技校的學生會,其不擁有任何實質權力的所謂「幹部」,竟然耍出比美國總統都要大的官威,簡直令人不寒而慄,看來大陸鬥爭哲學內核的洗腦教育,已經使太多人變得崇尚暴力和擅權弄勢,無權無勢的平民一旦淪落到這類人手裡,下場可想而知。

該事件在流傳開後,成都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發布「緊急處理預案」,該「預案」要求,「在校的輔導員與院系領導,立即收取在校生通訊設備,檢查每人社交賬號」「部分輔導員稍後將收到一份名單,請大家按名單上人員逐個核對,發現可疑學生立刻聯繫我」。是不是和平安一樣,又動用上集團力量了?

當然,針對這份「緊急處理預案」,成都航空職業技術學院也給予了回應,稱該份所謂預案「內容不屬實,學校已向公安機關報案,並保留追究惡意造謠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正是中共套路。而原因,不過就是那些提出問題的是平民,製造問題的卻是各個層面的掌權者、既得利益者,是圍在黨周圍盤根錯節的權力生物圈、利益共同體。但是這種保護也無法長久,中共已顯末日之態,樹倒猢猻散之際,快離它越遠越好,動作慢了都容易被砸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