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貿易戰中國還能有啥招數?(圖)

2018-09-26 07:5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9月24日,美中兩國先後再次對對方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中國隨即宣布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征關稅。美國總統川普此前曾發出威脅,將對所有中國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美中兩國先後再次對對方進口商品加征關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6日訊】9月24日,貿易戰再次升級,美中兩國先後再次對對方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中國隨即宣布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征關稅。美國總統川普此前曾發出威脅,將對所有中國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中國方面表示,不會就此退讓,而是將採取一對一的關稅反制。不過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幾乎是美國對華出口的4倍。據美國商務代表辦公室提供的數字,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和服務價值1875億美元,而從中國的進口則為5229億美元,貿易逆差高達3354億美元。

鑒於此,川普政府的想法似乎是,北京將無法一對一地向等量商品加征關稅,因為幾個回合後,就沒有什麼美國商品可以讓中國徵稅了,而美國還可以接著來。但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還有其他的選項能讓美國「吃苦頭」。

招數一 排擠在華美企

華盛頓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拉爾蒂(Nicholas Lardy)指出,北京可以對在華美國企業下手,提高監管門檻,製造麻煩,比如拖延美國產品在中國港口的報關手續、海關和安全審驗以及拒發籤證等。

中國政府還可能鼓勵消費者抵制美貨,在過去的雙邊糾紛中,日本和韓國企業就曾受到這一待遇。這一舉措可能對那些大規模向中國市場出口的企業造成嚴重的損失。「蘋果iPhone在中國400億美元的巨大市場可能迅速崩潰」,拉爾蒂今年6月在一份報告中寫道,「與此類似,通用汽車在中國的銷售量超過在美國本土,中國政府也能輕易打破這一局面。」

招數二 人民幣和美國國債

北京還可以讓本國貨幣人民幣對美元繼續貶值,讓中國產品在美國市場上更加廉價,以部分抵消關稅造成的損失。據財經研究諮詢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稱,今年4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已經下跌了8.5%。該公司的中國問題經濟師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人民幣貶值使得出口企業獲得更多價格空間,彌補關稅提高帶來的損失,同時提高出口商品在全球範圍的競爭力。

但貨幣貶值是一柄雙刃劍。專家指出,人民幣弱勢將提高中國的進口成本,增加通貨膨脹的壓力,導致資本外流。此外,任何有意讓人民幣貶值的做法都會引來川普政府的惱怒反應。

分析人士還認為,中國可以通過出售美國債券,特別是國債,向華盛頓施壓。北京持有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不過在過去幾年裡正逐步減持。2013年下半年以來,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已經減少了10%。

如果中國繼續減持,乃至拋售美國國債,不僅會傷及華盛頓,也會讓自己因美國國債的貶值而受損,畢竟中國手裡還有大量債券。而如果中國出售的美國債券被其他國家或私人投資者購買,對美國的影響則將是有限的。

「作為美國最大的債權方,北京有很大的權力,可以做出拋售部分美國國債的決定。但目前看來,鑒於這樣對中國貨幣和整個金融體系的風險,選擇這一路線的可能性不大」,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的資深經濟學者岑萊恩(Max J.Zenglein)指出。

招數三 調整經濟結構

有人指出,中國應對貿易戰的最佳選項是聚焦改革和國內經濟的結構調整。「作為對美國加征關稅的反應,中國政府如果試圖讓貨幣貶值或歧視美國公司,這些舉措是無法保證能獲得成功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客座研究員、北京大學金融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在巴倫週刊(Barron's)上撰文稱,「更好的辦法是集中力量提高普通中國人的收入水平,促進消費。」

墨卡托研究中心的岑萊恩認為,美國新一輪關稅加征讓中國經濟面臨更大壓力。「中國政府目前要應對債務增長、工業產能過剩、生態環境退化等一系列問題。這個時候關稅襲來,中國政府不能讓經濟增長放緩的步子過大。」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