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嚴肅又易懂的論證:人民幣貶值之必然(組圖)

2018-09-20 09:00 作者:鄧元傑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輕鬆、嚴肅又易懂的論證:人民幣貶值之必然
輕鬆、嚴肅又易懂的論證:人民幣貶值之必然(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8年9月20日訊】9月16日,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在2018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期間接受國內一家財經網站專訪時表示,「如果美國真跟我們加25%的關稅,中國的選項不外乎,要麼貨幣貶值,要麼給補貼,要麼減稅。」

沒錯,就三個選項:出口補貼(或退稅),總體減稅,人民幣貶值。

減稅有可能嗎?

大家喊得都挺響,貌似是媒體上的主流聲音。梁紅在上面三個選項中是支持減稅的,她說:「減社保負擔已經成為當務之急」,實際上就是減稅,為企業減負。2017年12月份她接受採訪時也曾說:「中國還有很大的減稅降費空間」。她的觀點對不對暫且不論,但我們要看到,相當多的經濟學者是支持位企業減負的。

但是,減稅降費能實現嗎?

想想中國的財政赤字,社保壓力,醫保壓力,就知道根本不能。具體的數字都不用再說了,我過去說過很多,別人的很多文章也都說過。「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這是美好願望, 但在實行上沒錢怎麼辦?那麼多人嗷嗷待哺,沒錢怎麼辦?所以,減稅降費是不能實現的。社保歸稅務,明年有得搞,這只是起步。

好了,三項裡面已經排除了一項,減稅是不可能的。或者說,總體上降低企業負擔,是不可能的。

現在說出口退稅,或者給出口企業降稅,總之這些都是對出口企業的補貼,這行嗎?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WTO規則裡最核心的一條是,各國不能補貼出口企業。所以,不管是出口退稅還是補貼,歸根結底都是補貼。那麼多企業,出口企業少說也有幾十萬家吧?這麼搞總會走漏風聲的。以前已經針對某些行業搞過了,和美國的貿易糾紛一直有,其他國家也有。過去大家關係還可以,打打官司也就算了,現在這……

這不給人以口實嘛。所以,給出口企業以補貼,不可能大規模搞。

好了,三項裡的兩項都排除了,剩下的一項:貨幣貶值,是不是就成了必選項?

如果還有人嘴硬,說不是必選項。那好,我們需要認清的另一個事實是:中國進口的石油、糧食、鐵礦、銅礦、美日歐的高端半導體器件,都需要美元。所以,如果我們不能通過外貿掙回足夠多的美元,這些東西怎麼買回來?

如果這些東西買不回來,或者買的不夠多,國內相應的商品是不是會大幅漲價?所以,哪怕是為了買這些必需品,我們都需要足夠多的出口。

那麼,出口靠誰呢?國企、外企還是民企?

中國的出口結構,民企、外資、國企的比例大致是47%:41%:12%(港澳台資一直被劃歸「外資」)。例如,2018年上半年,中國民企出口3.57萬億元,增長7.6%,佔出口總值的47.5%,繼續保持出口份額居首的地位;外資企業出口3.12萬億元,增長1.6%,佔比41.5%。國有企業出口8212億元,增長7.1%,佔比10.9%。

從出口創匯的角度來看,今年上半年,民企進口1.95萬億元,增長18.4%。進出口差值是1.62萬億元,大約相當於2400億美元。這,就是民企上半年為中國創造的外匯收入。而上半年,中國總體貿易順差是9013.2億元,大約相當於1360億美元。也就是說,民企為中國創造了巨額順差。

2017年也是一樣。2017年,中國民營企業進出口10.7萬億元,增長15.3%,佔中國進出口總值的38.5%,其中,出口7.13萬億元,增長12.3%,佔出口總值的46.5%,進口3.57萬億元,增長22%。進出口順差:3.56億人民幣,大約相當於5500億美元。而2017年全年,中國的外貿盈餘是2.87萬億元,大約相當於4500億美元。也就是說,如果不算民企的順差,中國去年的貿易赤字將是1000億美元。

民企,是中國出口創匯的絕對主力軍!

當然,這不是說外企和國企就是純粹的「赤字製造者」。工作有分工嘛,比如外資企業,出口也大於進口,它和民企一樣,賬面利潤主要都是人民幣。但是,外企遲早要把利潤帶走,所以手握一大堆人民幣,總想換成美元或歐元。由於這幾年國內綜合成本上升,外企也越來越難賺錢,所以基本上首鼠兩端。大的外企當把手裡的巨量人民幣結算成外幣想帶走時,恐怕不太容易。去年某個大外企想帶走大約幾十億歐元,折騰了半天才成功。這些外企,也可以通過對銀行貸款的方式,把利潤轉移走。相比之下,民企這麼做就困難多了。

而佔據上遊行業、進口了那麼多資源併進行初步的提煉、加工和製造的國企,毫無疑問是赤字大戶。這也很正常,比如石油,基本上都通過三桶油進口,它們提煉的汽油和各種化工產品,都賣給了下游企業,包括民企和外企,民企和外企再加工出口。這樣,等於國企為民企、外企承擔了相當一部分進口。國企就是赤字大戶,但在國內,基本上是利潤大戶,尤其是這幾年的供給側改革,讓上游國企紛紛變成利潤大戶。

他們都是人民幣利潤大戶。但是掙外匯,還得靠民企和外資啊!而真正靠得住的,只有民企!

道理也很簡單,如果國企在出口行業有競爭力,民企怎麼會起來?正因為民企(以及外企)承擔了中國主要的出口,才為中國創造了巨額的外貿順差。所以,如果中國在實行宏圖遠略時還需要巨額外匯,那麼,就仍然需要大力依靠民企的出口創匯能力!

而要讓民企具有這樣的能力,當然要善待民企,不要再給民企增加負擔了。但是,2019年即將實行的社保入稅務,恰恰是為所有企業,包括民企,增加巨額負擔啊!

嗯,如果是國企,增加了也就增加了,大不了上游產品繼續漲價,而外企可以跑。民企呢?嗯,也可以縮小規模、甚至倒閉。但這樣的話,不僅會產生大量失業,而且出口創匯怎麼辦?

分析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得出結論:

1、如果美國不斷提高關稅,而中國的外貿盈餘又幾乎100%來自美國,那麼,不得不對人民幣進行貶值(實際上,今年上半年就是這樣的)。

2012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周K線走勢圖
2012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周K線走勢圖(網路圖片)

2、既然民企的外貿盈餘對我們非常重要,那麼要讓民企有積極性,只能善待民企,減輕企業負擔。好了,怎麼在刺激出口的同時,減輕企業負擔、減少貧富差距呢?

最簡單的是:給全國人民發錢,每人10萬!

這個過去說過,但很多人覺得天方夜譚,我也覺得中國不可能實行。那好吧,綜合各種因素,我又想到了幾個辦法。按照順序,那就是:

1、既然國家不得不進行赤字運營,人民幣也不得不貶值,企業負擔也很難減輕,那麼銀行貸款,要優先放給民企。這一條好像不太容易,看國家政策對銀行的壓力了。這麼做的目的,是讓民企首先享受到放水的甜頭。

2、我也知道上述措施很難。一般來說都是國企才享受這樣的待遇,考慮到這幾年的情況,要讓民企率先得到放水的好處,根本不可能。那好,我們退而求其次,如果不能做到第1條,那就真正給民企減稅,或者減輕綜合負擔!請注意是真正做到,真正做到啊!

非此無他——華山一條路!

分析到這裡,我們看出,社保歸稅務這個重大舉措,是繞不開的。因為它增加了所有企業,尤其是爹不疼、娘不愛的民企的巨大壓力。

那麼,以後國家會怎麼辦呢?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如果民企總是受通脹的盤剝,還要承擔越來越大的壓力,那麼只能縮小規模或者跑路了。那是國家還得刺激經濟,印更多的錢。

又回到了本文的題目:人民幣大幅貶值。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把中國更廣泛的社會經濟秩序,做一個通盤考慮,來另一種大調整。但這種大調整,對中國的外匯儲備也是巨大的傷害,於是人民幣還會大幅貶值。所以不管怎麼說,貶值……很遺憾,是必然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主動貶值呢?

這一直是我的觀點。

算了不說了。說了這麼多,我的「信心」是不變的。我也願意相信中國的政府發言人說的話:「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趨勢不變。在新時代偉大思想的指導下,中國人民萬眾一心,一定能從勝利走向勝利!」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